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拍卖快讯 >> 浏览文章

市场延续调整 何时触底反弹尚无断言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5年12月30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刘益谦10亿元拍得《侧卧的裸女》

  2015年即将过去,虽然机构尚未梳理出最终的秋拍数据,但记者纵观全年的一二级市场表现,今年整个国内艺术品市场延续调整趋势的大局已定。尽管今年市场上出现的6件过亿元的拍品在局部引发媒体高度关注,但是舆论的热闹并没有拉动整个大场的回暖,收藏家持币在场外等待观望的态度依然与上半年一样。

  作者:冯善书

  市场何时触底反弹,目前业内尚无专家敢于断言,记者通过梳理这一年来收藏界发生的十件大事,或许能够让大家对当前整个行业面临的严冬有一点点认识。

  1。春拍成交量创4年来最低

  根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刚刚出炉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2015年春拍报告》,2015年春拍中国艺术品总成交额约为244亿元人民币,为2011年以来最低谷,同比2014年春拍缩水27%。这主要是宏观经济调整和艺术品市场周期性发展变化双重作用的结果。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春拍季市场整体容量缩小,拍品数量减少54304件;成交量同比下降40%,为93070件;春拍总成交额仅为244亿元,总成交额降至2011年以来最低谷,降幅达27.04%。受拍品征集困难、市场持续调整的影响,100万元以上的作品数量同比2014年春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不过,从全年的数据看,内地春秋拍市场中总共出现6件过亿拍品,造成顶级作品抢手,一般作品无人问津,两极分化加剧的局面。

  业内人士分析称,规模较大的一、二线拍卖公司,今年的总体策略就是“过冬”——减少拍卖场次、缩小规模,以降低成本、缓解压力。

  2。《石渠宝笈》特展引发游客“故宫跑”

  从9月8日起,故宫博物院举办为期两个月的“石渠宝笈特展”,成为今年全国最热的一场展览。许多中外游客为了一睹《石渠宝笈》著录中的一些顶级书画作品——包括《清明上河图》在内的283件书画藏品的真容,不惜在现场排队6小时。据了解,这是近10年来北京规格最高的书画藏品展览。11月8日,展览结束之后,这些藏品将被入库封存,至少3年不会再进行展出。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全长528厘米,此次全卷铺开陈列。10年前,为了庆祝故宫博物院80年院庆,这幅作品曾经展出,之后只分别在香港和日本展出,但都未曾全卷展开。为一睹国宝真容,很多观众一大早就前往排队。此次特展,很多观众是冲着《清明上河图》而来。

  业内人士认为,相关机构需要进一步去探索如何为公众提供更多了解与接触文化精品的机会、传递欣赏的多元方式。当越来越多的观众常常走进博物馆、美术馆的时候,公众对艺术欣赏的能力才会逐步提高,“文化盛宴”的意义才会真正显示。

  而受特展的传导效应影响,今年拍场也掀起一波相关拍品的小高潮:2015嘉德秋拍的董其昌《疏林茅屋图》手卷,收录于《石渠宝笈》三编,以69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北京瀚海2015秋拍的《烟江独泛》手卷,以23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此件作品曾著录于《石渠宝笈》初编;2015匡时秋拍澄道——古代绘画夜场的赫奕《烟树山亭》手卷,收录于《石渠宝笈》初编,以2553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

  3。刘益谦10亿元拍得《侧卧的裸女》

  当地时间11月9日晚,佳士得“画家与缪斯晚间特拍”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举槌,共34件出自20世纪艺术大师之手的杰作上拍。拍前最受瞩目的莫迪利安尼作品《侧卧的裸女》以10.84亿元人民币,创造了莫迪利安尼作品拍卖新纪录。当媒体核实买家为中国藏家刘益谦后,引发舆论高度关注。

  目前,刘益谦已经成功将8件过亿元人民币的艺术品收入囊中。《侧卧的裸女》也是目前中国富豪在国外拍场上竞买获得的最贵的艺术品。相比国内艺术品市场的持续调整,国内的收藏家们在国际艺术品市场上对西方艺术品的抢购行动却在掀起新一轮的高潮,甚至已经引发国际收藏界的关注。继近年万达斥资1.72亿元人民币买下毕加索名作《两个小孩》、王中军斥资3.77亿元人民币拿下凡·高油画《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之后,今年任性哥刘益谦再度发力以10.84亿元的天价拿下意大利表现主义画家与雕塑家阿梅代奥·莫迪利亚尼的《侧卧的裸女》,对全球艺术品收藏界来说都是一次强烈的震动。

  4。中超电缆豪掷1.04亿元购28把紫砂壶

  5月22日晚,上市公司中超电缆发公告称,中超电缆公司于当日接到控股子公司中超利永通知,中超利永于5月20日与自然人韩农生签订了《艺术品买卖合同》,拟收购后者持有的共计28把顾景舟紫砂壶,合同金额为1.04亿元。

  电缆企业与艺术品本风马牛不相及,“1亿元买了28把壶”的消息传出后,不仅马上被网络舆论调侃为不务正业,也引来了深交所的监管关注函。事后,中超电缆对此公告回复表示,公司控股子公司本次采购的28件紫砂壶的创作者是顾景舟,其作品市场流通数量较少,相对稀缺,本次采购价格合理,中超利永未来出售该产品时将产生盈利。

  中超电缆表示,本次拟购进的28件顾景舟紫砂壶属于藏品级作品,中超利永将按照会计准则规定作为存货进行管理,并在合适的时候通过竞价等方式出售。由于数量多、价格高、流动性差,因此有难以出售的风险。

