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人物 >> 国画 >> 浏览文章

常朝晖:调朱研墨 意兴喷发

作者:佚名 来源:静雅艺术网 更新时间:2014年03月26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常朝晖,1968年生于青岛即墨市,1991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曾就读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国家画院。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画院高级画师、山东省美术馆专职画家、文化部青联委员、山东美协理事。2009年毕业于中国国家画院龙瑞工作室。

点击浏览下一页
樱花谷

    为文写作,需要安静的环境。绘画也一样,身边常有人影晃动,声音嘈杂,怕就不行。

    朝晖却不是这样,画友相聚,品茗说话之间可以挥毫洒墨,信手之间,旁逸横出,东涂西抹,似不经意,耐心收拾,云烟缭绕,水气氤氲,尺幅山水已跃然纸上,呼之欲出。禅家有典:“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是心动。”朝晖进入画境却任你风动幡动,我自不为外界所动,心有大静,又有大动,为一腔画意而心潮涌动。辛弃疾《贺新郎》有句:“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朝晖亦这般潇洒,让人不禁为许多人憾,憾许多人但见朝晖画作,却不知看其作画更能得一番意会。朝晖挥毫,直如郑板桥所说之“野战”,东一笔,西一笔,全似不合逻辑,都似横空出世,又如一神秘棋家一次次出人意料地布子,再如一钢琴高手在拿钢琴出气,忽然惊涛裂岸,蓦地风云激荡,刚才电闪雷炸,旋又山鸣谷响,待到你紧张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却发现声声都有呼应,笔笔都有关联,最后一笔落定,一幅颇有内在韵律的山水画作呈现在你面前,他那里却已是气定神闲,一笔一砚几碟颜色而已,却把旁观者看得个惊心动魄。

点击浏览下一页
山水写生

    看朝晖作画,会想起苏东坡谓文与可画竹“必先得成竹于胸中”。文与可胸中不过有竹,朝晖胸中却不知有多少万水千山。这万水千山,有从案上得来,他自小随舅父、山水画家陈维信先生学画山水,临摹沈周、石涛、龚贤、董其昌等人的作品(罗裳《于无声处听惊雷——山水画家常朝晖》),“后又钟情‘元四家’,深受王蒙、倪瓒的影响,集米芾、龚贤、董源、巨然以及近代黄宾虹等诸家之笔墨精神,创造了水墨与重彩有机结合的小青绿山水新样式,风格繁复细密、苍莽浑厚、奇崛古雅、别开生面。” 集众家之长,获自己之果,食乎牛羊却不类乎牛羊(鲁迅语),将朝晖画作放入上述诸家画作之中,却又一眼可见与诸家皆有不同。

    既转益多师,也师法自然,钟情山水者必脚野,多少年下来,东南西北,或秀丽,或雄奇,或壁立险峻,或苍茫巍峨,朝晖领略了多少大山,多少大山也认识了朝晖。山水之间自然蕴含天地之精神,山山水水也自有语言和声音,只要会聆听,可以收获许多从古来画幅和理论中所得不到的。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一次次与山水交往,交往得久了,得许多山水之灵气,就如清人张潮所说,游历山水贵会心,心领神会之中,眼中之山水与胸中之山水相互映衬,相互激荡,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多少氤氲多少蓊郁藏乎于心,就差出之于手挥之以笔落于绢幅之上了。

    但是,要以为朝晖胸中所藏案头地上山水太多,画时只要撒豆成兵那样搬出来就行了,却又错了。苏东坡谓自家为文:“吾文如万斛泉源,不择地而出,在平地滔滔汩汩,虽一日千里无难。及其与山石曲折,随物赋形,而不可知也。所可知者,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如是而已矣。其他虽吾亦不能知也。” 虽吾亦不能知也,并非故弄玄虚,禅家倡人心于风动幡动之外静如止水,绘画却贵乎心动,尤其贵在能有一种不由自己的自由的律动,胸中藏许多山水是不假,每画一幅却都如一次自发性的生命的形成,郑板桥自道画竹一段可与苏东坡的话相映:“文与可画竹,胸有成竹;郑板桥画竹,胸无成竹。浓淡疏密,短长肥瘦,随手写去,自尔成局,其神理具足也。藐兹后学,何敢妄拟前贤?然有成竹无成竹,其实只是一个道理。”自尔成局,其神理具足,却又如张潮在《幽梦影》中所说“胸中之山水妙在位置自如”,既自如,又位置,既野战,又有纪律,行于所当行,止于不可不止,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这就只能意会,无法为外人道了,而朝晖所画,也就既不是古代画卷上的山水,也不是自然天地间的实象,却是他胸中的积蓄、酝酿与汹涌,这就既不属于古来哪家,也不属于南宗北宗哪门哪派,诸法皆备于我,可以满纸氤氲,也可以“半边”“一角”,或设色或着墨无可替代出于一心这只能是常氏山水。

