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艺术镜报 >> 第一百二十一期 >> 浏览文章

马健:国有画院的改革逻辑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5年12月19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马健:国有画院的改革逻辑

国有画院是指为了社会公益目的,利用国有资产创建并给予财政拨款的公益性文化事业单位。1956年,周恩来总理主持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文化部关于“北京与上海各成立一所中国画院”的报告,同意建立旨在“继承中国古典(包括民间)绘画艺术的优良传统,并且使它进一步发展和提高”的国有画院。国有画院主要有四大任务:美术创作、人才培养、理论研究和社会辅导。从当时的历史背景来看,随着社会主义改造的完成和计划经济体制的确立,中国民间的艺术品市场迅速萎缩,国有画院的出现则为长期以卖画为生的民间画家提供了生活保障和创作条件,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发挥着十分重要的文化功能。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文化市场的日渐繁荣,美术成为了市场化程度最高的艺术门类,国有画院画师来自于艺术品市场的收入也日益丰厚。与此同时,随着文化体制改革的深化,美术院校、艺术院所和各类民间机构也发挥着原本由国有画院承担的四大功能。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关于国有画院存废的争议不断。虽然这些争议已经涉及到了国有画院改革的诸多方面,但尚未涉及根本性问题。因此,很有必要梳理一下国有画院改革的逻辑,从而回答为何改革和如何改革的问题。

第一,减轻财政负担,优化资源配置。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报告明确提出,“推动一般时政类报刊社、公益性出版社、代表民族特色和国家水准的文艺院团等事业单位实行企业化管理,增强面向市场、面向群众提供服务能力”。从本质上讲,国有画院的主要产品——美术作品不具备“公共”属性,并非公共文化产品,而是具有竞争性和排他性特点的私人文化产品。国有画院画师创作的大部分美术作品最终都成为了私人收藏品或投资品。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在当前中国演艺市场发育程度还比较低的情况,“底子薄、包袱重、经费自给率低、赢利能力弱”的大部分国有文艺院团都能够顺利完成转企改制,为什么处于中国艺术品市场最繁荣时期的国有画院还继续享受财政全额拨款?为什么国有画院画师还能继续享受“体制内个体户”的无风险高收益?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某省曲艺研究院的单位性质是差额拨款事业单位,该省画院的单位性质则是全额拨款事业单位。前者的职能是曲艺艺术的表演、传承、保护、研究,后者的职能则是培养人才、创作研究、宣传整理、对外交流。显而易见,美术作品的市场化程度及景气指数都远高于曲艺艺术,那么,国有画院为什么还要“守着金山讨财政饭吃”?事实上,国有画院比演艺院团更具有市场化生存的能力。

第二,盘活文化资产,实现保值增值。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加快完善文化管理体制和文化生产经营机制,基本建立现代文化市场体系,健全国有文化资产管理体制,形成有利于创新创造的文化发展环境。”经过若干年的发展,国有画院已经积累了大量的文化财富和较好的品牌资产。目前的状况是,一方面,许多国有画院的管理松散,缺乏明确量化的管理指标和创作任务,或者所定的指标和任务极易完成,国有画院的四大功能也没有很好得以发挥。另一方面,国有画院画师既是国有事业单位职工,又是个体艺术创作者和销售者。在利益的诱惑下,一些画师不仅未能安心创作,而且热衷于复制“商品画”。由于国有画院画师拥有体制内的诸多资源,其作品价格也因此而“溢价”。这种手里捧着铁饭碗,私下卖画赚大钱的“穷庙富和尚”现象,不仅导致了美术界的不公与不满,而且是一种变相的国有资产流失。为什么这么说呢?尽管由于美术创作不受时间和场所的限制,具有一定的灵活性、创造性和连续性,因此很难明确区分职务创作和非职务创作的边界。然而,一方面,国有画院画师的成长和成名离不开画院的资源和培养;另一方面,国有画院画师的市场价值其实是由作品艺术价值和画师身份价值共同构成的。国有画院画师目前这种既占有体制优势,又做好自己生意的“体制内个体户”模式显然是不合理的。

