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评 论 >> 作品评论 >> 浏览文章

白云千载——刘知白先生的水墨艺术

作者:殷双喜 来源:雅昌艺术网 更新时间:2012年01月11日 【字体:

  时光荏苒,不觉中刘知白先生(1915—2003)已经仙逝8年了。5年前我有幸一睹先生手泽真迹,叹为观止,心中顿生愧意,与李可染先生当年见黄秋园作品后的感慨相似,国有知白而吾不知,是可愧也。
  
  这些年知白先生的笔墨图像每每在脑中萦回,总想写些什么去捕捉这种感受,但又不知从何处落笔,一如先生晚年的泼墨,恍兮惚兮,其中有象,但又难以言说。
  
  想到知白先生在20世纪中国画史上的贡献,就总有两位大师的身影出现,一位是中国的黄宾虹,一位却是19世纪法国的大雕塑家罗丹。知白先生与黄宾虹先生的共同之处,是在于他们都是中国水墨传统的最后守望者,一是坚守传统,一是面向自然,研习传统而不泥古,面向生活而非写实,精研古法而孜孜创新,最终达于内心真实与笔墨语言的融为一体,书画即人生,笔墨即生命。区别之处则在于黄宾虹先生坚持中国画的笔墨系统并回归自然,而知白先生晚年的泼墨山水,则发展了中国传统画史中一向不为史家所重的“泼墨”传统,走向了主观心象的表达和内心情感的抒发,其画中的物象几欲不能辨识,而在视觉形象的丰厚朴茂方面,则达到了一个苍茫寥廓的世界,我想称之为“心象山水”。在这一意义上,知白先生与罗丹相近,即他已经站在了传统与现代的临界点上,预示了新世纪中国水墨转向抽象与表现的历史趋势。只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的实验水墨一路画家,更多地是从西方现代艺术中寻求变法路径,反而忽略了从中国传统水墨内部寻找创新基点,遂使实验水墨的创新之路,受到“西化”的批评。
  
  1946年,在与僧理岩的书信中,黄宾虹曾说:“我邦画者不习书法,不观古今名迹,不读前人名论著作之书,不友海内外通人以扩闻见,而以展览欺愚蒙众,高值骇吓富豪,此颜习斋大儒所谓‘诗、文、书、画,天下四蠹’,诚痛乎其言也。”知白先生的创新之路,是建立在对传统数十年如一日的研习基础上的,是20世纪绝大多数中国画家所走过的道路。从苏州美专时期追随顾彦平先生学习山水画起,他就建立了对传统绘画与典籍的持久研究,这其中,心随手摹大家作品,体会其中的品格画韵,使知白先生的作品浸透了纯正笃厚的品味与专业画家对笔墨语言的娴熟掌握。

分享到:
Tags:白云 千载 刘知白 水墨 艺术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