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收藏 >> 浏览文章

马亚杰:沿着大师的足迹

作者:佚名 来源:静雅艺术网 更新时间:2013年10月31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马亚杰,1956年2月生,安徽界首人,回族。1982年毕业于安徽大学,学士学位。擅长中国画,幼承家教,浸淫翰墨,临池习画,墨耕不辍。作品多次入选全国性书画展览,并被国内外有关机构和个人收藏。个人传略曾入编《海峡两岸书画名人大辞典》、《安徽省文艺家艺术档案》等辞书。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国画家协会理事,安徽省黄宾虹画院院士。现任职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安徽省人大民族宗教侨务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他对中国画坛近代大家“三黄”生拙烂漫的笔墨情有独钟。几十年如一日,追寻大师们的足迹,临之精髓,取之意境。一番番春秋冬夏,一场场师法造化。他的国画艺术在墨法、墨气、墨韵的处理上,把黄宾虹的厚重华滋,黄秋园的密体布白以及黄叶村的清秀疏野完美地融合到自己的世界,形成了内涵充实、境界幽深的美学风貌。

    他就是以画“徽派山水”见长的安徽画家马亚杰,其作品清新隽永、空灵静谧;其人审美情趣脱俗,人文修养深厚。

点击浏览下一页

    

    出生于安徽皖北的马亚杰对于笔墨的认识,素来有着自己的见解。他认为,笔墨作为中国画的主要表现手段,应当坚持向传统学习。但这种学习,不应该仅仅是对传统笔墨表现方法外在形态的刻意模仿,而应弄清楚笔墨产生的文化渊源、美学机理,形式特征及其相互间的复杂关系之所在,不仅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

    他把师古当作不断提升自己艺术修养的必修课。他闲暇时喜欢研究、临摹不同历史时期画坛名家作品,但不是一味盲目崇拜,而是择优而取。他试图通过传统审美意念与现代审美形式的有机结合完成悟道的过程。

    正是这样的积淀和探索,马亚杰的山水画,在恣意纵情间总是隐含着属于自己所特有的那份闲情雅致,画家强烈的主观印记凭一砚香墨渲染于一纸净宣。

    在他的笔下,总有大境界。无论是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抑或是孤立茅屋,点景人物,都能在浓郁的怀古情趣中折射出现代审美意识。他画山水,无论何处下笔,皆笔笔生发,最后成局。每得奇趣,看似不经意,却又总是建立在生活与传统的功底之上。他的画起落有致,浓淡干湿,极尽变化。他笔下的山水,奇思络绎,笔到意随,超神尽变。

   

    马亚杰在笔墨与心灵自然契合过程中,将绘画作为体悟人生抒写心性的一种生活方式。他追求的是淳厚自然、朴实无华的美学境界。或许如此,他的画面流露出一种舒缓轻松的气息。他用笔朴素沉稳,墨色整体厚实,气象清新自然。作品中那份松动、随意、洒脱,正是大多数艺术家向往的境界。

    他的作品并非对自然景物的摹写,意象只是他表现清逸、宁静、幽远心境的载体。从立意构图、形象取舍、造型方式到用线、着色、使墨,画家都进行了全方位的探求,个性化语言由此而确立。他以自然为师,将近代大家“三黄”的美学精神,融入胸襟,取精用宏,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搜妙创真,抵达神化之境界。于是,读马亚杰的《皖南老屋》、《泉喧幽谷》、《听涛》等作品时,总能感受到物象之内的深邃与宏通,物象之外的虚幻与空濛。

    因此,近年来,他总能在国家级美术专业赛事中频频获奖,其作品《幽居秋山图》曾获北京国际书画艺术博览会优秀奖,部分作品亦被国内外专业艺术机构收藏。

   

    一代大师黄宾虹的点染法,常常让人们唏嘘感叹。大师的点染把山体、树林和溪水抽象了,就连他画中的房舍也歪歪扭扭,彷佛是一场梦境的默写。而这一切,就如同迎面的细雨常常湿润马亚杰的眼眶。因为,他几乎读懂了黄宾虹的内心世界,深谙了大师的美学精神。

    马亚杰多次游历黄宾虹曾经摹写过的名山大川,追寻大师的足迹,他在大师曾经停留的地方写生画稿,每一次皆是盈箱满筐。他感叹大师当年在满是“漆黑”的山水之中,留有一座明亮的草屋或是一棵倔强的松柏,没有人不会被感染,没有人不会为浑厚而细腻的情怀而折服。

    马亚杰宅心仁厚、宽以待人,与之交往者谓之豁达之士。因而,他的山水画总能意境幽恬,善发真趣。

    他从传统山水中走来,带着自己特有的层层积淀,成就了他极具马氏风格的“新徽派”山水。

    今日画坛,一片聒噪声,叫嚣乎东西。马亚杰却波澜不惊,于心如止水中博采众长,厚积薄发,见贤思齐,力图在新安画派的大体系上,创造出一种新的表现形式,重建山水画的审美价值。也正是像他这样的艺术家的存在,让人们感到,新安画派的精神与生命还在延续……


     扫一扫即加入《艺术镜报》的微信平台,分享更多精彩艺界动态。

点击浏览下一页

分享到:
Tags: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