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评 论 >> 综合评论 >> 浏览文章

邱志杰:让乡村重新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

作者:邱志杰 来源:艺术世界 更新时间:2011年11月16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华西村街景(邓丽雯摄)
  
 

  此刻我正带着60个学生在江苏省江阴市的华西村“下乡”做社会调查。我刚打电话给华西村负责接待的副书记,他却累病了,正在医院里面治疗。也难怪,高达328米的“增地空中新农村大厦”十天前开张,同时,介绍华西村发展状况的宣传片登上了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屏幕。海内外记者纷至沓来,管接待的书记肯定是连轴转忙个不停。
  
  华西村多年来因为坚持集体经济,发展成如今人均12万的年收入,造成所谓户户住别墅、家家有汽车的富裕景观而引人注目,号称“天下第一村”。这个“第一村”很会吸引眼球,盖起不土不洋的金塔,山头上的仿造天安门,购买直升机让村民俯瞰家乡等等,每一个事件都是新闻头条,都引起议论纷纷。其中议论最大的当然是华西村制造的对于老书记吴仁宝的个人崇拜,以及他的家族成员接任新书记和多个副书记职位,整个家族实际占据华西村总资产90%以上的高份额这些状况。其次的批评则集中在华西村的“炫富”,因为他们在新农村大厦的大堂里摆上了重达一吨价值数亿的金牛。其实这两条在我看来恰恰不是问题的关键。乡村民主选举的结果事实上可能向优势家族倾斜,只要不存在程序违法,客观上也可能是有一些正面效果的,比如造成了政务的高效执行和连续性,这也可能形成以乡绅治理为核心的传统乡村自治模式的复兴。至于“炫富”行为,除了被解释为黄金储备的一种形式,更重要的是它本身被纳入眼球经济运作中,成为一种投资信心和旅游业资源,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这其实是合乎工具理性的行为,我们并不能从道德上苛求。
  
  对我来说,值得怀疑的,其实是华西村的发展模式本身。这个“乡村”赖于发展的钢铁、纺织、化工等行业与本地资源缺乏深刻的联系,它今天事实上已经转型成一个缺乏成熟规划的中小型工业城市。与其他典型的制造业集团一样,它要面临原材料、能源、劳动力价格、市场和环境污染的全球困局。也就是说,它的发展模式并不是什么新农村与后乡土社会,而是老工业主义和资本主义。一方面,它是核心城市进入后工业时期所排挤出来的高能耗产业的接手者和牺牲品。另一方面,它是不择手段的农村致富竞赛的霍布斯丛林生存竞争游戏的胜出者。这种发展思路上的局限,决定了它最终不得不对周边农村资源进行有计划的榨取,通过整合攫取土地资源,通过独创的怪异的分配制度将收益转化成对于区域中心的供养。这也决定了它的繁荣内在地包含了牺牲、反抗和压制。它的文化因此不得不用奇观来掩饰这种冲突。

分享到:
Tags:邱志杰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