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收藏 >> 浏览文章

唐·陆曜《六逸图卷》赏析

作者:佚名 来源:静雅艺术网 更新时间:2014年02月19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六逸图卷》为唐代陆曜所作,画芯29×248厘米, 外形34×766厘米,藏于故宫博物院。

    陆曜生卒年无考,在美术史上也没有什么名气,但他的这幅《六逸图》却极其精彩,丝毫不亚于那个时代的其他名家杰作。画幅首端有行楷书二行:“陆曜画逸人图,李太尉旧物”。卷后有宋、明人题跋数则。宋吕大临题曰:“张彦远古今画记云,陆曜开元末时人,善鬼神,人物有气韵,而人莫得而传见之”。故此图为唐陆曜所画。事实上,情况并非如此。首先,是作者的问题。吕大临所言“张彦远古今画记”,当为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一书。检阅其书,并无陆曜其人,而有陆庭曜者。张彦远所以记下陆庭曜及一些我们仅知名姓的画家,是因为他以为:“唐朝以来名手画工,有同兰菊,丛芳竞秀,踪迹布在人间,姓名不可遗弃”,故可知陆。

    此画卷绘南北朝时期的高士马季长(融)、阮孚、边孝先(韶)、陶潜、韩康、毕卓等六人,画卷上六人都是休憩状态,据介绍“此画带有明显的魏晋风格,人物形象古拙,在传世的中国绘画中,鲜有类似的作品”。

    在描绘陶渊明的部分,陶潜的跣足之旁,放着笔砚和他正在书写的诗稿,正是那首家喻户晓的诗:“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画上作望)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此句原画上模糊难辨),欲辨已忘言。(画上作望作无,言字脱)”笔画纤细而不弱,一丝不苟,充分反映了作者的严谨画风。这幅长卷在勾线和设色上与众不同,画家专注于人体结构线条的提炼,在结构转折处略施淡墨烘染,体积感就出来了。看似平面,其实却有一种结实的立体感。这一手法是画家对人体结构了然于胸之后的高度提炼,不画光影而体积感呼之欲出。

    《六逸图》在人物形象的处理上也与众不同,作者陆曜长于捕捉人物的表情,从人的表情来说,表现相对静态的表情是难度最大的。画哭容易,画笑也容易。画不哭不笑的表情就非常难了。人在放松状态时的表情是最微妙的。画中陶潜的专注神情,通过画家对眼神的刻画和脸部的几根结构线的不同处理就栩栩如生的表现出来,画中坐在虎皮上的韩康的神态若有所思又似乎面带微笑,内心世界深不可测。画家通过侧面的描写,将这一切呈现在我们面前。可以说,这幅作品完全是中国古代画论中“以形写神论”的具体体现。


    扫一扫即加入《艺术镜报》的微信平台,分享更多精彩艺界动态。

点击浏览下一页

分享到:
Tags: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