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人物 >> 国画 >> 浏览文章

周建祥:山野的风·黄梅戏艺术大师严凤英

作者:佚名 来源:静雅艺术网 更新时间:2014年05月28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周建祥   

   周建祥,安徽合肥人。1999年研修于中央美院国画系,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画研究会花鸟分会副会长。

    创作背景
  
    喜欢严凤英那略带沙哑且甜润的似山野之风的黄梅戏唱腔,只恨此生无缘亲睹一代大师的风采。这次省文化厅主办的安徽省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我毫不犹豫的选择这个主题。通过绘画作品展现这位受人爱戴的艺术大师的美好形象,抒发我对严凤英的追思和敬爱之情!在创作期间,有幸结识了王小英先生(严凤英之子),给我在创作上提供了大量珍贵且有价值的资料。我反复思考,如何用画笔来表现这位人们熟知﹑受人尊重的艺术大师呢?我先后起草的小稿就不下十余幅。我绘制的主题叫《山野的风》,并不是画上山、画上风的感觉就了事的,要深刻了解其命题的真正含义。我觉得主要还是诠释严凤英的黄梅戏唱腔具有浓浓的山野气息,清新﹑淡雅﹑不施脂粉﹑落落大方,带有丝丝野性的粗犷美。当时我国著名作曲家贺绿汀等一批有识之士,看了严凤英的表演后,盛赞黄梅戏有醉人的“泥土芬芳”,像一首优美的牧歌,是农民对青春生活的歌唱,这决不因为它简朴而丧失它在文学、艺术上的价值。

点击浏览下一页
 黄梅戏大师严凤英(一)

    画面吸取西方现代画派的方法,打破自然时空,根据作品主题的需要进行提炼并重组、叠印,把人物、城墙、黄山或长江组成一个新的情节空间。安庆城墙砖在画面中占据主要背景,城砖显示出历史的厚重和岁月的永恒。大块的深色调在视觉上给人以压抑感,而严凤英的形象明快而清新,她轻歌曼舞,飘逸灵动,这种明暗对比和动静结合不仅使作品人物突出,主题彰显,而且整个画面得到了平衡。严凤英各个时期的照片叠印在黑压压的城砖上,象征她沉重坎坷的一生。著名书画家赖少其先生曾为其含泪写下“落花曲”词句:“江淮寻芳忍顾,香魂一缕,借问知何处,轩馆吴娃柔声诉,祭起落花曲,泪飞应无数,自是奇葩花难护,十年埋艳骨,魂飘无处,香如故”。我深深为之叹息,并画上片片散落的花瓣来隐喻她不幸的命运,同时也想表现她犹如仙女散花,漫天遍野,灿若繁星。在背景创作中采用冲墨、洗磨、分染、平涂等手法,反复绘制成既有深沉、厚重的历史沧桑感,又有细致入微、轻松委婉的工笔画特质,充分发挥了工笔画在表现力上的丰富性和可塑性。

    此幅作品残缺的丰碑似的构图形式,一方面说明她所占据的艺术高度是难以逾越的里程碑似的巅峰;另一方面是和画面中残破的文字拓片一样,隐喻出她那悲苦的人生经历和短暂的生命历程。正如我在这幅画的拓片部分所题:“茶歌飘四方,飘在人心上。你是山野吹来的风,带着泥土香。彩裙翩翩舞,凤鸣声声亮,你是山野吹来的风,清新又芬芳,黄梅好听乡音甜,天上人间你还在深情地唱……”

    创作感想

    严凤英是戏曲演员,从画面表现上来看,画身段不为是最能体现这一身份角色的特征手法之一。一个“丁”字步,一个兰花指其实就是一个戏曲表演者最具有招牌的表现身段,这个动作是从一张严凤英授徒时的一个场景照片中改编过来的。原来照片上的严凤英相略显老气,衣着也过于随意,显示不出我想要表现的那种最好﹑最美的形象来,也烘托不出感人的艺术氛围。即使严凤英解放后的衣着﹑打扮非常朴实;为人处世十分谦和﹑低调,但在绘画创作的处理上更多的要考虑到主体人物形象真﹑善﹑美高度浓缩的再创作,使画面更加符合她作为一代艺术宗师的身份形象,也符合观者心中所期望的仙女形象。所以原照片上的裤子改成了旗袍,再加上舞动的飘带,这样既符合当时的年代背景,也勾勒出了似仙女下凡飘飘洒洒戏的成分。在选用严凤英头像时,我选用了她二十几岁时的甜美﹑朴实﹑正春风得意时的形象。那时的严凤英早已是红遍大江南北,一派大器早成,功成名就的最美形象。在画面色调的搭配上则更趋向于大方稳重而不失清新﹑ 淡雅﹑ 明朗的基调,淡绿色白碎花的上衣映衬着领袖口的一抹鲜红,既符合黄梅戏曲调优美的韵律美,也展现了大师最为鲜活的艺术生命力。

点击浏览下一页
 黄梅戏大师严凤英(二)

    在内容和艺术形式的结合上,主要体现在立意和构图上的形式美感上,就是把主体人物放在一个思维空间当中,这种思维空间是非真实的现实场景,但在这个思维空间中的主体人物与配景要使得他们相互联系﹑相互融洽﹑虚实有度。在以表现主义手法为主的创作理念中,画面就更具诗化和浪漫色彩。画面采用了思维空间的构成模式和表现主义手法,使得主体人物、丰碑式的残壁、黄山风景、漫天飘散的花瓣融为一体,形成了亦真亦幻﹑虚实结合的艺术形式美感。我想如果没有了这些艺术上的形式美感,艺术内容就不可能得到真实的艺术表现了,当然就不可能有审美形象,也不可能有真正的艺术美,所以我觉得历史的真实与艺术的真实,应把艺术的真实放在第一位,历史的真实并非符合艺术的真实,历史也不应是纯客观的历史,而在艺术家心中,是用有限的空间去拓宽更大的艺术空间,这才符合艺术的真实性。当然从这里的艺术形式上说,感性大于理性,当艺术的感性形式诸因素把艺术内容恰当地、充分地、完美地表现出来,从而使欣赏者为整个艺术形象的美所吸引,而不再去注意形式美本身时,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形式美之所在。

扫一扫即加入《艺术镜报》的微信平台,分享更多精彩艺界动态。

点击浏览下一页

分享到:
Tags: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