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评 论 >> 市场评论 >> 浏览文章

马未都:揭秘秘色瓷的前世今生

作者:马未都 来源:《人民政协报》 更新时间:2011年11月16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马未都
  
 

  相关链接:
  
  马未都:“瓷之色”中见历史
  
  编者按:著名学者、观复博物馆馆长马未都先生日前出版了《瓷之色》一书,该书从陶瓷的色彩角度来研究各种陶瓷的成因、社会文化、时代审美及其对于中国文化审美走向的影响等问题。
  
  马先生说:“瓷器颜色缤纷,成长分先后,有的贯穿始终,有的昙花一现;过去我常常为其苦恼,弄不明白,遂惦记在心,终于有一天柳暗花明。我开始知道文化不可单一形式,陶瓷同样也是。”
  
  演讲人:马未都
  
  简介:著名学者,现任观复博物馆(微博)馆长。著有《马未都说收藏》、《瓷之色》、《醉文明》、《中国古代门窗》等作品。
  
  用釉色去思考陶瓷
  
  我写了一本书叫《瓷之色》,由紫禁城出版社为我编辑成书。这个书名我自己觉得很有意思,它换一个角度思考中国陶瓷的成因。
  
  中国陶瓷史是非常严谨的科学。我二十几岁的时候酷爱陶瓷,很认真地读了冯先铭先生主编的《中国陶瓷史》,我认为学陶瓷的人都应该熟读这本书,学美术的更应认真了解一下。了解中国的陶瓷,就了解了中国的工艺史,实际上也就能了解了中国的历史。
  
  中国陶瓷器皿的发展,几乎是一个容器革命的历史。人类文明的进程很大程度上就是容器的革命。最原始的人类,自己的两只手,就是最简单的容器,捧起水就可以喝。容器的革命不停地前进,我们可以把今天的容器想象得宽泛一点:硬盘、U盘是容器,可以容纳巨大的知识;汽车是一个移动的容器,能够让人迅速地发生位移;家里的澡盆也是一个容器……从这个广泛的意义来讲,陶瓷就是中国文明史发展和进化中,最有意思的一种容器,其中包含着巨大的社会内容和历史的文化背景。
  
  中国人发明陶瓷一定有一个久远的目标。陶瓷的第一个终极目标,就是希望烧得更白一些。陶瓷的两大装饰手段是釉色和纹饰,釉色是抽象的,而纹饰比较具象。今天我们只讲釉色。陶和瓷之间有很大的科技上的差异。今天说的瓷器在科学上是指有一定的透光率,很低的吸水率,在高温下形成。一般情况下,陶瓷的瓷器上一定有釉,釉色就成为一件外衣。

分享到:
Tags:秘色瓷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