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人物 >> 国画 >> 浏览文章

一帘幽梦——周建祥作品印象

作者:李健锋 来源:静雅艺术网 更新时间:2014年04月24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周建祥,安徽合肥人。1999年研修于中央美院国画系,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画研究会花鸟分会副会长。

  中国画家周建祥倾心于唯美主义理想的叙述与呈示,以其灵动的彩笔,描摹涂染,氤氲幻化,构筑起一个情韵悠悠、朦胧迷离的艺术世界。这是安徽画坛又一片扎根现实生活之中超脱尘俗喧嚣之外的精神净土。

    周建祥习画是从传统工笔重彩入手的。他的为人性情平和温婉,内秀而外清,喜读唐诗宋词、明人小品,具有雅致的生活趣味和谦谦君子风度。这也似乎形成了他在审美取向上与传统文化天然的亲和力。他曾长期痴迷专注于宋元花鸟画的临摹研习,掌握了扎实的传统工笔技法。他纯然以传统面貌出现的工笔花鸟,以线描为主,浓淡墨彩烘染为辅,在枝干的穿插呼应、花叶的反转屈伸以及鸟虫神态细微变化的把握上,笔力劲健利落,色彩都丽细微,技法娴熟、体物精工。但是古人观照自然的精微、表现技法的高超,不过是传统的既定遗产。作为一个成熟的有着明显创作目标的中国画家,周建祥钟情于传统,更关心传统的艺术情愫如何在当下创作中得到延续、贯注和新的转换与独特表现。他属名以《花非花》、《徽·煌》、《徽·风》《瓶·花》、《二十九朵菊》、《盛菊》、《馨》、《薰》的写意瓶花系列,题材依旧,但是其体裁和风格则转换为鲜明的现代语汇,可又不失东方情境,令人在文化体验和审美感知上同时受到触动,表现出画家的匠心独运。他一方面借鉴平面构成法则,强化肌理制作的尝试,强调空间或光影的再现;另一方面,则驱遣着笔性墨(彩)情,以诗人般的情怀去融解画笔下的物象,其磊磊落落的构图和迤逦闲散的造型样式,于“写实”之中透出“写意”的风调,以一种迷离不定的意象表征着敏感而飘忽的情绪状态,充溢着纯净而幽微的生命气息。

点击浏览下一页

    周建祥中国画艺术之花鸟系列,展示的是具有浓郁东方色彩的样式与韵致;他的人物画的都市女性系列则表现出浓郁的现代风情与格调。

    周建祥的工笔人物师法王仁华画师,具有独特的造型能力。和他老师一样,周建祥擅长刻画古典仕女的美丽与哀愁。在他的笔下,花影簇簇,茶香袅袅,一张红木的古椅,一只幽蓝的春瓶,一爿残破的青花,一把轻悄的团扇,在细绘精染的背景中,仪态娴雅的女子似乎在模糊的镜像中瞥见了自身真切的倩影。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和自己的心情在一起,深切地体会和独享心灵微微律动中的愉悦,连空气中都溢满勾魂的诱惑。但是作为七零后的年轻画家,周建祥的作品中已经没有了乃师画作异乎寻常的忧郁、冷俏、含蓄的凄艳之美。他笔下的人物,随心、率性、恬静,虽然素面朝天,却也依然风姿卓越,生动多情。周建祥尤其将自己的审美视角投向了现代都市女性,通过现实生活状态向古典艺术表现的交织和漂移,陈述她们在青春、成长的日常经验中随机而至的感觉、意绪、趣味和意念。他的《拾秋》、《晖》、《春朝凭栏图》、《心曲》、《一枝带露立风斜》、《残红手自拈》人物系列中梳理与织勾的女性形象,一个个身材窈窕,容颜娇好,潇洒闲舒,时尚而古典。她们时而凝注,时而遐思,时而神伤,时而矜持;她们丰盈、欣悦、无羁,有点迷惘,有点颓唐,有点自恋,也有一点雍容大方……画家通过丰富的想象力,游刃有余地整合、塑造与生成鲜活的审美意象,以个性化的私密叙述,穿越视觉甬道,抚摩生命的内核,表达感性诉求和梦幻憧憬。

点击浏览下一页

    在具体的图式表现中,周建祥似乎有意识地探索画面的多重并置格式,从而沟通古典与现代的审美意涵。古装仕女的现代表情,与工笔人物相映的大幅山水屏风,写意瓶花中优美的女体,裸体女身旁宋元风调的鹅,以及现代构成风格中题写的婉约词……通过画家智慧的解构、重组与挪用,滋生出的一种特殊的艺术样式和文化意味。

    “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周建祥的幽梦,不是自闭的心灵巷道中的一声哀叹,不是红唇明艳、眼神顾盼的魅惑性感,不是颓废中的盛开,不是最娇滴精怪的稚气和无端。“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欣赏周建祥的作品,常常使人想起李商隐的诗,想起那迷蒙恍惚、如梦似幻高洁寂寥的圣女,想起以飘渺之景、朦胧之情所融合而成的东方审美至境。 (文/李健锋/2010年4月8日于三好堂)


    扫一扫即加入《艺术镜报》的微信平台,分享更多精彩艺界动态。

点击浏览下一页

分享到:
Tags:周建祥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