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收藏 >> 浏览文章

海南黄花梨8年价格翻400倍 背后藏哪些“秘密”

作者:杜文科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 更新时间:2010年05月21日 【字体:
  编者按随着红木收藏市场的火暴,素有“木黄金”之称的海南黄花梨开始身价暴涨,从2002年的2万元/吨,“疯狂”上涨至现在的800多万元/吨,创造了其价格在8年之间狂翻400多倍的世间“神话”!那么,是什么助长了这种“疯狂”?是谁制造了这个“神话”?背后究竟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5月13日至16日,《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在黄花梨原产地海南实地采访,为您解读“狂涨”背后的层层疑团。
  
  海南收藏界炫耀有“三宝”:黎锦,海瓷,黄花梨。没想到,仅仅8年时间,海南“三宝”中的“一宝”——黄花梨,竟然变身为“中国之宝”乃至“世界之宝”。国际黄金价格10年间从200美元/盎司暴涨至现在的1200美元/盎司,飙升了5倍;而海南黄花梨的价格,却从2002年的2万元/吨,“疯狂”上涨至现在的800多万元/吨,创造了价格狂翻400多倍的世间“神话”!
  
  原料稀缺价比黄金
  
  海南省黄花梨收藏协会副会长陈国平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介绍说,海南黄花梨(简称海黄)的收购价1979年前后为9元/公斤,1992年前后涨到12元/公斤,2000年前后涨到60元/公斤,2002年涨到了2万多元/吨,而现在攀升到800万~1000万元/吨的高位。
  
  “之所以暴涨成天价,最重要的因素在于其稀缺性。”陈国平认为。
  
  海南省博物馆馆长丘刚指出,最正宗的黄花梨产自海南岛,既可以做家具、工艺品,又是一味中药材,木材中散发的香气具有降压清心的功效,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把这种香味叫做“降香”,海南黄花梨只是一种民间叫法,正式的称谓应该是“降香黄檀”。
  
  丘刚说,海南黄花梨最早仅用来制作生产工具。从明代开始,海南黄花梨进入宫廷和官宦人家,成为家具的首选用材。特别是郑和七下西洋,从东南亚国家大量购进花梨木家具、用品供皇室使用后,经过对比,发现海南黄花梨的花纹典雅高贵,香味浓郁特殊,其品质远远高于东南亚诸国的花梨木,因而备受皇室和上流社会的追捧和推崇,进而带动了民间消费热潮。
  
  “是明代皇室将海南黄花梨推上了顶峰!”丘刚强调,从宋至清代,海南黄花梨一直是贡品之一。封建统治者对海南黄花梨的需求,造成了海南黄花梨木的大量砍伐,到明末清初时,海南黄花梨木种就濒临绝迹。此后的数百年里,国内70%的黄花梨木家具流失海外,在海南岛仅存的少量黄花梨木多被民间制成家具、工具或盖了房子,完整的大料几乎难以见到。
  
  北京故宫博物院古典家具专家胡德生教授早前也指出,目前市场上流通的所谓黄花梨,绝大多数为越南、老挝、缅甸、柬埔寨等国花梨木。“通过对木样样本进行比较,在众多花梨木品牌中,首推海南黄花梨(降香黄檀)为上品。”
  
  陈国平说:“虽然海南黄花梨的价格现在已涨到6000元~1万元/公斤,在北京、上海等城市价格更高,可与黄金相媲美,但是在市面上仍然是一木难求。”主要原因是,虽然海南黄花梨成活容易,但成材极难,要长成直径30厘米以上的树干需要近千年时间。
  
  人为炒作哄抬价格
  
  不否认海南黄花梨原材料的稀缺性,但是当它的价格成为“天价”时,怎能不叫人怀疑这是在情理之中还是人为炒作?是真的物有所值还是虚火上升?
  
