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收藏 >> 浏览文章

艺术枪手泛滥已成公开的秘密

作者:佚名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更新时间:2014年07月21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被怀疑由工作室助手完成的伦勃朗《戴金盔的男子》

  有专家提出,艺术已成金融的延伸产品,艺术家就是半个企业家

  斯坦·劳里森斯因伪造达利作品而入狱,他也许不是第一个因此而入狱的人,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近日,江苏展览发现数十名书法家有聘请“枪手”的嫌疑,“枪手”再次成为艺术界的关键词。而收藏周刊记者走访发现,日常创作聘请“枪手”的艺术家也不在少数。上海美协副主席、著名艺术评论家朱国荣直言,雇人操刀作画,再由画家本人润色及签名后出售,已成为圈内公开的秘密。

  频现艺术大展 “枪手”走向职业化

  6月7日开幕的“江苏省第九届新人书法篆刻作品展”中,通过总投稿量4000多件作品筛选出的400件作品中,江苏省书协秘书长王卫军“意外”发现,“很多作品虽然署名作者不同,但感觉上就是同一个人写的。”

  在疑点重重之下,“较真”的江苏省书协主席团果断下决心,临时增加面试环节,要求所有初评出来的参展作者都要参加面试。

  让人想不到的是,通过复评的400件入围作品的作者中,有32个人弃权。在参加面试的人当中,经过比对,又刷掉了28个人。这28个人当中,一部分是因为有雇用“枪手”的嫌疑,一部分虽然现场创作和入围作品都是自己所写,但是现场创作作品与入围作品相比好坏很悬殊。最终,只有340个人进行了公示。

  有书协的相关人士表示,“枪手”出现展场,早已不是新鲜事,“尤其青少年大赛,新人新作展等活动‘枪手’特别多。目前行业已经形成了一班职业枪手。他们的收费已经形成行规,例如全国大展参展需要请‘枪手’,一般是先交5000元订金,如果不能顺利入选,5000元也不退回,但如果入选了,则再交3万元。”

  市场诱惑下艺术家私人“枪手”变产业化

  记者调查发现,“枪手”的身影并非仅仅出现在展场,在日常的艺术创作中,“枪手”早已成为了艺术家最密切的“伙伴”。前几年收藏家郭庆祥就公开发文揭露已故画家陈逸飞请人代笔的事。而近日也有藏家向记者爆料,当代画家雇用“枪手”的情况也不少,“有的是通过助手用电脑模拟做图,然后利用投影仪把图像投影到画布上,前期构图让助手来完成,最后艺术家再寥寥几笔,收笔签名就完成了。”该藏家透露,“目前从事‘枪手’事业的人大部分是美院毕业或者学过美术的年轻人,有的画家并且已专门成立作坊,聘请大量‘枪手’专职复制自己早年的代表作品”。

  郭庆祥也曾透露,一位很知名的某画家,也是长期使用“代笔”应付市场,并曾由于利益分配不均,双方为此争吵不休。

  朱国荣直言,雇人操刀作画,再由画家本人润色及签名后出售,已成为圈内公开的秘密,很多画家都用过“枪手”。艺术评论家朱其认为,“很多企业家愿意将钱大把大把地投资在艺术上,然而,艺术家也并非是纯洁的,很多艺术家把艺术当成商品,这就给混乱的艺术市场扯出了一个大漏洞。”他指出:“艺术已经成为金融的延伸产品,艺术家就是半个企业家。他们进行符号化操作、出售符号化公司产品。”

  国画“枪手”普遍 油画多以平涂表现风格为主

  与其说人们在购买艺术品,不如说是在购买签名。签名的价值甚至超过于作品本身。这就不难理解,为何现在的画廊、拍卖行往往会强调作者在世的重要性。作者在世就意味着真品,他随时随时地可以站出来指证,然而这恰恰为批量生产提供了便利。

  广州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副院长李全民更直言,“目前代笔的情况,国画等方面较为普遍,很多人跑到行画市场,低价找人模仿自己画画,然后自己改改签上名,当自己的商品画出售。很多人买的只是那个画家的名头、签名,并不是买他的作品,也不懂他的水平高低。”

  有藏家表示,油画出现“枪手”的情况多集中在表现主义和象征主义风格方面的作品,而写实的则较少。

  年老艺术家找助手作画变成了欺诈

  据了解,目前雇人创作的情况主要有三种,一种是上述代笔的“枪手”;第二种则是当代艺术,而这种艺术形式则需要多人协作完成;较具争议的则是第三种,漆画、版画和雕塑这些传统的造型艺术,对工艺要求相对较高,而且制作复杂,往往一个人难以完成。

  在上海,当代艺术家张洹就开了一个100多人的大工厂,为他制作各种艺术品,而艺术家周铁海更是众人皆知的不怎么执画笔的画家。

  李全民表示,也许是因为制作技术复杂,而单价又不高等原因,版画找人代笔的可能性比较少,因为一些名家形成自己风格以后,其他人要模仿他很难。

  对此,著名艺术评论家皮道坚认为,装置艺术、影像艺术这些涉及多方面技术性的创作是需要助手帮忙完成的。而漆画方面,如果助手们始终遵循艺术家的思想理念,而艺术家又一直在旁边指导的话,这样的情况是合理的。

  而对于一些因为年老不便的漆画家,作品依赖助手来完成的情况,艺术评论家江因风则持不同意见,“我觉得这本身就是一种欺诈的行为,既然艺术家年老眼花创作不了,就不应该创作了。这样已经不是助手的概念,而被别人取代了他的创作。除非最后是联名的,把相关参与创作的学生或者助手的名字一同签上。”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