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人物 >> 国画 >> 浏览文章

刘廷龙:气格迥异 颖然有悟

作者:刘洪郡 来源:静雅艺术网 更新时间:2014年05月23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刘廷龙,1962年生,祖籍安徽怀远,生于新疆哈密,现为安徽省书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文化部优秀专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安徽省学术和技术带头人、安徽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安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兼职教授、安徽工程大学兼职教授。

    西方画家的灵感大多来自于女人体或《圣经》的故事,注重表现对象的真实质感,流露的情感较为直接。而中国艺术家的灵感大多来自于把玩一块奇石,逗养一只蛐蛐,种植一垄奇花异草……彻底体验着“天人合一”“道法自然”之精神。刘廷龙先生就是一个大有情致而具非凡之资的“得道中人”。

点击浏览下一页
宋杨公远诗句一首

点击浏览下一页
恽南田手札一则

    刘廷龙现在身为安徽省书画院院长,公务自然繁忙。他是一个责任心正义感极强的人,他以最多的精力投入到对书画院队伍的建设、整顿、发展中来。我想,这对侠肠柔情的廷龙先生来说也是乐在其中而倍感充实的,而在他灵魂深处对自我本真的呼唤也是愈来愈近了,他对中国传统文人士大夫闲雅唱咏、放怀山林之情境一直抱有羡慕。自古事难全,昔日先贤大都官位在身,忠心爱国,行使职权为民谋福。书画乃为暇憩余事,修身养性之术也。正是因着他们学问、技术、人生体验的全面与高拔,铸就了中国传统书画艺术的经典与辉煌。廷龙先生目前的职务就是专为书画事业的发展而奉献的。本来,矛盾就是对立而统一,廷龙先生把他的工作也视为了一种“艺术”方式,构思、布局、经营、层次关系、主题思想、健康的情感……这与书画的创作过程的确有着悟识层面的相通。当然,作为书画界一领导,所具备的艺术个性、人格魅力、魄力才情是很重要的。廷龙先生能力全面,品德兼优,他的艺术创作也是属于一流。所以,老院长王涛早就看好他了。

    廷龙先生壮年从戎,端过枪,也曾厮杀于疆场,战火硝烟,血肉横飞,生与死的瞬间世界,使得他在历练出坚强意志的同时,更是促生了悲天悯人的济世情怀,他更加热爱、尊重生命,深深懂得活着的资本与珍贵。如今他又徜徉于文化的自由天地,过着笔耕墨悟的艺术家生活。这种极度跳跃的身份转换,怡人心脾的古典意境,在他的思维世界里像是梦幻般的传奇。百感交集自不待言,单看现在的廷龙先生,气宇轩昂,颇具儒帅风度,尤其在谈话至激动时分,他的率真挚诚,他的“宁静致远,淡泊明志”般的宽博,总是令人随之动情。所以,回过头来,品赏他的书画艺术,我们能感受一份慈柔与细致,一份欢喜一份纯,松爽活脱,朴淡新雅,意味无穷。刘廷龙是在倏然间进入“道境”而成就一幅又一幅的气质高雅的精品之作的。他画得轻松快活,他在水墨色的自然碰撞、交映、随情随性中靠近了艺术的真实。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不屈之志

点击浏览下一页
草圣

    刘廷龙对传统书画的精粹一往情深,每每论到古今大师的艺术成就,他即刻便能列举一二。他非常欣赏姑熟画派的萧云从和新安画派的渐江。说萧云从不但画好,人格学养更是值得效优;渐江僧俨然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高人”,带有仙气,他从不拘囿于先人藩篱,胆敢独变。诚然,山水画之境界,追求“简淡高古”绝非痴于表象,简非不用笔,淡非不用墨,在极尽精微中写就胸中丘壑,意境幽深,气象万千,得山水之性情,见出人之性灵。廷龙先生是大情大性的人,他说到宾虹老爷子,对其笔墨精神推崇至极,他了解很多关于宾翁的故事,他说黄宾虹的画当今真正读懂的人仍是寥寥无几,当你长期卧游山林、博览群书、穿梭古今,激发情怀、陶养性灵,于造化中勤奋实践,你才能懂得“宾翁”为什么会这么画。笔思墨悟,每一处都有讲究,意蕴深厚,松动鲜活,发勃然生机。“画道”艰辛而浪漫,没有潜资与志向枉谈进步。