  对此,海南作家余君亮断然指出:“这是全国各地海南黄花梨经销商人为炒作、哄抬价格造成的。”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也在互联网上搜索到了相应的新闻报道,印证了余君亮的说法。
  
  有媒体报道说,北京某公司曾在2007年策划了一项十分吸引眼球的活动:“黄金换木头”,兑换比例是1公斤海南黄花梨木换40克黄金。业内人士分析说:“黄金换木头”的本意就在向市场传递出“价比黄金”的信息。
  
  从媒体报道看,该公司老总还在海南花23万元买走了一棵直径不过30多厘米的花梨树;制造过“一根房梁卖了39万”的“天价秘密”;出手以230万元买下4根海南黄花梨老木料(3根柱子和1根房梁),推动海南黄花梨价格一路飙升。
  
  陈国平不否认业内存在“炒作”这种行为。但他表示,这种炒作是必要的,因为“炒作也是一种宣传”。“关键是资源的稀缺,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没有货。如不稀缺,也炒作不起来。”“比如有人就炒作过越南黄花梨,但没有炒作起来,原因是‘越黄’不缺货。”
  
  陈国平认为,海南黄花梨之所以能被炒作起来,主要有3个原因:一是资源稀缺,“有料不卖”、“十木九空,好材料难得”;二是市场需求大,“盛世讲收藏”、“文化需求大过经济需求”;三是多元化,“从高端人群到平凡百姓,只要能力许可无不收藏”。
  
  也是这三个因素,吸引了大量的资本和热钱进入海南黄花梨市场。2005年以来,海南黄花梨价格开始一路飙升。
  
  击鼓传花花落谁家
  
  海南省旅游发展研究会副会长、著名地域文化研究专家蒙乐生回忆说,在上世纪70年代,海南黄花梨除了被当做药材低价收购外,很少有人问津,以致海南老百姓拿它当柴烧。1998年,北京一些专家和机构开始关注海南黄花梨,专家们的高度评价,使海南黄花梨很快在全国名声大震,一下子成为广大红木收藏者、爱好者追逐的对象。
  
  蒙乐生说,海南黄花梨“热”大约经历了4个阶段,“像击鼓传花一样,一棒传一棒。”
  
  第一个阶段,就是从1998年开始,一些有头脑的人开始从民间收购海南黄花梨旧家具,然后再转卖出去。而购买者多是一些对中国传统文化极度认可的“怀旧者”,比如从高校、学术机构和政府机关退休的学者、专家和“过气”官员,他们想从旧家具中找回儿时的记忆。
  
  第二个阶段,就是“跟风者”的大量涌现。一些有钱的企业家、在职的政府官员通过与“怀旧者”交往,发现黄花梨、紫檀木等红木家具等因其所蕴含的文化气息可以提升“品位”和“身份”,也加入了购买、收藏的大军,而且队伍在不断发展和壮大。
  
  第三个阶段,就是“收藏者”的加入。当黄花梨、紫檀木等红木家具成为“身份”和“地位”象征的时候,收藏者和收藏爱好者也加入其中,“既可以把玩,还有可能转手赚钱。”
  
  第四个阶段,就是“投资者”和“投机者”的跟进。当民间资本和热钱发现黄花梨等红木家具、用品成为“财富”的时候,大量热钱就不断涌入。
  
  陈国平说,这股“投资热”犹如疾风骤雨,在短短5年时间内,就让海南黄花梨原料、家具、用品和工艺品的价格翻了数十倍、数百倍。
  
  假冒伪劣法律难究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海南黄花梨“价比黄金”的背后,竟然存在着大量假货。当购买者发现是假货时,现有技术却无法做出准确鉴定,维权成为了最大难题。
  
  陈国平一再强调,海南黄花梨“一料难求”,也就是说根本就买不到海南黄花梨原料。那么,市面上大量销售的“海南黄花梨家具”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蒙乐生果断地回答:“大都分是假冒伪劣!”
  
