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评 论 >> 综合评论 >> 浏览文章

浮生闻鸟语尘世看幸福

作者:向华 来源:光明书画 更新时间:2012年05月10日 【字体:

  我们怎样理解浮世呢?《辞海》解释:浮世即现世。所以日本「浮世绘」热衷描绘的题材大多是民间风俗、优俳、武士、游女、风景等等。那是江户时代的现世,隔着历史的窗棂,看起来很美。
  
  浮世是漂浮的尘世,喧嚣的红尘遮天蔽日。历史的画卷总是倾向于从清淡走向热闹,从冷静走向滑稽。从牛铃叮当、牧笛悠扬的郊野,走向嘈杂吵闹鱼市酒肆;从独立寒枝的个人骄傲,走向觥筹交错的集体迷茫。寂寞沙洲冷、孤舟蓑笠翁式的美学坚持已经越来越少见,倒是纵身跃入高楼大厦怀抱的蜘蛛侠们永远能获得追捧的掌声。这不光是现代人的尴尬,古今皆然,只不过信息爆炸的时代把我们的尴尬无限放大了。
    
  向京、瞿广慈的「浮世绘」描绘了现世的哪些尴尬呢?在集体意识淹没个体思维的当代,就算闹闹小脾气,玩玩小个性也只能算作一种时髦。做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艺术家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我们也很幸运地一次能看到两个这样的人。他们的作品呈现一种笼统的冷静,这是跳出浮世来看浮世的必备心态。人生的尴尬,表现在被观看而不自知。不自知是好事,不会影响到人在人生戏场上的表演。自己不知道的尴尬是最尴尬的,也最有趣,我们既是自身尴尬的表演者,也是他人尴尬的观看者。而演员和看客,全都沐浴在历史灿灿凛然的目光下。
  
  向京说:「我看到了幸福」,并且带我们一起观看。我们会饶有兴味地发现:幸福往往并不以幸福的面貌呈现。在浮世的画卷里,凡是符合集体惯性的状态就会有喜乐感,符合当下的姿势就有观看价值。于是市井中的各色人等摆出各种姿态,用严肃认真的态度对待无聊乏味的人生。还有浸渗在浓浓的文艺气息里的小人物,在过度的自我中挣扎的哀怨与欢欣。向京让我们明白,所谓幸福,是各种各样的姿势。摆姿势就要够地道、有腔调。那些举手投足眉来眼去的微小的细节,传递细细碎碎的幸福感。向京的作品,冷静中流露温暖。
  
  瞿广慈听到的「鸟儿问答」,使用的是一种非人非鸟的语言,故而有许多可以意会、不可言说的妙处。浮世繁华,越热闹的地方越显清冷。所以繁华可以理解为无限多的孤独个体因摩擦碰撞生成的袅袅热气。厚而粗砺的内心,冷而孤寂的外表,都不妨碍一个虚胖的人格摆出冷傲的姿势。无论在水泥的楼宇还是在青铜的树林里,姿势总是顶顶重要。放眼望去,人、鸟、树三位一体,或者叫合体,已经亲密得不分彼此。人格不能离开鸟身,鸟人不能离开树枝,这里没有飞翔的愿望,天空不属于浮世。瞿广慈的作品,冷静中流露出戏谑。
  
  浮世鸟语带来的视觉体验因观者的心境而转变,一如繁华街道与阴暗小巷交错编制成运送灵魂的网。客观地看,一切都很现实;更加客观地看,一切都很幻化。这样就对了.
  
  

分享到:
Tags:浮生闻鸟语,尘世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