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收藏 >> 浏览文章

张东晔:坚持用“保真”的理念经营拍卖

作者:佚名 来源:雅昌艺术网 更新时间:2014年07月18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北京上和2014春拍将于7月19日下午13:00在亚洲大酒店举槌。本次春拍,共推出十大书画专场,其中八大名家专场将做为重点推出,分别为[启功专场]、[李可染专场]、[黄胄专场]、[李苦禅专场]、[周思聪、卢沉专场]、[王雪涛专场]、[叶浅予专场]、[黄永玉专场],另外还推出[近现代名家专场]和[当代名家专场]共计400余件藏品参拍。预展期间,记者专访了上和的董事长张东晔先生。

  记者:作为一家去年刚成立的拍卖行,应对今年春拍——也是上和的第二季拍卖,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张东晔:2014年的春拍,我们公司从作品的征集、鉴定、把关、验收一直到上拍都做了很多工作。首先说征集,我们基本上是把全国大江南北每一个城市跑了个遍,找到了很多藏家,也找到很多知名的鉴赏人。在鉴定人和收藏家的帮助下,我们征集了大概有900件作品。但呈现给这次拍卖的一共是430件,也就是说有一半以上的作品被我们去掉了。没有全部上的原因,是我们公司秉承一个理念:“用真钱买真画!用真钱买珍品!”我们希望让所有的藏家在我们公司里——一家新型的公司——能够买到称心如意的值得收藏的艺术品。所以在作品质量的把关上,我们自认为是全国目前把关最严、最好的公司。

  我举几个例子来说明是如何把关的。比如说我们推出的李可染专场,我们在李可染画院,跟李庚先生、跟画院相关的专家包括邹佩珠先生都有合作的协议以及合作的模式,就李可染先生的作品由让他们来统一把关。他们认为对的东西,我们就上拍了;认为不对的,我们就没上。其实此次我们共征集了33张李可染,但是仅上了15张,没有把握的东西都放弃了。

  比如说李苦禅先生,大家都知道他是中国花鸟写意画的大师。我们这次征集到了35件,当时李燕先生给我们出证书就认可了24件,但是我们只上了16件,有8件作品被舍弃。尽管李燕先生已经给予了最权威的鉴定,但我们回来后还会研究,我们自己的专家团队包括我个人,还会认真仔细推敲,如果有作品出现争议,即使李燕先生看了可能认为是对的,但是有些藏家不予认可我们统统不上。

  再比如说当代部分,所有的艺术家包括田黎明先生、史国良先生、刘大为先生,每件作品都经过鉴定、签字和出证书的过程。然后还会配发我们馆里的证书,有我本人的签字。这些作品都与证书一并销售。比如这场拍卖上了八件刘大为的,因为当时找刘先生比较困难,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经他鉴定有五张不对,那么不对的五张就撤下。虽然已经印在图录上了,雅昌网也已发布,但我们必须予以撤销。我们宁肯付出一些出书的成本,但绝不希望把刘先生或者是其他艺术家不认可的作品销售到市场上去。

  记者:画作退回来后与委托方那边怎么交待?毕竟在征集的时候已经与他们达成委托协议,几乎送上拍卖台的东西结果又被退了回去?

  张东晔:肯定不好交代。但是这个委屈我们得慢慢承受,这个工作我们也得慢慢做。毕竟整个公司所有的员工包括自己在内,最早都是做书画生意起步的,我们要打造自己的理念,要树立属于上和的形象和品牌:就是只想卖真画和好画,假画和伪画一定排除在上和拍卖之外。除非我们真正遇到了难以解决的问题,比方一件近现代有争议的作品,不仅我们看不出来,甚至我们的专家团队也看不出来……拿启功先生来说,有出版四次甚至出版七次的启功作品,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就出版过,那时启先生还健在。这样的作品还有人说假,就让我们为难了。所以近现代这一块颇受争议的作品难以让人百分百认同。 

    记者:自去年首拍开始就在不遗余力地推行“保真”吗?这样的概念推出之后市场反映如何呢?

  张东晔:去年的首拍我们也是这么做的,只因为刚开始,宣传力度不够。大家可能对我们上和拍卖的经营理念和我们的工作方式需要一个了解的过程。

  从社会的影响面来说,我相信本季会更好些。今年我们在微信圈里发布了我们拍卖的相关信息以后,很多朋友积极帮我们做了转发。吕立新先生还在上边加了“这是一家卖真画的公司”。很多人都这么转:“上和是一个卖真画的公司”。大家都在转这句话的同时,就会把我们的经营理念包括相关信息在朋友圈里扩散开来。在微信圈里的相互转发,使我们得到了很多业内人士的认可,比如说刘大为先生的夫人就鼓励我们,“你们能做到今天太不容易了,你们要坚持!”所以包括田黎明老师、袁武老师他们老来我这儿;启先生的侄子张敬怀先生也自己出去帮我们做宣传。曾经来了一个山东小伙子,我并不认识他,但是他拿来的画都是真的,拿来的启先生的字也是真的。我去拍卖现场看的时候,这个小伙子的朋友过来跟我说,“您那儿卖的都是真画,启先生的画都挺好!”我很感动,我们就需要把这种口碑口口相传,我们上和也一直会秉持理念一如既往地永远地坚持下去。我们不追求数量,我们希望每场提供四五百件质量上乘的作品。

  记者:你们对当代书画保真并且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予以退还。我想知道,达到什么样的条件——我可以随便对一幅画作持有质疑,什么样的理由可以让您觉得这幅画可以达到退还的要求呢?

