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静雅动态 >> 近期活动 >> 浏览文章

西北风 我对敦煌艺术的一点感受

作者:王宏恩 来源:艺术镜报 更新时间:2010年08月04日 【字体:

  王宏恩,汉族,1955年12月生于甘肃省灵台县。现任职西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主要从事美术教育、中国绘画创作、敦煌石窟艺术研究和西北民间美术研究工作。
  
  我对敦煌是有感情的,也是有缘分的。初次接触敦煌,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事,那是一个文化、艺术乃至社会的转型期,整个美术界都需要一种新的美术样式。而正在此时,我被推荐参加西南师范大学全国高等师范院校美术专业中国画师资进修班。期间多次听到老师和同学对张大千及敦煌艺术的谈论,自此便心生向往。临毕业时,国家文物局和敦煌文物研究所要组织敦煌壁画到日本去展出,但缺少临摹品而从全国抽调人手,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尽管对敦煌艺术向往已久,但当真正面对时,却出现诸多不适应,如壁画漶漫不清、临摹过程比较枯燥等。记得从1981年4月到1982年2月,我共完成了分配给我的两幅临摹作品,一幅长4米,一幅长6米,每幅至少要用3、4个月,当时我年龄最小,所以非常认真,第一次所临的北魏251窟的力士,受到了当时负责临摹工作的美术组副组长关友惠老师的肯定,这也给我很大鼓舞,之后,所接的任务就是比较重要的北周296窟壁画了。此次临摹,使我对本民族的东西有了深刻的认识,如在临摹完敦煌壁画后,再去理解中国画的形式法则、文化内涵、诗性因素以及形神、色彩等时,都会有不同以往的认识。当你面对1000多年的东西的时候,需要的是方方面面的积累,单靠画得好是不够的。
  
  段文杰先生曾提出:临摹敦煌壁画也是一种创作。我的理解就是作者要介入进去,不但对其有深入的理解,还要有情感、立场和态度才行。临摹敦煌壁画,就如同读一本美术史,在长期的观察、理解、研究和临摹的过程中,我对敦煌的认识逐渐有模糊走向清晰,有浅薄走向深入,所以当时就尽量少睡觉,多临摹,多占有一手资料,小幅壁画也临了十几幅。回来后,在教学中也在不断思考,把一些想法自然而然的贯穿在教学和创作之中。我第二次去敦煌是在1985年,也是为敦煌壁画赴日展出而临摹,之后也多次带学生前去参观学习,我感觉敦煌就是我的第二故乡。
  
  敦煌艺术到底是什么?到底如何学习敦煌艺术?这是一个二十多年来一直困扰我的问题。很多人画敦煌,只是学习一些形式,从墙上转到画面上,我不敢苟同,我自己也在摸索中,但有两点是明确的,一是敦煌艺术自成体系,二是敦煌艺术首先是宗教艺术。它的前提不是以艺术的方式产生,画工也不是艺术家,但其中孕育了艺术的真挚和情感。
  
  在当代的语境下,简单的拿出敦煌的情境形式和视觉形象是不现实的,我认为对敦煌艺术要隐性的吸收,所以,别人看我的画,看不出我是受敦煌的影响,因为一段时间以来,学习敦煌的人,形式上的东西多一些,使人能够明显的看出其中敦煌的原型,我不愿意赶潮流,简单的吸收,没有深度,我要讲自己的话,做自己的东西,所以很艰难,也很孤独。

分享到:
Tags:西北风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