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收藏 >> 浏览文章

聚焦苏富比拍卖: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的质疑

作者:佚名 来源:静雅艺术网 更新时间:2014年04月22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估价为2亿至3亿港元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再度创下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香港苏富比重要中国瓷器及工艺品春拍上拍玫茵堂珍藏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在经过八口竞价后以2.8124亿港元成交。

    鸡缸杯为何物?

    “斗彩鸡缸杯”不足一掌大小,烧制于明代成化时期(公元1465至1487年),因其杯壁上画有公鸡母鸡,故称鸡缸杯。鸡缸杯,酒器,即饰子母鸡图之盛酒小杯,环绘公鸡偕母鸡领幼雏觅食。子母鸡图,最早兴于宋朝,然而画于瓷上,则从成化开始。采用的“斗彩”,就创烧于成化时期,是将釉下青花与釉上彩协调融合。在景德镇御窑烧制的雪白的瓷器胎体上,用成化时期特有的釉下淡雅的青花做轮廓线,再以艳丽的红、绿、黄、紫等诸色填在釉上,入窑经低温二次烧成,姹紫嫣红,交相辉映。成化一朝,所作瓷器精益求精,大多质佳量少,是中国瓷器收藏家梦寐以求的藏品。

    藏家论鸡缸杯

    在事件发生之后,业内一片哗然, 有人认为这么一只小小的鸡缸杯为何能够夺得头彩,成为众人举目的“香饽饽”。而且它又不是孤品,还有三例属于私人收藏。当鸡缸杯再度刷新中国瓷器最高纪录之后,很多人的疑问接踵而至:“这件鸡缸杯会不会太贵?这是否会影响瓷器市场?会否带动明代瓷器的上涨?”仇国仕的答案是:“鸡缸杯说贵与不贵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因为太精美太稀少、名气太大已然超出了‘物以稀为贵’的一般意义。鸡缸杯因为其特殊性,其价位已然脱离了市场的一般规律,对整体瓷器市场也不具备一般的参考性。藏家对其的追逐更多的是一种身份上的象征。”在其后一件雍正仿成化斗彩的鸡缸杯以2850万港元的高价落槌,显然是受了这只成化原器的影响。对于一些藏家来说,如果无法拥有成化之鸡缸杯,退而求其次,雍正的仿品便是不错的选择。

    而除此次上拍的鸡缸杯外,存世的鸡缸杯仅另见三例于私人收藏。本次上拍的鸡缸杯,在民国初期时未见有记载。1949年,据传香港古玩商仇焱之以千元港币购得一只斗彩鸡缸杯,并经鉴定为成化真品,一时间,成为古董界的美谈。但这段佳话时至今日,只能是传闻,就连仇国仕也说不清他爷爷仇焱之与这只鸡缸杯的关系,只能根据包装盒上落有仇焱之的笔迹加以推论。上世纪50年代这件鸡缸杯被伦敦收藏家Leopold Dreyfus夫人收藏,至1980年11月在香港苏富比举办的拍卖会上,这件明代成化斗彩鸡缸杯拍出了528万元港币。到了1999年4月,在香港的苏富比举办的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会上,一件保存品相完好的明代成化斗彩鸡缸杯被拍出了2917万元港币的天价,成为当时中国古代瓷器在拍卖市场上的最高成交纪录而购得者便是玫茵堂。著名香港古董商翟健民也曾于鸡缸杯失之交臂。据忆1999年那场备受关注的拍卖,他最后输给了瑞士一家保险公司。“我没追下去很遗憾,以为这家保险公司是为赔保险买的,心就软了一下,没再追。其实当时3000万我都愿意出,如果当时我知道他是为玫茵堂买的,我会力争。我也是为客户竞拍的。”

    本次竞拍的最后赢家属于刘益谦。他在拍卖结束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明成化鸡缸杯是在传世各方面比较明确的拍品,也是瓷器收藏界里很多人只是在传说中或者在书本里看见,今天有这个机会我有幸能把它买回来,那是种缘分也可能是种福分!”

    炒作之嫌

    在这件事落下帷幕之时,很多人质疑,这是不是在炒作?一个小小的杯子且并非孤品,为什么会有人不惜重金购买。虽然仇国仕指出该品位只因生于皇家,代表着身份的象征吗?在这小小的杯子背后,为什么有如此大的魅力,让人一掷千金。尽管很多人给出了答案,但质疑之声依旧存在。


扫一扫即加入《艺术镜报》的微信平台,分享更多精彩艺界动态。

点击浏览下一页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