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展览信息 >> 浏览文章

中国挪用艺术展有一点点无厘头

作者:佚名 来源:新民晚报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05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韩峰,中国制造-可日可乐,18cm×18cm×4.5cm,墨 丙烯绢 木材,2015

 项苙苹

  正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的Copyright——中国挪用艺术展,引起一些争议。有人或许会觉得它无厘头,也有人会会心地大笑。

  西方如何挪用

  简单来说,挪用艺术是一种对现成的物品进行再创作的艺术手法。代表有:立体主义和达达主义的艺术作品。毕加索从二十世纪初的时候就开始在他的画布上贴报 纸、一些玻璃碎片甚至是吉他的碎片等等。挪用艺术最有名的作品当属杜尚的《泉》,他让别人在一个男用小便池上签上了R。 Mutt的字样,就直接送往展 厅。

  六十年代的波普艺术,代表着挪用艺术发展的顶峰。到了八十年代,挪用艺术又在西方前卫艺术中得到了发展。比如艺术家谢丽·利文,她直接复制其他的艺术家作品,甚至有时候肉眼都看不出与原作的区别。也正是从这时开始中国当代艺术开始起步。

  我们如何挪用

  我策划的这个展览名为Copyleft,字面上仿佛是Copyright的对立面,它并非反对版权的意思,而是公共版权的概念。这个概念源自于西方的 GNU自由软件运动,本意是反对国际资本垄断企业,让更多人可以免费使用一些软件,并且可以对软件进行改造和提升,即知识共享。

  目前中国山寨现象盛行,抄袭事件不断发生。回顾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也是不断被诟病的过程,认为中国当代艺术是对西方当代艺术的抄袭和模仿。而中国的古 代艺术史,尤其是晚清以来,也一直会被贴上陈陈相因的标签。在这样的前提下,结合历史和当下的山寨,我在思考,为什么从西方来的挪用艺术,中国艺术家会接 受得这么快,是不是在我们民族的基因里,的确如西方人所嘲讽的“中国人不擅于创新,只会抄袭”?同时也想质疑,为什么西方人可以进行一模一样的挪用,就不 允许我们进行有所改变的“山寨”?

  本次展 览首创“中国挪用艺术”这一链接中西古今的概念,并对源自西方的“挪用艺术”理论进行了拓展和转换,认为中国挪用艺术至少包含三种现象:和中国艺术传统相 关的临摹、和西方现当代艺术相关的挪用以及和当下社会现象相关的山寨。通过梳理相关艺术创作现象,探讨重复和创新、原创的关系,艺术创作方式和新技术、新 材料的关系,知识产权和知识传承、知识共享的关系等众多内容,从而探寻出中西方挪用艺术的不同之处。

  1。与中国艺术传统相关的临摹

  临摹是中国古代的绘画传统,它不只是一种学习和保存珍贵作品的方法,其本身也是艺术创作的手段之一;这种传统既是向前辈大师的致敬,也是临摹者个人态度 和品味的表达。在这一板块中的艺术家创作,并非传统意义上的从画到画的复制。艺术家利用新手法、新媒介使经典图式转而带来全新的体验,将传统艺术中的审美 价值开拓发展、重新解读。

  夏小万的这幅 《宋山水长卷之踏歌图》,让每个一进展厅的观众都惊叹不已。表面看他的作品是对宋代山水画原作图像的直接使用。但夏小万将其前景、中景、远景一层一层地解 析分离出来,画到不同的玻璃片上,再将玻璃片组合起来。它既是平面的,也是立体的,它既不是雕塑,也不仅仅是绘画,而是一种介于这几者之间的装置艺术,并 且使原作增添了一种漂浮感。

  2。对西方传统艺术的临摹

  挪用开始于机械复制时代的西方,它打破了艺术和生活之间的界限,削弱了知识产权和作者的特权,质疑了原创的观念:创新是完全推倒重来的再造吗?一个可复 制、可替换的物体是否可以变成具有创新意义的、独特性的艺术品?挪用通过对原作的解构,制造出新观念和新意义,成为艺术家进行创造性演绎和拓展的新通道。

  李占洋的作品《租“收租院”》看上去非常戏谑。《收租院》原型早在1964年由四川美院的师生集体创作而成,使用现实主义手法,结合中国民间泥塑的方 式,同时也用到了西方人的挪用艺术手法,所有道具都是真的现成物品,最终的成品非常之震撼,一直被西方各艺术学院及艺术机构所惦记,都希望能够借去展出。

  1999年,蔡国强挪用了《收租院》作品,他找了当时的一个学生龙绪理,在威尼斯做出了一组《收租院》。但蔡国强进行了概念上的转换,变为“看做雕塑”。

  李占洋在前面两组的基础上,做了一个真人版的《收租院》,称为《租收租院》。他认为中国的当代艺术是对西方当代艺术的一个租用,另外这些艺术家和西方的画廊老板,或者一些西方的策展人之间存在着新的阶级关系,颇有讽刺的意味。

  3。山寨板块

  山寨,这种抄袭和模仿的混合体,在世界上每个谋求发展的国家中都或多或少的存在着。本次展览将中国的各类山寨现象分为三种情况:一是急功近利的表面抄袭和作假;二是充满感情、深入全面的模仿和照搬;三是忠于创新的模仿,在模仿的基础上进行修改调整,并推出自身品牌。

  上海艺术家韩峰之前创作过一系列中国制造的作品,在这次展览中,他特意量身定制了一个山寨版也叫中国制造。只要观众上去仔细观看,就能看到可口可乐变成了可日可乐,王老吉变成了王老古等等山寨产品惯用的方式。

  在山寨板块里还有一件有趣的作品,是香港著名设计师陈幼坚的LOVE。陈幼坚一直质疑LV包包为什么这么贵,而红白蓝包包会那么廉价?如果两者相结合, 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这件作品其实是陈幼坚于2004年创作的,2007年LV新任设计总监在陈幼坚的启发下,真的做了红白蓝系列作品,这导致有些人说是 陈幼坚在抄袭LV,实际上是倒过来。

  (作者为本展览策展人) 

分享到:
Tags:艺术展 艺术家 无厘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