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展览信息 >> 浏览文章

“尺素情怀”清华学人手札展

作者:李娟 来源:静雅艺术网 更新时间:2016年09月05日 【字体:

  展览时间:2016-09-10-2016-12-10
  
  开幕时间:2016-09-10
  
  展览城市:北京-北京
  
  展览地点: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策展人:杜鹏飞范宝龙
  
  主办单位:清华大学
  
  承办单位: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清华大学档案馆清华大学校史馆
  
  展览备注:展览总策划:冯远
  
  特别鸣谢:北京朴庐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展览介绍
  
  2016年9月,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将正式向公众开放。开馆首展精彩纷呈,其中二层展厅将展出“尺素情怀——清华学人手札展”。展览将通过展出130位有重要学术贡献和社会影响的清华学人手札,让观者近距离欣赏、品味大师们的手泽,从而感悟前辈学人的情怀与境界,唤起后辈学子对学术的向往,以及对前贤的景仰与缅怀。
  
  那么,策展人对展览主题是如何思考的?让我们一起来了解。
  
  在中国近现代办学历史中,清华大学毫无疑问是一所当之无愧的著名学府。一所大学之所以著名,当然离不开大学里的人。大学所培养的人和那些在大学培养人的人,构成了大学里的人的主体,这些人的品格、学问、修养和社会影响,则构成了大学声望的几乎全部。
  
  清华老校长梅贻琦先生说过:“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直白地讲,清华大学之所以著名,正是因为在她创建以来的一百多年中,聘请了众多有影响的学术大师,也为社会培养了众多的知名学者、科学家、工程师。正是这些大师级人物,以及那些在各自岗位上兢兢业业、孜孜以求的清华学人的整体表现,使得这所大学变得与众不同、有口皆碑。
  
  说到清华学人,并没有一个严格的定义,恐怕也难以形成绝对的共识。原因有二,一是清华自身的历史本就复杂,至少应该包括清政府1909年设立的“游美肄业馆”和1911年建立的“清华学堂”、民国元年更名的“清华学校”和1928年更名的“国立清华大学”、抗战时期的“长沙临时大学”和“国立西南联合大学”,以及新中国成立后的“清华大学”,严格地说,还应该包括台湾国民党政府复建的新竹清华大学,那是由清华老校长梅贻琦先生复建、长校,并在很大程度上延续着清华传统的大学;二是很多学人自身的经历也很复杂,有的先后受教于多所大学,有的则辗转在多所大学执教,而且执教又有专任和兼任之分。
  
  这里不妨给一个相对宽松的界定:凡是在上述任何时期的清华受过教育或执教过的学人,统称之清华学人。当然,需要特别澄清的是,在长沙临时大学和西南联合大学时期,尽管清华和北大、南开联合办学,教师和教学资源重新整合,但是无论是教师的教籍,还是学生的学籍,仍然是有区别的。以学生的学号为例,清华籍的学生是T字头,北大是P字头,南开是N字头,而联大学籍的学生则是A字头。因此,对于联合大学时期,严格讲只有真正清华籍的教师和学生才可以算清华学人,否则将造成混乱,且易引起争议。
  
  何为“手迹”
  
  “手迹”从字面意思来讲,是指亲手书写的墨迹。对前辈手迹的代称,则又有“手泽”、“遗墨”、“遗泽”等称谓。《礼记•玉藻》云:“父殁而不能读父之书,手泽存焉尔。”由于书上留存父亲生前翻动的痕迹而不忍触动、以致不能阅读,今天看来似乎是种愚孝,但却令我辈仿佛感受到古人在面对亡父手泽时的凝重和真诚。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情同父子”,前人常常以此来比拟师生之间的关系,面对着肩负传道使命的先师手迹,相信每每会触发学生奋起自励之心。诸如苏子瞻得睹先师欧阳文忠公《与王仲仪书》手迹,不禁念及“余出入文忠公门最久,故见其欲释位归田,可谓切矣。”复有感叹:“君子之欲退,其难如此,可以为欲进者之戒。”(《跋欧阳文忠公书》)朱子得见刘子翚片纸遗帖,“始得泣受而宝藏之”,而其心中拳拳所念终为“躬行不力,老大无成”、“将无以见先生于地下”(《跋家藏刘病翁遗帖》)。
  
  名人手迹,六朝始重,片纸寸楮,视为瑰宝。至宋,刊刻尺牍之风一时兴起。《梦溪笔谈》曰:“晋、宋人墨迹,多是吊丧问疾书简。唐贞观中,购求前人墨迹甚严,非吊丧问疾书迹,皆入内府。”唐人多以响拓法保存六朝翰墨,以传书法;宋元绍承唐风,刊刻尺牍仍以书法为重。明清以降,风气一变,刊印尺牍,一方面为示人以写信模效之径,偏重文辞,如《尺牍争奇》《尺牍谷音》《尺牍清裁》之类;另一方面则为传文人风雅,以资阅读,遂多以情事为重,如周亮工所辑《赖古堂尺牍新抄》、李渔辑录《尺牍初微》《尺牍二微》、钱澄之撰写《田间尺牍》之属。要言之,无论观者还是编者,其意都在于通过书法或者文辞唤醒古人。
  
  学人遗墨
  
  通过“尺素情怀”这个展览,我们要唤醒的,并非千载以下的先贤圣明,而是百年以来清华大学的传道学者、仁人志士。
  
  二十世纪初的中国,是李鸿章所谓“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二十世纪的清华学人,在中国文化面对内外冲击的风口浪尖,在旧制度新政权的翻天覆地的转换中,他们的学术探究、政治作为、教育实践、交游往来、著书立说,以及由此而折射出的人生态度和价值取向,都是这百余年来中国学人的杰出代表,也是这百余年来中国学术的重要巡礼,其典型性不言自明。
  
  有鉴于此,我们从中遴选了自建校以来且今已作古的一百三十位有重要学术贡献或社会影响的清华学人,原则上每人撷取一件手迹作品,或信札、日记,或笔记、文稿,或题跋、对联、条幅,甚至是分数单、课程表,不论先后轻重,以其生年为序,陈其手泽,勒其生平,释其文字,述其缘由,算是为心目中预设的对象——诸位愿意欣赏、品读并对此持有兴趣的观众和读者,奉献一份不受时空限制的礼物。
  
  当然,这些手迹只是前贤实际生活中的“雪泥鸿爪”,对于个体漫长而又丰富的生命来说,它们所揭示的,仅仅只是其整个人生轨迹中的只鳞片羽。不过,就是这些只言片语,其所承载的艺术价值、史料价值和文化价值,已足够令我们心动不已。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