第三,规范市场运作,重塑市场主体。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建立健全现代文化市场体系。完善文化市场准入和退出机制,鼓励各类市场主体公平竞争、优胜劣汰,促进文化资源在全国范围内流动。”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积弊,始于美术作品进入市场之时:虽然鬻字卖画的书画家不少,却鲜有自行申报纳税者。由于画家的普遍“逃税”且无发票提供,因此,画廊应缴纳的增值税缺失“进项税”相抵扣,不能以买卖差价,而要以销售金额为基数缴税,这就使得画廊的实际税负过重,逃税和避税的现象相当普遍,并由此产生一系列后续问题。事实上,国有画院画师的贡献,不仅体现在繁荣美术创作上,而且体现在带头依法纳税上。国有画院从全额拨款事业单位或差额拨款事业单位向自收自支事业单位的改革,其实可以很好地成为规范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突破口。具体做法是:在组织架构上,改制后的国有画院成立经营本院画师作品的文化企业——画廊;在运营模式上,国有画院画师的作品都统一由本院画廊经销并依法缴纳税费;在激励机制上,国有画院画廊采取分成工资制:画师既领取工资,也分享提成;在财务管理上,国有画院的利润按比例上缴主管部门,用于公共文化事业的开支。这样一来,不仅解决了美术作品交易“征税难”的痼疾,理顺了中国艺术品产业链上的利益关系,而且在减轻财政负担的同时增加了财政收入,可谓一举多得。

事实上,国有画院的事业单位性质并非自然天成和铁板一块,而是由历史原因和领导认识等诸多因素决定的。例如,宜昌三峡画院是宜昌市文化局直属的差额拨款事业单位,南宁书画院则是南宁市文化新闻出版局直属的自收自支事业单位。国有画院的改革,不仅符合中央关于“分类推进文化事业单位改革”的精神,而且可以优化资源配置,盘活文化资产,规范市场运作,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长远的战略意义。

丁涛:人品与画品

关于人品与画品的关系,通常有一种说法流布较广,即,人品好、画品高,人品差、画品低。其实并非尽然,细究起来,这种说法显然存在着片面性和绝对化的倾向。循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原则放眼出去,我们会发现,在社会的艺术生活中,并不是非此即彼、非正即负:除了人品好画品高、人品差画品低之外,还有人品好画品差者,亦有画品高人品差者,等等,情况纷繁难以简单化地拍板认定。笔者以为,其中的原因大抵在于,做人与事艺固然有紧密的联系,而不可忽视的因素是,艺术创作本身还有游离于做人之外的一套规律,不为人品的好坏所左右。人品差,画品高的情况并非罕见,北宋名画家赵佶即为典型一例。

赵佶即宋徽宗,治国昏庸无能,吏治腐败,最终与儿子钦宗同当了金人的俘虏,留下骂名。然而,在绘画上他却是才能出众的,工笔花鸟画和他的瘦金体书法,彪炳画史。他不仅自己作画还十分重视画院的建设,注意健全组织,拟订制度,提高画院画家的政治地位。招聘画家有以唐人诗句出题考试一项,题如“竹锁桥边卖酒家”、“踏花归去马蹄香”、“野水无人渡,孤舟尽日横”等等,考生高分所画内容已成为传世趣谈。这方面的种种业绩,也足以使他成为出色的书画院院长,可叹啊,他当皇帝真是一大误会。

当然,在古代亦有不少人品好、画品亦高的例子。如清代扬州八怪著名画家郑板桥。以写墨竹和乱石铺街的“六分半书”而享誉艺坛。这位“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进士”的书画家,在当“县团级干部”出任潍县知县的时候,廉政勤政,心系民众生计,由写竹而迁想于草民:“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透过诗句,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位亲民之官的虔诚胸怀,即令在今天,不也不失其楷模和榜样的意义么!

必须说明的是,这里的人品好,主要指作者对他人、对社会的仁爱之

(下转05版)

05版

林明杰:陈逸飞的“代笔”之说

“代笔”的故事,陈逸飞健在时就早已流传了。没想到,他去世10年间,这个故事还不时有人拿出来做文章。“爆料”人又往往是陈逸飞生前的门生故旧。或许,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怀念吧。

陈逸飞活着的时候,“代笔”的故事都是在私下流传。首次于大众媒体公开说事,是在陈逸飞去世后,有海归画家在媒体上公开承认他是陈逸飞代笔,并指出某幅陈逸飞名画上的皮鞋之类是他画的。近年有画商声讨陈逸飞雇代笔作画,最近又有画家在媒体报道中承认自己是陈逸飞代笔。