  陈国平指出,现在市面上大量销售的花梨木家具、用品,基本上都是用越南、老挝等东南亚国家的花梨木原料做成的。“本来是‘越黄’,却当‘海黄’来卖。”
  
  海南省花梨木研究会会长张志扬曾表示:“海黄”与“越黄”,“这就像齐白石的画,如果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赝品就不会那么多了。海南黄花梨如果能够简单地区分,就不会有假冒发生。”他说,目前能做家具的普通海南黄花梨木材,每斤价格在3000元左右,合600万元一吨;而特殊海南黄花梨板材,每斤在1万元以上,合2000万元一吨。
  
  张志扬的结论是:“同规格同品质的木料,海南花梨和越南花梨的差别就是多一个零。”
  
  陈国平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之所以有大量“假冒”海南黄花梨木的家具和用品,主要原因是我国目前还没有准确鉴定海南黄花梨木的技术。他说,现在国家对花梨木的统一认定是“香枝木”,不论是“海黄”还是“越黄”,结论都是“香枝木”。
  
  蒙乐生指出,其实“香枝木”的含义,原是广东家具商人用来区分不同木料的概念,而我国在起草红木标准时也借用了这一概念。“这是不科学的,也是假冒海南黄花梨的根源所在。”
  
  暴利之下盗抢频发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当海南黄花梨与“财富”直接画上等号,尤其成为“暴利”产业之后,引发的另一个重大问题,就是海南省各类盗抢花梨案件频频发生。
  
  据海南当地媒体报道——
  
  2006年至2007年,海口市龙桥镇玉符村先后有400多棵大小不一的人工种植的花梨树或树苗被盗,直接损失600多万元。
  
  2006年8月4日凌晨,海口市龙华区遵谭镇群修村村民吴川禄家百年祖屋内一根古老的花梨木屋梁,被盗贼爬上房顶揭开瓦片锯走。海口市龙泉镇翰香村委会美贤村一吴姓村民祖墓被人挖开,墓里的花梨棺木不翼而飞。以现花梨木市场价格计其棺木约值10万元。
  
  2006年10月23日,昌江警方将一男子擒获。此男竟从昌江县人民政府办公大楼内,锯走用花梨木制作的楼梯扶手(价值约8万余元)。
  
  2007年2月28日,万宁市礼纪镇发生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4名歹徒在捆绑九旬老汉后,将价值40万元的花梨木八仙桌抢走。与此同时,老人被憋死。主犯怕事情败露,杀害一名同伙,将尸体抛入水库。
  
  蒙乐生因此十分痛恨海南黄花梨的炒作者,认为炒作“给海南人民的平静生活带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他还介绍说,有人为了保护已经成材的花梨树,干脆修了一个大碉堡,把树围在里面;没想到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有人用炸药把碉堡炸开盗走了花梨树。
  
  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学者,呼吁海南地方政府能高度重视这一严重问题。
  
  市场混乱产业尴尬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海南黄花梨市场极为混乱,产业发展面对尴尬。
  
  据了解,目前海南花梨爱好者有近万人,收藏者有数千人。海南花梨木市场上的大腕级人物,每年的花梨木交易金额高达3000多万元,但是市场极为混乱。
  
  陈国平指出:“正因为‘价比黄金’,而社会安全度又不够高,所以经营者、收藏者没有人愿意公开身份和‘宝贝’,规范化就更加无从谈起。”
  
  丘刚、蒙乐生、陈国平等人都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证实,在巨大利益诱惑下,海南农村有人自发地开始种植花梨树。但是,政府并没有公开主导过怎么做的问题。
  
  陈国平认为,政府之所以没有公开主导过,估计是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的制约有关。
  
  蒙乐生直言:“如果真心要为海南当地老百姓谋福利,完全可以主导老百姓和农业企业大面积、大规模种植。”“因为法律并没有限制人工种植!”
  
  蒙乐生说:“大力发展海南黄花梨种植业,是一项富民强岛工程,是一项造福子孙后代、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大工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