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国际新闻 >> 浏览文章

“异·镜”参展艺术家访谈之杨秀坤

作者:王瑞 来源:静雅艺术网 更新时间:2015年11月12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杨秀坤,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教授,北京黄胄美术基金会副秘书长,炎黄艺术馆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乡村田园画会副主席,曾任黑龙江省画院专职画家。

 

点击浏览下一页

国画大师黄胄 2015年

 

《艺术镜报》:“异·镜”谐音“意境”、“艺镜”,又可引申为“异常之境”、“创新之境”。籍此,请您谈谈中国画的意境和创新?

 

杨秀坤:我国传统艺术与外国不同,往往特别注重“意境”二字的营造,而且,它有自己独特的创造意境的方法和手段。中国画尤其这样。

 

在这么多年创作中国画的体验中,我觉得,中国画的意境通常是艺术家个人心境、思想以及笔墨综合运用的结果。中国画意境的营造常常构思巧妙,充满着东方人的智慧。它通过道具、环境的烘托,来表现画面的意境。

 

点击浏览下一页
金玉满仓 2010年

点击浏览下一页
北国 2013年

 

比如画黑天,中国画不用把天都染成黑的。它通过其他方式间接表示出来,比如人物打一个手电,端个油灯,点个蜡烛。再比如,画阴雨天,压根不用画雨,可以画一把伞或者其他雨具。这是很智慧、很委婉、很有韵味的。

 

再比如,中国画讲究留空白,外国人不能理解,通常认为这幅画未完成。其实,中国画通过大量的留白来表现空灵、超脱、飘逸的意境,这是和西方艺术不同的。

 

谈到创新,首先要说,创新是一个大课题,三言两语不可能说清楚。但有一点,谁都想要创新,但创新是要建立在有传统基础之上的。

 

创新不等于漫无边际的随意乱画。举个例子来说,传统的中国画讲究用笔用墨,用笔要有起笔、行笔、收笔,要一波三折等等。

 

点击浏览下一页
蔗林笑语 500cmX200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蔗林笑语(局部)

点击浏览下一页
蔗林笑语(局部)

 

蒋兆和先生画的画,因为吸收了外来的素描的成分,当时不为人们所认可,有人认为那充其量是水彩画,并非传统的中国画。经过长期实践,后来人们才认识到,蒋兆和先生的作品既继承了传统的中国画精髓,又吸收了西画素描的内涵,能够更深刻地描写艺术对象,逐渐被人们所接受和推崇。

 

黄胄先生也是这样,他把西画速写的技巧大量应用到中国画里面,刚开始也是不为人们所认可,后来,人们逐渐认识到速写对于中国画创新的意义,认定他是中国画创新的代表。

 

《艺术镜报》:请您简要介绍一下您这次准备的参展作品?

 

杨秀坤:这次展览,人民出版社、艺术镜报社以及上级领导都非常重视,我当然也很重视。所以,这次参加展览我还是侧重于拿创作的东西。这些作品都是我受到生活感动之后,带着充沛的感情创作的。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我的父老乡亲 2008年

点击浏览下一页
梨花香里说丰年

 

   比如《我的父老乡亲》,这是一幅比较大的画,32×145,画的有六七位农村人物。那是我到河北尉县,深入农村生活得到的启发。这幅画和《梨花香梨说丰年》,它们是一个系列的。有农村的老年人、儿童也有妇女,他们在一起享受丰收的喜悦,生活的富足,抑或农闲的快乐,是反映新农村建设的作品。

 

《艺术镜报》:您心中的东北文化有何特点?

 

杨秀坤:我在东北生活了40多年,过去人们都叫它北大荒。但它并不是那么荒凉。它有肥沃的土地,勤劳的人民,它有它的乡土文化,只是和其他省份的不太一样。比如,大家都知道的二人转、冰雕,是其他省份没有的,带有明显的关东文化特点。再比如民俗文化方面,海伦剪纸、庆安版画、东丰农民画都非常好。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一年之际 500cmX200cm 2014年作

 

   东北因为离俄罗斯比较近,所以当地的文化也深受其文化的影响,带有一定的欧洲特色。

 

总的感觉就是,北大荒有它的文化底蕴,有待人们去了解、发掘,再把它发展、提升。

 

《艺术镜报》:请谈谈生活和创作之间的关系?

 

杨秀坤:有生活不一定能画好画,但是没有生活,一定画不好画。这是我这些年一个深刻的体会。面对生活,画家应该用心去体验生活,而不是走马观花。

 

点击浏览下一页
盛世丰年 2008年

 

现在的画家赶上一个好时代,社会重视画家,国家重视画家,人民爱戴画家,给了画家一个能充分发挥的舞台。作为一个画家来讲,我很满足也很幸福。画家到生活中去,一定要带着真挚的感情,去体察人心,去感悟生活。

 

尤其我们人物画家,要画人物,首先你要热爱生活,热爱人民,你去采风去写生也好,你只有热爱它,你才能有感觉。生活感动了你,你才能产生创作欲望,才可能创作出好的作品。

 

《艺术镜报》:请谈谈您和黄胄先生交往中印象最深的几件事?

 

杨秀坤:黄胄对他人也好对学生也好,是一个很有人情味的人。1978年,黄胄住着院。按理说人家生病了,就不应该再去打扰人家了。但那时候我求学心切,就抱着一卷子画,直奔医院,请他给我过目,帮忙修改。记得有一张作品,我画了一个傣家女,他说,小杨,你背上那个包,站在那里,然后他就在我的画上帮我修改。那时候,我朋友都说,秀坤,黄胄先生对你太还好了,他生着病,就这还帮你改画。我心里一直很感动。

 

点击浏览下一页
盛世丰年(局部)

 

点击浏览下一页
盛世丰年(局部)

 

还有一件事,1976年,黄胄先生正在创作《鞠躬尽瘁为人民》,我在旁边帮他的忙,那是个寒冷的冬天,有一天中午,到了吃饭的时间,他对我说,小杨,那边柜子里有个烧饼,你把它拿来,烤一烤咱俩吃。那时候大家还都生着炉子,在东四六条的画室里。什么烧饼呢,就是那种带点麻酱和芝麻的小烧饼,已经发干发硬了。像他这样一个大师,在创作上全心全意,生活上他绝不不挑剔。实在是我辈之楷模。

 

《艺术镜报》:今年是《艺术镜报》创刊的第七年,您有什么话想对镜报和镜报的读者说?

 

杨秀坤:《艺术镜报》这些年,我们都看到了它一步一步成熟起来。现在的报纸,从版面设计也好,印刷也好,从稿子的质量上,都越来越好,呈现出一个成熟艺术媒体的面貌。祝福《艺术镜报》越来越好,我希望未来,它作为一个顶级的艺术类刊物出现在美术界。

 

点击浏览下一页
蓝图 430cm×240cm

点击浏览下一页
高原之春(局部)

点击浏览下一页
高原父子(局部)

点击浏览下一页
陕北 速写 2007年

点击浏览下一页
午餐的老乡 速写 2007年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丰乐图 速写 2007年

点击浏览下一页
猪市所见 速写 2007年

点击浏览下一页
藏女 速写 2008年

点击浏览下一页
巴基斯坦妇女 速写 2011年

点击浏览下一页
驴 速写 2012年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我的父老乡亲(局部)

点击浏览下一页
在那遥远的地方 2008年

点击浏览下一页
在那遥远的地方(局部)

点击浏览下一页
心明眼亮(局部)

点击浏览下一页
来自天堂的短信 2008年

分享到:
Tags:杨秀坤,异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