我虽然过去也曾就此作过不同观点之表达,但好像并没有什么用,爱讲这个故事的人照样乐此不疲。我并不认为好拿这个说事的陈逸飞门生故旧有多少恶意,我与他们中有些人还都相识。我更觉得可能是在一些艺术概念的认知上的不同而造成的误解——代笔与助手的混淆。

我曾经撰文说过,作为陈逸飞的朋友(有点像在说是胡适之的朋友),即使在我与陈逸飞几乎每周都要相见数次并经常看他作画的那个阶段(那时也真是闲的),我也没有见到过他的代笔。除了唯一一次,见到如今大家纷纷传说的陈逸飞代笔“小哑巴”在陈逸飞半成品油画仕女衣袖口描绘花纹。因为这圈花纹都是简单重复的,陈逸飞画了第一朵作样子后就让小哑巴接着完成其他的。

而小哑巴也不是陈逸飞为了保密故意雇佣不会说话的“代笔”,真实情况是,小哑巴是陈逸飞恩师孟光去世前托付陈逸飞照顾的。至于小哑巴与孟光的关系,陈逸飞跟我说过,但我忘了。陈逸飞教他画画,让他帮忙做些画室助手工作。陈逸飞曾对我说,让小哑巴以后有一技之长也好独立谋生,也就对得起孟光老师嘱托了。陈逸飞非常敬重孟光,孟光去世后,他捐款设立资助青年艺术学子的基金,但不用自己的名字,而用孟光之名。如何与小哑巴沟通,对陈逸飞来说也是件新鲜事,他们经常在本子上用笔交谈。不知现在这些笔谈记录是否

还在。

至于另外几位传说中的陈逸飞代笔,如今有些是我熟识的画家朋友。当年我出于新闻职业习惯,曾就此向陈逸飞核实,他答道,他们想跟我学画,我就带过他们一个阶段,包括带他们出去写生。在那个阶段,他们有人也做过我画室助手,主要做绷画布和打底的工作。这在国外并不稀奇,和国内画家不同,很多著名画家都是让助手做这些事的。

陈逸飞又反问我,画家都是有自己笔性的,这你懂,你看看这几位的笔性和我有什么区别?能代我画吗?

至于学生在外宣称自己是其代笔,陈逸飞并没有表示任何责备,只是说:“我也理解他们,但愿对他们有用。”

曹可凡兄近日在其微信公号“可凡倾听”上对陈逸飞代笔之说进行了澄清。可凡兄是陈逸飞的生前好友,也是一个非常爱追根究底的媒体人。他所说的,与我所见所闻的可以相互映证。

在此转引曹可凡所述如下:

“陈逸飞早年在美国画音乐题材及之后一些老上海题材工笔画时,的确像伦勃朗画室那样,有助手为其做辅助工作。或许也听到些许风言风语,千禧年前后,陈逸飞开始舍弃过往风格,转向相对粗犷一路,以大笔触描摹人物和风景,绘画周期大为缩短,而且更显大气,买家反而愈加追捧,这更让逸飞信心大增。那段时间,画家常常7、8幅画同时开工,因油画需层层描绘,但油彩未干又不能继续,故几幅画一起画可节省时间,画家基本功又扎实,作品照样大气厚实。那时,确有一聋人助手协助工作,常在画室见他,他仅做些最基础工作。工作之余,他也画些小画送到画廊去卖,水平相当一般,根本无法承担“代笔”重任。所谓代笔,就是完全假他人之手完成作品。早期陈逸飞画音乐题材和老上海由助手为其做辅助工作,但也绝非代笔……”

后面可凡兄指名道姓部分我就不引述了。陈逸飞生前在背后说到同行,大多是说对方长处,纵偶有不以为然处,所言也是极留情面。

可凡兄对艺术是内行,他指出了此事的关键点——助手与代笔的区别。

清代刘墉晚年无力应付求墨宝者,由姬妾代笔,据说几可乱真(其实功力相距天壤)。据传,落款“石庵”二字及用长脚“石庵”印者皆代笔。这是代笔。

而助手则是帮助画家做一些辅助性的、非创造性的、技术简单重复的工作,这样可以让艺术家从耗时费力的简单重复琐碎操作中解放出来,更多进行创造性的构想和技术含量更高的操作。这完全符合艺术重在创造的原则。就像雕塑家的作品放样翻制也是靠助手和工人,但从来没有人会质疑不是原作。