    关于书法的创作,刘廷龙对经典之作解读甚深,他的书法吸取唐人法度,远源钟繇、二王笔气,近接宋人意构,朴淡天真,浑雄气壮。他善于学习,更善于创造。昔刘熙载《艺概·书概》云:“钟繇书法曰:‘笔迹者,界也,流美者,人也。’”铺开说来,就是以天地、天人来论述书法艺术,指书法艺术中存在的自然之气,把对自然奥妙的领悟运用于书法创作中,可以达到出神入化、赋造化之灵于笔端的境界。廷龙先生凭借慧眼,摄取万物之灵,并诉之笔端,别开一番超绝天地。他早年熟习二王之法,颇见反复,酣然其间,阅尽魏晋风流。看来他是紧盘传统正脉而握正大气象,一路踏来,气定神闲。

    中国书道,发展到唐人尚法,宋人尚意之后,一代奇狂,杨凝式出,他的行楷变化多端,尤其“颠草”,个性张扬,心灵自由,趣味横生。被黄鲁直称之为“散僧入圣”,看他的《神仙起居法》,如“横风斜雨,落纸云烟,淋漓快目”,脱尽人间风尘,开宋人尚意书风之先河。刘廷龙相当欣赏这种“恣意雄杰,天真烂漫”,观廷龙先生的行草长卷,一气呵成,偃、扬、向、背,使转腾挪,亦极尽变化之妙。

点击浏览下一页
仙人食

    宋代苏东坡,自创新意, 用笔丰腴跌宕,无法至法,人书并尊。廷龙先生当与苏大夫通情而悟;奇士米颠“无垂不缩,无往不收”,沉着痛快,细节完美,势力雄强,玄机叠出,乃至“无意于佳而佳”,刘廷龙清楚功底深厚是前提,以他几十年的书法实践,亦然已达“随心所欲不逾矩”的高度。诸般推论,刘廷龙是崇尚并推动传统文人艺境的领先者。

    再如扬州八怪,个个气格不凡,文心寄道,新招突兀,另辟天地,其文士风骨为百代标程。刘廷龙大敞心扉,悉心梳理,吐纳精良,为了咀嚼三昧,廷龙先生在画外也下足了功夫,且行万里路,阅“秋风萧瑟,洪波涌起”,亦“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更“渔歌唱晚,孤舟垂钓,山风徐来,神迷情醉”…… 在不断的浮生偷闲、古境把欢中,廷龙先生饮得纯粹,以“身在江湖中,心在江湖外”完完全全侵入了古人的时空,并加入了这些奇人异士的行列。

    如此体味过后,于理法上再究廷龙先生作书之结体,还可能受到南朝刻石《瘗鹤铭》的影响,黄庭坚的启发,讲求着字的个体舒张与整体的和谐统一。他又稍稍一变,讲究稳中求险,险中求趣,布局松紧疏密适当而得体,内力浑厚不露痕迹,骨筋肉血一并俱出,精气神来,风仪有度,颇见文采,乃顾盼有柔情,人中真君子也。若再深入体会廷龙先生所书内容,你会渐渐悟得何为“澄怀观道”。

点击浏览下一页
皖南秋色

    又,南朝齐的王僧虔提出“天然”与“功夫”、“媚”与“力”的美学范畴。“天然”是指书家的天资,“功夫”是后天实践的深度,“力”指书法骨力、布局张力,体现书家悟道的修炼成果,“媚”当指“耐看” “好看” “气质形象美好”。现在看来,仍不失一定的衡量价值。廷龙先生天然富足,功夫日深,媚气削弱而平添生拙淳朴,骨力内敛而筋肉清奇。由此,古韵盎然,文士之风飘然而至,乐哉,美哉。

    一个画家,只要他的书法过关了,学识素养修炼到了一定的程度,画起画来是很轻松的事情。刘廷龙的国画以小品为最佳,他的文人情操,尤其画上的题诗,读来朗朗上口,回味良美。廷龙先生首先是一个文人,所以他的画必定有灵魂而生命鲜活。题材方面,人物,山水,花鸟,均有涉猎,在其笔下透发机趣。有着如此完备的实践,我们大可删繁就简寻其学养,他书法用笔,恪守“笔墨之道”,“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老子》)。昔南齐谢赫著《古画品录》提出画有六法,惟“气韵生动、骨法用笔”为今人推崇备至,清代石涛在继承唐代张璪“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基础上不拘一格,自具特色,苍浑奇古,骇人心目,喊出“无法之法乃为至法” “一画而为天下先” !又,今新安宾虹老人提出“五笔七墨”,使得国画根系日益精深。