点击浏览下一页
荷花坝

    倒是著名美术评论家范迪安先生看出端倪,他说:“常朝晖的作品更为虚灵,从他的作品《深山问答》、《一帘风雨》,《静观水月》、《眠云秋韵》等这些诗意十足、禅意充分的文字便可以看到他营造的不是实象而是心象。心象是他绘画的出发点,因而他的笔墨是服从这种心象需求的,不露点线痕迹,墨色交织,求其拙意雅韵,由此可以揣想到他作画时顿悟通神的禅家状态和任其自然的道家意趣。”

    中国山水画,没有老庄精神几乎是不可能的,没有儒释道,怕也不会有我们今天能看到的中国山水画,尤其不会有我们今天能看到的中国文人画,就像明四家之一、自称“江南第一风流才子”的唐寅唐伯虎,一身就秉承儒释道三家之气。如他自题《山路松声图》诗:“女几山前野路横,松声偏解合泉声。试从静里闲倾耳,便觉冲然道气生。”道气者,“僧道修行之功夫,超凡脱俗之气质”也。再如他那首著名的《言志》诗:“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就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这就又有儒家气质。

点击浏览下一页
云峰山

    朝晖性格潇洒,每使人想到魏晋竹林中人。生在中国,又即彩即墨,自然会饱受中国哲学精神的浸润。但是,常朝晖毕竟是现代人,在绘画上,他大胆广采西画技法,让中国山水画与西方印象及其他画派联姻,他还是读过尼采的,有朋友问他闲暇时喜欢做什么,他回答随性翻书,在读胡兰成的《今生今世》和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罗裳《于无声处听惊雷——山水画家常朝晖》),由此可见,常朝晖涉猎庞杂,广收博纳。读过的书,在思想中会沉积,也会作用于目光,采东西古今之灵气,在看山看水的时候就会有哲学的思考,会有人文关怀,一旦发之为画,自觉不自觉地就会有相应的蕴涵,有相应的喷发与呈现,这就无疑会使作品更具内涵和分量。

    古来成大事者,要耐得住寂寞,祖籍山东即墨的常朝晖,即以“即墨”名其画斋,既含“积墨”、“近墨”之意,也取“寂寞”之谐音。若无画斋之中常年的积淀和探索,若无一次次高山大川的独自往还,哪得日后的尽情挥洒,哪得让人惊奇的造诣和喷发。有人评价朝晖的画:“‘贴近文脉’画展中《云芳气度》的旷远幽秘的情境,在大开大阖间张扬激越,似有天外之声穿越时空悠悠而来,蕴含了画家开阔乐观的人格力量。” 中国美学有“以德为美”,西方美学也有“移情”,这就有了中国人象征高洁的“松竹梅兰”的审美意象,也就有了梵?高火焰般的向日葵散发着生命的热量。既耐得住寂寞,也不畏喧嚣嘈杂,丹青挥洒是精神,朝晖以豪爽性格挥潇洒的丹青笔墨,常氏山水让人可以在精神上有所休养和逾越。人生在世难免迷惘,难免蹉跎,看朝晖的画,能让人精神朗澈,胸怀开阔。

    可以这样说,常朝晖的绘画中有精神的高蹈,有生命的律动,有人文的力量。(文/砚者/2011年夏于春城砚巢 )


    扫一扫即加入《艺术镜报》的微信平台,分享更多精彩艺界动态。

点击浏览下一页

分享到:
Tags: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