  张东晔:我们在这一方面所做的准备工作没有人比我们更细致,基本上90%以上的当代艺术家我们都已经找过他了。比如说刘大为、田黎明等等这些艺术家我们都找过了,我们都签有证书。当你把这件作品买走之后再说它是假的,那是不可能的。你可以有质疑,但作品不真几乎不可能。毕竟我们跟这些艺术家有很深的联系,加之一直从事书画经营行业多年所带来的经验。当然了,也有极个别当代艺术家,像范曾先生、王子武先生、黄永玉先生我不太好找,其他的先生家门我都知道,电话也都有,您虽然提出质疑,但得给我很充足的证据。比如说田黎明先生说这个不对,那不可能,因为我都请他签过证书了,除了证书还有合影。你得让田老师给我来个电话或者给一个书面的东西,告诉我这个东西出了什么问题。但是也有一种可能,像王西京、刘文西先生很远,我没去,如果有你买走了,王西京先生他认识我,如果给我来一个书面的函或者是打一个电话,陈述这个东西确实不对,我就无条件地在二十天之内马上退货还款。

  记者:您跟委托方在达成协议的时候,有没有涉及如果一幅拍出去的作品后来产生质疑被退还回来的问题?

  张东晔:最早跟委托方达成协议是欠考虑的,但是后来的经验让我们的思路有所转变。我们跟当代部分的委托方协议是:如果您觉得您的作品没有问题就大胆地在我这儿拍,我一定会拍得很好;如果您觉得您的作品有问题,您就别给我,我也不拍;即使上了拍,当我发现问题也会给撤下来。我宁肯把这个委托方得罪了,也不会把我的朋友、藏家得罪了。

  记者:刚刚看预展的时候,发现各个专场分得非常细,不光分出近现代、当代,而且在近现代和当代里边又单独拎出来八位名家单独做专场。分得如此之细致是有什么用意吗?

  张东晔:因为很难去集中每一个人的作品,比如说李可染,中国从93年有拍卖公司以来,没有哪家公司做过李可染的专场。这样就会哟偶吸引力,因为每个人的审美取向是不一样的,有些人喜欢齐白石,有些人喜欢张大千,有些人喜欢李可染。我们单列出李可染,就是为那些喜欢李可染的人做准备的。有的人喜欢启功,如果你想找好的启功、你想买好的启功,你就直接来我这儿买好了。

    记者:这八位名家的专场是固定的,还是根据征集的情况来定夺?要做哪几个名家的专场?

  张东晔:其中有六位专家的专场肯定是固定的:李可染、启功、李苦禅、王雪涛、黄胄、周思聪。每一场我们都会做。

  记者:您自己是画商出身,是什么时候开始转向拍卖的?

  张东晔:其实从事拍卖我已经有不少年头了,07年我在中博拍卖工作过,11年至12年我在荣海拍卖干过总经理,11年的时候曾组织了六场拍卖。那时我首先追求货真,然后价钱还得便宜和合理,希望让广大藏家或藏友们大胆地出手,大胆地来买他认为值得收藏的艺术品。之后我希望他们依据自己购买的实际情况来评价这个拍卖公司。

  记者:我留意到上和拍卖除了经营拍卖之外也有一个美术馆。这个美术馆是与上和拍卖一并成立的?还是有先有后?为什么想起来成立一个美术馆呢?

  张东晔:先有了上和拍卖,再成立美术馆。美术馆是上和拍卖的一个分公司,是一个分部。

  我们这个美术馆的功能一是做一些学术的展览和宣传,因为现在中青年的艺术家包括老一辈的艺术家需要这种公益性的抑或是商业性的一些宣传。在没有举办展览的时候也可作为上和拍卖公司自己的一个展示厅,做一些日常的展销,如同其他公司的一些私人洽购活动。我们公司在这一块业务上要比其他的业务开展得多。

  今年除了春秋拍,已经拟定了一些展览计划:8月27号有贾又福先生的师生展;元旦前后有薛永年先生的展览;大概在11月份会有任继民先生的展览;9月份我们会举办李可染先生的师生展。

  记者:美术馆与拍卖并行的经营方式,您觉得它的优势或者说它给您带来的好处主要体现在哪儿?

  张东晔:因为作为一家拍卖公司,如果没有一个自己作品的展示,缺乏有效的宣传,那么除了春秋拍就没事干了。当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美术馆,就会让大家不停地关注你。你经常在其间组织活动,大概一两个月就要举办一个活动,包括私洽和展览在内,一年到头你就不停地有事做,大家对你的关注度也不一样。也许我们美术馆的主要功能还是以做一些公益性、学术性的推广和宣传活动为主,私洽纯粹是业务方面的事情。

  记者:经营美术馆和经营拍卖是两班人马在做吗?还是一班人马?

  张东晔:是有交叉的,不完全是一班人马,也不完全是两班人马。也许有几个人是只管一头,还有几个人是两头都管。比如说库房,我们的库管是一起的。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