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艺术观点 >> 浏览文章

吴立平起诉范扬事件:客大欺店店大欺客

作者:孔祥东 来源:美术报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08日 【字体:

  最近“吴立平起诉范扬事件”被炒得沸沸扬扬,标题党普遍都是:国画大师被包装他的人起诉。这些人喜欢把艺术品市场的成功者解读为包装的结果,把市场价格完全想象成一两个人的操纵。这样的舆情对整个艺术品市场 的贬抑,对艺术家和艺术品的曲解,不利于艺术品经营者和所有涉猎艺术品的人从中吸取教训,从而规范与艺术家的关系。

  首先,范扬他们这一代艺术家的成功和知名度,一方面以个人实力为基础,另一方面是体制内的地位造就。看看当代走在前台的艺术家,哪一个缺少上述两个方面 因素?后起的新一代艺术家,有脱离体制的,至少有个人实力这一个方面。动不动就有人说,谁谁包装了谁,谁才有今天,我以为是贪天之功。也有人说,谁谁画得 很好,就是缺少包装和炒作,我会对这种人说,那你就去包装炒作吧。说范扬是吴立平包装出来的人,是既不懂历史,也不顾事实。美术界主流价值体系,至今仍是 体制内为主导,体制外只稍占一些份额。1949年后成长起来的画家,多数都是通过主题创作得奖崭露头角,然后在体制内取得一定位置,确立其地位,随着艺术 市场繁荣有了价格。

  舆论关注的第二个焦点 是画家与经纪人的关系。我认为中国艺术品市场最缺乏的就是严格的经纪制度,吴立平与范扬的纠纷绝不是委托人与经纪人之间的矛盾。这还是要归结到体制,既然 书画家的评价体系在体制内,体制外有限的经纪活动只能是体制内价值体系的附庸,除了抬轿子、喝彩,不可能对他们形成有效的约束。书画家包括价格成长,主要 来自体制内地位的改变,在这过程中从来不缺追捧的人,这些捧家或许都把自己当经纪人了。

  中国书画门槛低、产量大、受众广,自古书画家很少有固定的经纪人。没有出道时往往主动找画廊代售,当下始有先知先觉的行家或机构运作。一旦稍有知名度, 书画家就呈深闺藏不住的态势,几乎所有想买他作品的人,都希望向书画家本人购买。多数人不希望中介人赚取差价,少数人出于买鸡蛋一定要看到生蛋的鸡,因为 艺术品毕竟与鸡蛋不一样,看到书画家会更有质感,同时不直接交易会有真伪疑问。越是出名的书画家被各种利益关系人包围的机会越多,许多人为了接近书画家, 百般逢迎,从招待吃喝,到安排食宿、舟行,可谓鞍前马后,目的就是为了买一两幅字画,或者不花钱索取片纸只字;许诺送房、送车,提供工作室的,那都是富商 大亨,他们有的希望获得大量作品,有的只是借助书画家的名声,赚取企业形象;还有为书画家建造艺术馆的,他们究竟图什么?我也不知道是谁在骗谁?

  其实零散购买书画的人越过中间人,直观看是省了钱,而实际上如果书画家有严格的经纪代理关系,他的价格就会受到有序制约,不可能形成无序上涨。所谓“客 大欺店,店大欺客”,在中国书画家面前,散客处于绝对没有话语权的境地。这些人宁愿让把头伸向书画家挨宰,却不愿意让经纪人赚钱。如果有规范的经纪制度, 粉丝希望看到下蛋的鸡以及真伪问题都是技术层面的事,很好解决。

  围在书画家身边的各种人,不管是装孙子还是做大爷,他们各自都有利益诉求,各自心中都有一本账,所有的慷慨都超不出人情账照还的世俗原理。有的书画家习 惯了长期被众星拱月,前呼后拥,人家给足了他面子,他却忽略人情往还给人回报,长此以往必遭人抱怨,付出太多的就会生出事端。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巴结书画 家的人提供的一切都不是书画家本人所需或本人所愿,有碍于情面勉强接受,也有不给面子当面拒绝的。前者如果最终没有达到付出者的愿望,一样不会落下好名 声。我不能肯定吴立平与范扬是否存在上述情景。范扬从2002年入选江苏10大优秀画家进京展开始受市场关注,继而入国家画院,后经书画市场两轮价格暴 涨。我想,现代人拿钱买艺术品犯得着一定要在艺术家面前装孙子吗?向经纪人购买平起平坐不是更好吗?艺术家面对那么多逢迎的人,为什么不能矜持一点呢?要 么做绅士多给一点为你付出的人,最少也让付出者所得相当,为什么要占巴结你的人便宜呢?

  当代艺术品市场欣逢盛世,可以说但凡能有买卖的书画家都不差钱,把艺术说得那么神圣的人,为什么像小作坊的手艺人一样与买家斤斤计较呢?这方面老一辈艺 术家做得更好,曾有人上世纪90年代请宋文治吃螃蟹,想买一幅山水画,宋文治不愿卖,实际是不愿便宜卖,说,我的画被荣宝斋“托拉斯”了,不能私下卖给 你,但你请我吃大闸蟹,无功不受禄,我给你写一副对联,不要钱。这样两清,就谁都不会抱怨谁了。如果围在范扬身边的人少一些,以我对他的了解,这点也是能 做到的。

分享到:
Tags:体制 艺术品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