另外所谓代笔能以假乱真的说法,也是只能让外行信以为真寻寻开心的。纵然像张大千这样的“作伪”高手,也做不到。传说最盛的张大千仿石涛画作,骗过了吴湖帆等鉴定大家法眼,即使传说是真的,那也只可能:一、吴湖帆所长乃宋元和四王,石涛之流“野狐禅”非其所长;二、当时资料检索不易。如今资料查询便捷,对照石涛真迹与大千所仿,性格迥异,不难鉴别。

那几位目前大家所知的陈逸飞“代笔”,且不说当时艺术造诣与陈逸飞是否尚有差距,他们的笔性也都与陈逸飞有相当差别。陈逸飞的画皆由国际著名画廊经纪,如果这些代笔之作能够在他们眼皮底下瞒天过海,哈默画廊、玛尔勃洛画廊以及拍卖陈逸飞作品的苏富比、佳士得都是瞎子了。瞎子能在国际艺术市场混这么久还混成老大,编剧脑洞得多大。

再退一步说,如果真有这样大本事的代笔,他更应该“忘了”陈逸飞,别造成人们误会其离开陈逸飞就没有吸引人的话题和新闻由头似的,而是应该好好珍惜自己的艺术才华,努力做自己,画自己的画,让自己成为一个新的传说,让后来的年轻人靠你说话。

(上接04版)

心和善事善举的行动。人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存在,心性和作为具有不断变化的动态特征。由好变坏、由坏变好、总体一直是好的、总体一直是坏的等等,种种状况生活中应有尽有。所谓人品好坏,一般是就总体倾向而言。

当下书画领域,画家多多、画作不少。有的画家人品既好、画品亦高;也有的画家人品一般甚至口碑很差画作却不错。如我所接触过的一位已故书画家,心胸狭隘、狂言不断,而画作却是大大方方、笔墨生动而独具一格。也有的画家人品与作品均属下乘,如某些大画院的院长画家,在行内背后受到鄙视,但却被炒作得红红火火;还有的画家,人品较好,但画作平平,等等,不一而足,我们务必摈除从概念出发定是非,要养成慧眼,尽量给予准确的定位。

作为对画家美术价值(画品)的评判,尽量要求做到客观和全面,不必拘泥于某种先验的说法,固然可以联系到人品,但主要还是着眼着力于作品本身的美丑优劣。在中国通史和中国美术史上,对赵佶的评价侧重点就截然不同!

美术创作有其自身的规律和特点。它体现于,一是画家对被表现的客观对象形与神异于常人的眼光和认识穿透力,诚如法国哲学家狄德罗所说,“在一个花园里的郁金香之间,对于一个好奇者,最美的将是他所注意到的一种广延,多种颜色、一片叶子、很不寻常的品种,但是专心致志于有关其艺术的光、色、明暗、形状的画家,则将忽略一切为莳花者所赞赏的特性,而把甚至为好奇者所鄙视的花当作范本”;二是画家具有较强的创作一幅作品的构图能力、造型描绘能力,和驾驭着这些能力的审美眼光;三是浓厚的绘画兴味和欲罢不能的表现欲望。这几点,与画家做人的人生观、价值观可以是联系着的,也可以是疏离着的。譬如,一位书法家作品的成败,就主要体现在对书法的认识理解程度以及长期驰骋笔墨的功力上,并不一定体现在“书品高人品必然高”的说法上。要不然,在北宋被称为“六贼之首”的蔡京,毛笔字却也能修炼到“书法家”的位置呢!这算是人品极差、书品还行的一则显例吧!

当下书画界,人品、艺品相谐和或相龃龉的情况比比皆是,流传在行内、行外的窃窃私议中。尽管获得“德艺双馨”荣誉称号的人,年年都有,而画得好热心于市场销售、画不好费心于媒体炒作的作者为数也不少。这都需要我们有个清醒的认识,给予唯物而辩证的判断,避免凿空指鹿、自欺欺人。在这难以避免受到腐败浸染的书画界,我们诚望有更多的画品高人品好、真正“德艺双馨”的书画家涌现于艺坛!

文章评论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