  有评论称,且不论交易是否合情合理,紫砂壶产业能否靠谱,单就1.04亿元购买28把壶的豪气,至少在资本市场,中超控股算是成功普及了一把紫砂文化。

  5。定窑美人枕拍出3亿元被疑赝品

  6月6日在由中国舍得拍卖国际(澳门)有限公司举行的中国艺术品专场拍卖会上,一件中国宋代定窑白瓷“美人枕”拍出3.5亿港元天价,加上13%佣金,最终成交价高达3.955亿港元(约合3.2亿元人民币)。据称,这是澳门有史以来最高的艺术品成交纪录,也是世界拍卖史上定窑作品的最高成交纪录。不过,有藏家认为,曲阳定窑遗址文物保管所收藏的那件出土残器美人枕才是标准器。“此件美人枕在造型、比例、开脸等各方面都假得离谱。”有人质疑“美人”腿脚的姿势不对,还有人质疑这件宋瓷用的是上世纪80年代的注浆电烧工艺。

  搜索公开资料发现,中国舍得拍卖国际(澳门)有限公司去年12月成立,首届拍卖会就拍出这件天价器物。这件“美人枕”号称出自宋定窑,长43厘米,宽15.5厘米,拍前颇为低调,未作任何宣传,也未引起业内的关注。本件拍品以1000万港元价格起拍,现场买家纷纷应价,价格很快就突破了亿元大关。经过60余口叫价,最终被贵州一家民营企业以天价竞得。本场拍卖会的其他拍品还包括元代霁蓝留白剔塑龙纹罐、明早期青花玉壶春瓶等中国古代艺术精品。但查询雅昌艺术网却可以发现,此次澳门舍得上拍的十多件“定窑”拍品均未打上成交价,视同流拍。

  业内透露,如此闹剧在国内拍场早已不算新鲜事儿。前些年诞生的2.2亿元“汉代玉凳”、7280万元《人体蒋碧薇女士》、1.4亿元宋徽宗《瘦金千字文》,无一不是光鲜的数字背后藏着不可告人的猫腻。

  6。艺术家群起声讨艺术品电商售假

  知名艺术品电商嘉德在线拍卖艺术名作赝品的事件经南方日报报道后,引发业界高度关注。记者在该网站拍下一幅落款“满维起”的作品,经过艺术家本人及其身边助手证实确为赝品。在同一网站,记者搜索到的杨之光、陈金章、方楚雄、陈永锵、周彦生等多位岭南书画名家的几十幅上拍作品,经与涉事艺术家及其身边助手和藏家联系后,没有一幅能被证实为真品。

  从2000年起,艺术品电商已摸索发展了十五个年头,由于在控制赝品方面始终“没有找到行之有效”的办法,至今仍被业内认为“还处在野蛮生长的阶段”。

  今年也是艺术品移动电商实现井喷的一年,售假问题如影随形,同样引发业界关注,各大媒体均策划专题予以关注和讨论。

  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副主席、书画鉴定委员会委员何文发认为,艺术品电商唯有一步一个脚印去做好市场管理,为交易者创造出既便捷又安全、而且成本没那么高的平台,才能吸引越来越多的买家进来。

  此前,商务部召开例行发布会,新闻发言人沈丹阳专门回应了部分电商售假的问题,其表示,全国打击侵权假冒工作领导小组把打击互联网领域侵权假冒作为专项整治工作重点,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开展为期半年的专项整治。

  7。图书馆馆长调包百余幅名家字画

  今年7月21日上午9时,广州美术学院图书馆前馆长萧元在广州中院第一次过堂受审。检方指控其贪污齐白石、张大千、八大山人等名人的画作100多幅,涉案金额约亿元。据指控,萧元在在2002年10月至2010年3月间,多次利用自己手中掌握的图书馆藏品库钥匙的职务便利,监守自盗,将馆藏名画拿出来,花几天时间临摹完成后,将真品据为己有,把临摹的赝品放回藏品库。这些真画有100余幅已被萧元委托拍卖公司卖掉,获得价款3000多万元。检方称,剩余的画作经评估价值7000多万元。

  2004年至2012年,在经由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拍卖的125幅中国字画中,萧元称有10幅左右是自己收藏,还有小部分是自己临摹的,但也被拍卖公司作为真品拍卖了。

  8。著名主持人涉嫌古董诈骗被调查

  今年9月,广东收藏界和媒体圈开始流传一则消息:陈维聪夫妇涉嫌古董诈骗两个亿。随后媒体向广州警方知情人士证实,警方已在专案侦查该古董诈骗案,陈维聪夫妇确实已经被警方控制。

  不过,9月25日,陈维聪太太姚珊现身,否认涉案金额高达2亿,并称:“陈维聪希望通过我告诉大家他是清白的,这次的事件只是文物交易过程中产生的经济纠纷,他相信法律一定会给他一个公正的结果。”

  据了解,陈维聪确有收藏古董的爱好,入行已有20多年。近年来,他的收藏家身份受到广泛关注是因为公开自称是“佳士得、苏富比等重量级拍卖会中隐藏得很深的VIP”。早在3年前,他就出书讲述自己的收藏故事。在媒体的报道中,他“用乾隆官窑碗喝红酒、在明代黄花梨画案上饮老茶、躺在清代紫檀罗汉床上听贝多芬”。他也曾公开透露,他的藏品“历经多年所聚,已蔚然可观”,甚至有朋友因此鼓动他建私人博物馆。他在自己出版的一本书中就选取了近70件明中期至清中期的藏品。值得注意的是,他还自述曾遇到许多收藏骗局,甚至可以写一本《骗术百科》,尤其是古董专家参与诈骗。

分享到:
Tags:张大千,拍卖场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