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收藏 >> 浏览文章

风云突变的2008国际拍卖市场

作者:吕宁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更新时间:2008年12月30日 【字体:

  “从1998年到2006年,当代艺术的高价,始终徘徊在2000万美元左右。直到2007年5月,培根的《教皇英诺森十世研究》以5300万美元成交,马克·罗斯科创造7300万美元天价纪录,当代艺术市场才开始爆发。然而在我们今年11月的拍卖当中,伊夫斯克莱因(Yves Klein)作品的成交价又跌到了2000万美元,说明现在我们又回到了2006年的水平。”苏富比当代艺术部门全球主管托比亚斯·迈尔(Tobias Meyer)在2008年的纽约艺术品秋拍结束后,如是说。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2008年的全球艺术市场,“风云突变”或许是最佳的选择。过去这一整年,艺术市场仿佛带着所有人坐了一趟云霄飞车。当人们充满恐惧时,艺术品的价格不断冲高;而当大家都习惯了艺术市场逆势上涨时,市场却又来了一个急转弯。而在这一波盘整中,跌得最猛的,便是当代艺术。

  崩盘之前的回光返照

  5月14日晚,纽约佳士得战后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会,在躁动不安的气氛中拉开帷幕。在全球经济震荡的阴霾笼罩之下,唱衰的声音已经不绝于耳。当晚到场的嘉宾中,至少有一半人是来看热闹的。他们相信连年创造价格奇迹的当代艺术,会在这一场拍卖中走向滑铁卢。然而结果恰恰相反。

  卢西安·弗洛伊德(Lucian Freud)的一幅巨型裸女像《沉睡的救济金管理员》(Benefits Supervisor Sleeping)拍出3360万美元,打破了在世艺术家的全球拍卖纪录。仅仅一天后,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三联作1976》(Triptych)也在苏富比的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会上创造了8630万美元的战后当代艺术最高价。

  短短两周之内,两家拍卖行的总成交金额达到了15.6亿美元。这似乎证明了一点:金融市场低迷,艺术市场,尤其是当代艺术市场并不一定会崩盘。

  佳士得欧洲区总裁裘斯·皮尔克南(Jussi Pylkkanen)当时还曾颇为得意地说:“从1990年开始,我们几乎每年、每季的拍卖都要面对市场崩盘的猜测和担心。今年的情况只不过比过去更加明显,因为今年的经济形势比较紧张,但其实艺术市场,并不一定会跟着金融市场或者投资市场走。而且往往当经济下滑的时候,投资者们反而会选择艺术市场来充当避风港。”

  然而,在今天看来,这场拍卖的成功,只不过是为接下来更为惨烈的崩盘埋下伏笔。

  9月15日,是纽约证券市场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一天,达明安·赫斯特的作品却仍然在伦敦苏富比创造纪录。这场拍卖当中,由赫斯特本人直接提供给拍卖行的200多件作品,共创造了2亿美元的成交额,比最高估价高出了2400万美元。

  其中,一只浸泡在甲醛中的公牛《金色牛犊》,经过一番激烈竞投之后,以1030万英镑成交,打破了赫斯特另一件雕塑作品《摇篮曲之春》在去年6月创下的960万英镑的拍卖纪录。而《王国》——同样密封在甲醛溶剂中的一头虎鲨,也以950万英镑高价成交,远远高于拍前600万英镑的估价。

  艺术市场又一次给世界带来了惊喜。然而,这也是今年的最后一次。

  这次盘整会持续多久?

  11月的纽约艺术品秋拍,同样是两周时间,苏富比和佳士得两大拍卖行创造的总成交数字,比上半年下降了一半,仅达到7.7亿美元。由于10月份在伦敦和香港的拍卖业绩不佳,苏富比还额外背上了1500万美元的债务,用于支付委托方的保证金


  而另一大拍卖行菲利普斯·德·普利(Phillips de Pury & Co.’s)总成交额仅960万美元,也比拍前最低预期——2300万美元低了一倍多。一幅估价300万美元的达明安·赫斯特的作品,惨遭流拍,竞价还不到估价的一半。过去拍卖结束后,这几大拍卖行的总部大楼里,总是少不了一场盛大的庆功派对,然而现在,欢庆气氛已经消失殆尽。

  “秋季拍卖会上的拍品,大部分是在七八月份征集的。当时一切情况看起来都很好,因此我们给出的估价也相对较高,然而到了拍卖的时候,全球经济形势已经大不相同。我们不得不花大量的精力来说服委托方,降低他们的心理预期。”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部主管亚历山大·洛特(Alexander Rotter)说。

  跌幅来得太快、太猛烈,留给拍卖行的思考空间,就只有“这一次盘整会持续多久” 了。

  经历过上两次艺术市场崩盘的苏富比专家安东尼·格兰特(Anthony Grant),对这次的盘整有不同的看法。“过去市场上主要由美国收藏家和日本收藏家两股力量组成。当日本房地产泡沫破灭后,日本买家大量撤退,于是市场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空隙,无人来填补,只能下跌。而现在我们的买家群体更加国际化了,即使某一股力量撤退,也不会对市场造成太大的影响。”

  “不同于1991年的那次市场盘整,这一次买家对于市场的情况已经有了一个预估,于是很多人就有时间冷静下来,将现在的低谷视为机遇。”托比亚斯·迈尔补充道。

  虽然从成交金额来看,今年秋拍艺术市场的资金注入量同比去年减少了很多,但留下来的资金,却大都来自那些最大、最有经验的收藏家。

  这个讯息是托比亚斯如今最大的安慰。“我至少知道还有一个市场在,而且这个市场非常稳定,也有很长时间的收藏习惯。事实上,我们现在所面对的,正是一个由收藏家组成的市场。而这些收藏家我们又非常熟悉。因此在接下来的低迷期,我们将与这些藏家紧密合作,有意识地挖掘好的作品,并给出合理的估价。相信这些作品的成交,也会给整个市场带来信心。”

分享到:
Tags:国际拍卖市场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