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展览信息 >> 浏览文章

博特罗在中国开展:马戏斗牛和胖子们

作者:佚名 来源:每日新报 更新时间:2015年12月06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跳舞的人们》

点击浏览下一页

《山间漫步》

点击浏览下一页

《高跷小丑》

  国家博物馆又请来了顶级大师,“博特罗在中国:费尔南多·博特罗作品展”是哥伦比亚艺术家费尔南多·博特罗首次在中国举办的大型回顾展。他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健在艺术家;他的作品曾在世界上一些最重要的博物馆和其他场馆展出,其中包括圣彼得堡的冬宫、佛罗伦萨的领主广场等,他是唯一曾应邀在巴黎 香榭丽舍大街展出纪念雕塑作品的艺术家。本次展览精选了艺术家20世纪70年代至今创作的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共96件,展览分为六个部分呈现,分别是:拉丁 美洲的生活、经典再现、静物、斗牛、马戏团、素描,借此更清晰地让观众了解其作品在不同时期的重要主题,以展现博特罗的艺术历程。

  用双手去触摸拉美生活 岁月痕迹生长在作品里

  虽然艺术家是属于世界的,但是他的故乡永远是他艺术的摇篮。他的在展作品《山间漫步》《街》《园艺俱乐部》都是反映南美生活的创作。博特罗的艺术生涯起始于他的故乡麦德林市。经过数年的努力和拼搏,他的艺术事业不仅延伸至哥伦比亚而且还扩展到整个拉丁美洲。

  “费尔南多·博特罗用自己的双手去触摸拉丁美洲的现实生活。在他那个时代,很多艺术家都对自己的故土和出身视而不见,而他却选择直面相对,并将此作为他艺术规划中的中心议题。”

  博特罗曾说道:“正是因为我的所作所为非常拉丁美洲,而且很明显我对我们自己的东西也非常感兴趣,所以我作品的主题当然都是关于拉丁美洲的。在我的一生 中,我对前哥伦比亚风格艺术有着强烈的热情,你们尤其可以在我的雕塑作品中看到这点:你们可以感受到我对秘鲁、哥伦比亚以及墨西哥等艺术的浓厚兴趣。所有 这些赋予了我不同于欧洲艺术家的灵魂。欧洲艺术家无法做我能做的事,同样,我也无法完成欧洲艺术家能完成的事,因为在你身上已经烙下了你在自己国家生活过 的那些岁月的痕迹。”

  不令人发笑的小丑  斗牛有高贵的血统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麦德林小男孩,当博特罗想方设法攒够 钱去买马戏团的票时,他是如何场场不落地去看马戏。现今他对孩提时代的怀旧之情因为创作意识而变得更加丰富了:透过艺术家的眼睛,他惊奇地看到这个神奇的 宇宙充满了各种变化,迷人的演员和明亮的色调,它们都在同一个大帐篷底下构成了同一个空间。显然,这是一个色彩和表现形式的大狂欢!

  “他的整套系列作品中最持久的成就之一就是观众欣赏画作时产生的矛盾感情。因为画面的场景十分欢快,甚至很有趣。然而它们并不搞笑。画中人物的姿势和表 情,包括那些小丑,并不令人发笑,而是传递了一种温柔,一种乡村马戏团带给人们的伤感的微笑。只有曾经居住过简朴的社区、被剥夺过物质财富的人才知道娱乐 是稍纵即逝的,只发生在演出的间歇时间里。”博特罗曾说道:马戏团里的丰富色彩让你根本不需要运用自己的想象力,它们就在那里。当画到别的题材时,你就不 得不动用自己的一点点想象力,但是在马戏团里一切都是色彩。当然,你要画得协调,色彩要运用恰当。

  在展的这个主题包含了大量的色彩和动作,对人体的态度也完全不同于其他任何职业:试想一下柔术演员和高空杂技演员还有在马戏团里的表演完全跟常人不同。这一点非常重要。此外,马戏团演员们都有诗一样的人生哲学。同样的主题也放生在他对斗牛这个主题的激情上。

  博特罗曾说道:“其实是这个主题本身给了自己被描绘的机会:有些题材包括大量的色彩、动作和独特的空间等等。此外,斗牛本身充满了戏剧和奇迹。在它背后 也有一个伟大的创作传统:被大家所熟知的戈雅的作品,还有毕加索、马奈的作品,甚至弗朗西斯·培根也曾画过一两幅关于斗牛的作品。以斗牛为主题的画作是一 个高贵的传统。不仅仅是在绘画,文学等方面也是如此。所以,我理所当然地觉得斗牛值得我对它的热爱,它也赋予了我创造出我自己版本的作品的可能性。”

  自如极端的体积感  他的世界充满“胖子”

  他初期的油画和素描作品灵感来自古斯塔夫·多雷的《神曲》版画以及斗牛表演的海报。1951年,他在波哥大的雷欧·马蒂兹画廊举办了自己的首次作品展, 并于1952年获得了波哥大“全国艺术家沙龙大赛”第二名。在奖金的资助下,他前往马德里和佛罗伦萨游学,探索体量的应用和文艺复兴时期画家的视角。在整 个职业生涯中,他接触了众多的主题:静物、拉美风情、斗牛、马戏等。

  作为世界著名的艺术家,他的作品具有鲜明的艺术语言特征,带来了超强的视觉感染力:强烈的色彩、极端的体积感、自如的边线扩展、形体比例上完全的自由。最有意思的是,他作品中的人物几乎都是胖子。

  当有人问博特罗为什么要选择胖子作为他作品的主要形象时,他回答说:“我画的不是胖子,而是想通过现实题材来表达一种体积带来的美感和塑性。艺术是变形和夸大的,跟胖子没有关系。不只是人,我画的动物、水果、乐器也都是胀鼓鼓的。”本版撰文 新报记者 回振岩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