    面对如此伟大辉煌的传统,夫复何言?!刘廷龙深深地陶醉其中,看他的画面,非常干净,淡墨湿墨与水的互用,得心应手,每一笔都有看头儿。从精神层面来解,画面更阐明着廷龙先生的“繁华过后见真纯” 的生命质量,温和大方,气量敦厚,与人为善,与友同乐……他是把绘事当作了“参悟”道理、通往“无量智慧”的一个契口,不承想,也圆满了他的理想。他的书画早已独具自家风格,而且容量超强,他的诗性题跋亦是画面的生命有机体。初看画面,似乎没有出奇之格,细细品来,方知他在意的不是形式上的翻新,而是背后的人文关怀与精神取向是否符合“大道”,他的智慧让他少走了很多弯路。“画味”本来就是由“淡”而“厚”的过程,情浓而画面极简,“以简驭繁”的精神控制能力才是最高级的。刘廷龙一如既往地走在传统文人的路数上,并不刻意求新创新,功到自然成,他所要的是“天然出新”,更注重个体生命的真实感受。现如今,时风不古,即使再聪明的人在画面上编织再多美丽的谎言,最终也是空欢喜一场。廷龙先生欣赏的是“智慧”,他是一位“气格迥异,颖然有悟”的书画大家。

点击浏览下一页
雨迎青山翠

    所以,刘廷龙对待自己的书画创作,总是处于动情的状态之中,他是把岁月的沉积拂去浮华,以乐天安命,感恩情怀,在知白守黑的宇宙空间里构筑生命的韧度。他崇尚中庸讲究的“致广大,尽精微”,尤其他的书法,至刚至柔,并携一股山林士气,涤尽尘滓,漾出隽永,更增几分时代精神;而他的国画创作,完全一片春光明媚、美意绵延的天地,并召唤着童真与天籁。廷龙先生没有当今酸腐文人“自以为”的所谓“凌云壮志”,他并不喜欢世俗迷惑下的负累,他一超而入“清贵”世界。所以,他好古、好逸、古人“隐”之情操他有承继,他是“中隐隐于市”。他更像古人高士,精善“把玩”,就像他的书斋“三竿堂”,即钓鱼杆、猎枪杆、斗蛐蛐杆(这在文章伊始已有提示),他谈起蛐蛐,大有快活,他说“蛐蛐”这小生灵极通人性,富有感情与斗志,大有“永不服输”“士为知己者死”之悲壮慷慨的震撼力!有关蛐蛐的喂养他更有一套心得,听得众人啧啧称奇。他说,如你真的玩入“境界”,你会惊叹于生命的种种奇迹,此中乾坤非局外人所能晓也。由此,我们转读他的国画小品,确有纵横捭阖、咫尺千里之势,并且古意遨游,亲切可人。

    廷龙先生信心十足地走在属于自己的艺术旅途中,他明白自己的不足,更清楚自己的长处,所以谈起他的艺术成绩,他淡然微笑,非常谦虚,他说面对先贤的艺术成就,他是持一颗敬畏之心,书画艺术一旦“玩” 进去深知不易,学术、精力、能力、德行、学识等等均需要岁月的考验、浸泡、渐悟……他必须拒绝急功近利的时风,他只求把每天的案头工作搞好,把每一阶段的艺术定位坚守好,不虚度每寸光阴,享受活在当下的每一滴幸福。在书画院担任要职,凭他一己之力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所以,他必须用真实的行动来改良身边的环境,影响身边的人,他是逐步把问题的本质与关键清晰地呈现在大家面前,他希望尽最大的努力,使得集体与个人进入良性的轨道。

    我相信,凭借廷龙先生的独有魅力与潜能,在面对每天的工作、艺术、生活、私与公、小我与大我等诸般内容与矛盾时,他会很顺利地开启一扇又一扇的智慧之门!


扫一扫即加入《艺术镜报》的微信平台,分享更多精彩艺界动态。

点击浏览下一页

分享到:
Tags:刘廷龙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