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艺术镜报 >> 第一百二十期 >> 浏览文章

论相学与中国古代人物画之关系(二)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6年10月24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术的发展与宗教的兴盛有着很重大的关系。佛教、道教劝善思想与相学的结合产生了心相术宋代的相学已经十分发达。《宋史·陈抟传》、《湘心野录》、《柽史·内黄》、《江宁府志》、《扬州府志》、《松江府志》、《浙江府志》、《齐东野语》、《贵耳集》、《容斋随笔》等处皆有相学资料。《宋史·艺丈志》收有相书三十一种,七十四卷,《通志·艺文六》收有相书七十三部,多达一百九十五卷。后世有名的《月波洞中记》、《玉管神照局》皆在宋代出现,相传《麻衣相法》亦成书此时。
  
  心相术也在画论中表现出来,如宋郭若虚的《图画见闻志》谈及“气韵”时曰“且如世之相押字之术、谓之心印”。虽然五代以后,山水画、花鸟画的相继兴盛,使人物画的地位下降,但是其仍继续按其轨道发展,并有形式化的嫌疑。宋刘醇的《圣朝名画评》曰“大抵观释教者,尚庄严慈觉,观罗汉者尚四相归依;观逆流者,尚孤闲清古,观人物者,尚精神体态”,此论与《太乙照神经》中“六来格”之说暗含。《宣和画谱》中可以说是宋王朝的官方画坛总体其卷五《人物叙论》中不仅论及古人论人物以形容论,也论及精神不可论,即“又非议论之所能及,此画者有以造不言之妙也。可以从侧面看到绘画从对骨相术的侧重到对心相术的侧重的转变。
  
  宋人对于相术的影响还表现在对于画马的评论上,即《广州画跋》卷五的《书李伯时马图》。跋曰:“夫寒风相口,史朝相颊,要厉相目,卫忌相许鄙相睨,投代褐相胸胁,管清相胸,陈悲相股脚,秦牙相前,赞臣相后,皆天下之良工也。能各见一体,而不能相通是以足以称世。而伯乐能兼之也,与马无相……伯时,盖得相于十百者,未必能的其无相者也……苟未能入于两之自有正于心者……”此段论虽可称为画要重整体的观点,也可以看作要正心,即重心相,并画家心正通于画正的立论。
  
  元明清时期的相学达到了其高峰,不仅人才辈出,并且著名的相书多成书于此时如《神相全编》、《柳庄相法》、《古今识鉴》等,《麻衣神相》正式定型也应为明清时期。最为重要的事这时绘画中的人物画特别是写真画已经与相学水乳交融,元代著名的人物肖像画家王怿著有《写像秘决》,其中首句便称“凡写相者需通晓相法,”明确表明其观点。其书曰:“盖人之面貌部位与夫五岳四读,各各不,自有相对照处,而四时气色亦异”彼方叫啸之间,本真性情发见,我则静而求之点于心,闭目如在前,放笔如在笔底,然后以淡墨覆定,逐旋积起,先兰台庭尉,次鼻准即成,以之为主……必宜如此,一一对去,庶几无纤毫遗失。可谓是中国人物画与画像综合运用的集大成者。
  
  虽然说明清人物画不如山水画之兴盛,但是唐寅仇英、丁云鹏曾鲸、陈洪媛以及后来的海派画家皆兼善人物,并且唐寅等人皆通相术,所以这一时期的人物绘画整体来说与相术,所以这一段时期的人物绘画整体来说与相书结合的更为紧密了。清代丁皋的《传真心领》(又名《写真秘决》)虽然名气并不很大,但是其影响不小,可谓是继王绎《写像秘决》之后的又一集大成者。“写真一事,须知意在笔先,气在笔后”明显的提出先对对象有明确的了解才要动笔,而这分解的方法即是相学。《传真必须》的目录中明确的提出“部位论,三停五部图,面部总图,起稿图,浑元一圈图、心法歌、阴阳虚实论、天庭论、鼻准论、两颧论……”其理论多来自相学,并与人物画法融为一体。
  
  明清之际,西洋画传到中国,中国画法受到冲击,丁皋于此也有论及。在《传真心领》附录《学轩问答人则》中说“天下人面宇虽同,部位五官,千形万态,辉光生动,变化不穷。总禀轻浑元之气,团结而成。于此而欲肖其神,又岂刻划穴隙之所能尽者乎?”。“刻划穴隙”之法即西洋画法。由此可见,中国人物画与相分结合之紧密。
  
  明清之际不仅中西相学相互交汇,中国画与西洋画相互影响,就是相学对于人物画的影响也是中西一里的。用张大千关注的一句话来说,即“画人物选要了解一些相人术,不论中西大概都以习惯相法来判别人的贤愚与善恶”。相学与中国古代人物画之关系发展到现在,不仅影响了中国画中的人物,即使油画、版画也是深受其影响的。对于“三庭”“五眼”等术语,我们是“民日用而不知”其出处罢了。(文/耿纪朋)
  
  参考书目
  
  《中国画论发展史实》李来源、林木编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97年4月第一版
  
  《元代书画论》潘运编著湖南美术出版社2002年11月第
  
  一版
  
  《传真心领》(清)丁皋人民美术出版社1964年5月第一版
  
  《中国传统相学秘籍集成》田海林、宋会群辑点贵州人民出版社1993年10月第一版

文章评论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