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收藏 >> 浏览文章

798艺术区艺术家郝光:在潜流下的喧哗与躁动

作者:郭天力 来源:博艺网 更新时间:2009年02月13日 【字体:
     798,除了指数字,特指798艺术区。维基百科给出定义是:是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大山子地区的一个艺术园区,原为北京第三无线电器材厂,建筑多为东德的包豪斯风格。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798厂逐渐衰落。从2002年开始,来自北京周边和北京以外的艺术家开始聚集于此,逐渐形成了一个艺术群落。

  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将798也裹挟进去,艺术家与管理方的矛盾逐渐浮出水面,成为一大公共事件。这一公共事件的来龙去脉究竟如何,798这个北京文化新地标,能否延续它往日的荣耀?记者采访了将798艺术区的矛盾公诸于众的法籍华裔艺术家郝光,听他讲述艺术家与798的那些事儿。

  2月5日,北京的阳光勉强从云层里透出,天气已隐约透出春意。位于北京东北部的798艺术区虽然不乏观光客,但很多工作室并未开门,满目冬日的衰飒之象。记者走进郝光工作室,郝光的主要精力在油画创作,但房间里除了油画,还有不少装置艺术。

  郝光生于呼和浩特,曾在法国南部居住17年。说起798来,郝光滔滔不绝。他身后是一幅最近才创作完毕的油画,内容就是记录798艺术家与物业连绵不绝的纠纷。画中,郝光卧倒在地上,手里举着几页给北京市主管领导的信件,他的旁边,是几排在当代艺术届颇有声望的798艺术家。在画作的一角,是两位手拿砖头的物业人员。记者与郝光交谈时,门口几位物业人员敲门,郝光走过去,接过一张罚单,催缴高达31万元的房租滞纳金。郝光边用一个大木头将门挡住边说:“事情还没说清楚,他们现在居然给我开滞纳金。这不胡来么?”

    曾经的黄金时代

  燕赵都市报(以下简“燕”):在北京,宋庄和798都是最富盛名的创意产业孵化区,你怎么看这两个区?

  郝光(以下简称“郝”):宋庄和798在北京艺术界互为犄角。一开始看上798这个地方的,是一帮老外,一帮老外和中国人的精诚合作,才带来了798今天的繁荣。宋庄是国家级的,798是国际级的。

  2003年我到798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一批国外艺术家。厂区里几十年前的厂房整整齐齐的排列着,穿蓝工作服的工人们在林荫道上匆匆来去,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静谧,一下子让我想起纽约曼哈顿繁盛一时的苏荷区。那时候,我手里也点钱,一气儿租了大片厂房。心里那个美呀。接下来就是一番挖空心思的改造利用,让破旧的厂房为我所用,重新焕发生机。

  大家都知道纽约曼哈顿的苏荷区,那里原来就是一片废弃的工业区,由于艺术家的到来,把硬邦邦的工业文明硬生生地濡染成了温润可人的艺术圣地,虽然后来不免凋零的命运,但至今仍被人津津乐道。当我看到798的时候,我以为这块地方有着比苏荷区还深厚的发展潜力,刚回国的我,就迫不及待地在这里扎下根来,延续苏荷区昔日的艺术荣光。

  燕:对比今天798的现状,是不是很怀念它最初的容颜?

  郝:想起最初几年的生活,真是让人怀念。大工业时代的遗产让我们这些人“接管”后,我们自由地在这个地方作画,搞各种各样的沙龙,那是798之所以能声名鹊起的最重要的原因:自由。我们自由作画,没日没夜地高谈阔论。没事的时候,泡一壶酽酽的浓茶,坐在窗前,看墙根的小草悄悄生长,看阳光从哗啦啦的杨树叶子的缝隙里投射下斑驳光影,与知心画友漫无边际地聊天,简直是一种享受。到了冬天,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暖气,没关系,大家围炉夜话,智慧和风趣的段子依然接连不断……

  燕:你认为798让你怀念的原因是自由。

  郝:对。如果让我总结那几年798蒸蒸日上的原因,我总结为四个字:无为而治。那几年,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