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拍卖快讯 >> 浏览文章

内地拍场面临L形调整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5年12月29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随着朵云轩、嘉禾、西泠拍卖的陆续收官,上海秋拍已接近尾声,从整体来看,市场并不明朗,成交额和成交量出现双降。北京荣宝拍卖总经理刘尚勇表示,“这次调整巨大的风险就在于前景可能是一个巨大的L——从上面下来在平地上无限期的走。”但值得欣慰的是,除了首现亿元拍品外,上海拍卖行的逆市调整策略也有明显成效,比如上海嘉禾的“禾风”中国书画夜场、西泠印社首次试水便斩获白手套的“近现代西方大师作品专场”给行业的寒冬带来生机,也带来新一轮关于市场策略如何创新、如何拉动买气的思索。

  沪上秋拍

  成交额、成交率双降

  从今年的拍卖数据来看,上海秋拍并不比北京市场乐观。老牌拍卖行朵云轩总成交1.52亿元,成交率48.45%,较之去年秋拍2.47亿元的总成交额、60.7%的成交率下滑明显。佳士得(上海)总成交6906.6万元,同比去年秋拍的1.32亿元缩水明显。上海道明拍卖总成交5987万元,同比去年秋拍缩水近半。从市场整体来看,内地拍卖行成交额、成交率的双降现象普遍出现,市场表现持续乏力。

  对于这一现象,华辰拍卖董事长甘学军给出了他的分析,“实际状况肯定比数据还要严重,目前拍卖行业出现这种困顿,除了经济大环境的影响,还有传统经营模式的单一化,这已经成为拍卖行业向前发展的瓶颈。另外,网络拍卖对传统拍卖也造成一定的冲击”。

  拍卖市场整体下行,但也不乏亮点,比如上海嘉禾总成交7.89亿元,同比去年秋拍3.6亿元的成交额翻了一番。其中,潘天寿《鹰石图》以1.15亿元成交,成为上海首件拍卖突破亿元大关的拍品,但由于正值嘉禾拍卖五周年,这种增长对整体市场没有太大的参考意义。在西泠拍卖中,西周晚期·青铜凤鸟耳尊以300万元起拍,最终以1092.5万元成交,王铎行书《五言诗》以1920.5万元成交。“西泠印社部分社员作品专场”中,弘一楷书《圆觉本起章》经过多轮激烈竞价最终以3277.5万元成交,潘天寿《红荷图》以1610万元成交。在道明拍卖中,张大千临王蒙《夏山高隐图》以1840万元成交。

  减量保质

  创新专场受追捧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拍卖专场表现优异,比如上海嘉禾“和风”中国书画夜场,49件拍品贡献了3.85亿元,其中8件超过千万元,潘天寿《鹰石图》1.15亿元成交,张大千《拟宋人山寺图》5520万元成交,陆远《岁朝喜庆图》3450万元成交,从专场设置来看,同样采取了“减量保质”策略,拍品数量从去年秋拍的74件减少至49件,成交率上升一成,成交额增加两倍多。

  以西泠拍卖来说,今年的创新动作亦有不少,首次试水的“西方大师作品专场”推出12件拍品,以5283万元斩获白手套,其中,专场封面作品莫奈《翁弗勒尔的恩宠圣母教堂》拍出2070万元,莫兰迪《静物》和高更《树下的两头牛》分别以943万元和667万元成交。以前有不少拍卖行曾经尝试拍卖西方大师作品,但收效并不理想,买家的接受度并不高。经过近些年的市场培育,市场认可度已有显著提升,这一专场获得白手套显然是一次成功的探索和尝试。

  另外,“西泠印社部分社员作品专场”表现突出,80件拍品总成交额逾1.42亿元,成交率100%,斩获白手套。拍出最高价位的两件作品,弘一楷书《圆觉本起章》、潘天寿《红荷图》分别为专场封面、封底作品,这也是市场对拍卖行经营策略与定位的认可。减量保质不是拍卖行的被动无奈之选,更应该是一种应对市场的主动选择,不仅要把控数量,更要提高上拍门槛,在品质上做提升,进而才能形成拍卖专场的品牌号召力。

  有业内人士指出,不少拍卖行都是“看天吃饭”,征集到什么就拍什么,一味将拍卖标的进行堆砌,生存的空间就会越来越小。在拍品征集过程中就要提升水准,在专场设置上要注入学术内容,专业、全面、考究、精致的服务才能获得市场的信赖。

  压力重重

  需释放更多制度红利

  过亿拍品的出现,让上海拍卖市场为之振奋,但要想真正壮大,无疑还需要更多的市场培育。以文物拍卖企业为例,上海的数量可能只占北京的一半左右。从目前的拍卖体量上来讲,短时间内上海还难以与之抗衡,北京毫无疑问是艺术品交易重镇。但随着上海自贸区的推进,特殊优惠政策的倾斜可能会让上海朝着艺术品交易中心的位置更进一步。

  现实问题是,市场的调整态势考验着所有拍卖人,也让拍卖行业自身的问题愈发显现。刘尚勇认为,如果在这次调整中不能解决行业自身的问题,不能规避原有的局限性,前景有可能堪忧。因为艺术品拍卖市场也是结构性调整,这次调整巨大的风险就在于前景可能是一个巨大的L——从上面下来在平地上无限期的走。除了目前交易模式的单一,更多可能还在于制度、法规上的束缚和限制,从这一点来说,国家需要为市场释放更多制度红利。

  除此之外,上海和北京都面临着来自香港的竞争压力——自由港、免税、国际化,不少拍卖行已经布局香港市场,相比之下,内地拍卖行业甚至是管理部门都需要更多的调整和改变。“不管是主管部门还是从业者,都要对这个行业做更深入地了解、考察、认识,从业观念、经营模式都要改变,管理部门也要转变管理方式和理念,来推动和扶持拍卖行业的发展。”甘学军表示。北京商报记者 徐磊

分享到:
Tags:拍卖,艺术品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