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评 论 >> 作品评论 >> 浏览文章

浅谈李懿殷画作

作者:佚名 来源:美术报 更新时间:2010年05月14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李懿殷 半个月亮 85×55cm 水墨 压克力纸本

  一位留学于澳洲名校的张同学,来到香港创美书画院,要在暑假上李懿殷老师的课。她忘不了老师的画,忘不了老师的教画方法。“老师没有变,还是十年前一样。”李懿殷给人的印象是:笑容可掬,温文典雅,既具有东方女性的温柔,又具时尚艺术人的气质。她容易动情,又爱联想,常对人谈感受。她要求学生画瓜果,要画出质感、香味、鲜活明艳……的确,李懿殷的画是蕴含着她的澎湃情感,她的憧憬,她的追忆,向人们宣示她的内心世界。
  
  德国浪漫主义画家弗里德里希(1774-1840)曾说:“美术家不仅应当描绘眼前所见之物,而且应当描绘心中所见之物。”李懿殷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绘花高手,她绘画的花瓶、石像、背景,一草一木都显著地表现了浪漫主义的艺术主张:重视想象和感情。《石像的传说》就是活化了的故事:繁葩环拥着石女在喃喃耳语,涓涓流泉带来丝丝的讯息,孤芳在聆听着展开锁眉,醒悟着前尘的凄美,她吻着春的使者,冲出藩篱、令遐梦翻飞。《我是云》、《洒在光影中》、《金色的风铃》,全是飘动的花,带着画家的思潮在飘。
  
  李懿殷崇拜凡高,她作诗倾吐爱慕,完全醉倒于这位印象派大师的色彩之中,跟大师一起激情,奔放。《倾情》、《野玫瑰》流露出火烫的热烈,《一束鸯尾花》道出少女的缅怀心曲,《清幽深处》似秋天梦语,《雨后的窗前》充满水气的滋润,每一瓶花,每一花瓣都有韵律、线条美,有着亮丽的生命力。
  
  常言道:古来画师非俗士,妙想实与诗同出。李懿殷爱妙想做梦,她说:我是穿越梦与回忆的旷野邂逅奇美的灵感,常有似曾相识、似曾经历之感觉。偶尔,她也作诗,她钟情于中国诗词,特别是受李清照的词风影响,以女性特有的细腻笔触绘画花卉,《花香浓》、《仲夏夜》充满温柔的矜持,《送你一个春天》、《香郁》弥漫着清逸安乐的气氛,有生活情趣,《半个月亮》更引人入胜,有着沉潜的诗意,令人感受女性特享的雍容华贵。
  
  值得一提的是李懿殷画作的背景,体现了画家跃动的情愫,特别使笔者感动。读过她那首《乡情》的诗,听过她忆叙童年的故事,让人意识到她结缘于云南西双版纳的独特经历,让她有广阔的胸襟,有与同龄人不一般的视野,别具感染力,她领略广袤的原野,层层绿绿烟云暮霭,浩瀚的夜空……统统化作《半个月亮》的漫天星空,分不清是星花还是星星,《姹紫嫣红》的狂野挥洒背景,衬托出罂粟花的艳丽,玻璃花瓶的透视晶莹,那不只是素描一瓶花,而是女画家的深情表达。《遥远的梦》是女画家在飞机上鸟瞰云南故土的写实,亦是她魂回原野的感触,紫色是深沉而又温暖,延绵不断的河道又似走过了的乡间小路,点缀着的原野令女画家心醉了,呼吸着花香,让风吹开秀发,青丝飘逸,化作背景,衬托出思绪。《寻觅心中的蝴蝶》传递出画家的乡情,在熟悉的故乡水里有孔雀翎,热带树林中有温暖的竹楼,穿著傣族服饰的小姑娘与时尚的淑女,如同脱颖而出的双姊妹,眼神里充满冀盼:世界在变,环境在变,而人心未变,缱绻着这西双版纳的原野。李懿殷的青丝,原野,花朵全都会动地飞到无边无际的云天外,飞到层层叠叠的花海里。
  
  《众里寻她》是女画家的哲理性作品,表现了李懿殷的另一画风──沉实、深思。在《众》画里,有琳琅满目的瓶子:中东式的瓦罐,西班牙式的奶壶,俄罗斯的茶瓶……万种民族风情,然而画家独具心思地把主角摆放在画面的突显处,她就是中国的青花瓷,中华文化的结晶,“一片冰心在玉壶”。在《绚丽与永恒》中,画家选了“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为主体,衬托出背景的古老汉字。《溯》画更充满岁月的见证,磨损的石雕花,铜锈了的文物配着奇花异草,令人感到远古的实在、睹物生情,那是歌颂永恒灿烂的文明,华夏文化的魅力。
  
  李懿殷作画既有中国画的深幽意境,又有西画的立体逼真,形成独具一帜的风格:西式笔调,又隐藏浓浓的中国情结。她曾形容自己作画时会“忘了岁月”,一气呵成。有时又会踌躇、琢磨,似神往而又顾虑,她是一位多愁善感的女子,因为生活中总离不开美与丑,喜与忧。她喜爱月亮,爱月亮有阴晴圆缺,但它洒向人间的是银光,给人明皓的光辉,给人温暖的柔情,所以在女画家的很多作品中显见蓝色调,那是她的忧伤感触。只有寄情的画才能使人感动。
  
  鲁迅先生说:艺术家要有天马行空的大气魄,才有大的艺术。愿李懿殷深入品味人生,建构出更多精彩的故事,“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愿女画家以更大的胸襟,启迪更奇美的遐想,创出更多丹青大作。
  
  

分享到:
Tags:浅谈 画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