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艺术金融 >> 浏览文章

中国艺术品市场“崩盘”?尚早!

作者:姚以镜 来源:国际金融报 更新时间:2015年08月27日 【字体:

  今年上半年,中国艺术品市场表现低迷,有关该市场即将“崩盘”的传言甚嚣尘上,然而,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经过前几年的爆发式增长,已经逐步进入到一个相对理性的调整期。一方面是藏家惜售趋势越发明显,另一方面,投入到艺术品拍卖市场中的资金量也在减少。长远来看,所谓的“崩盘”无非是一种大规模的调整,其目的是促使收藏意识革新,将大批不值得留下的东西淘汰出局,最终达到净化市场的目的。

  

  近年来,高歌猛进的中国艺术品市场从今年夏天开始变得举步维艰,“崩盘”这个词频频见诸各大报端网络。而让外界开始关注濒临危机的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是一份2015年上半年的艺术市场报告。

  根据艺术品分析机构Artnet以及世界著名艺术品拍卖行佳士得近日发布的上半年的艺术市场报告,已经连续4年超过美国、稳居艺术品拍卖成交额榜首的中国,今年形势不容乐观,内地及香港市场的成交额今年上半年比去年同期下降了近30%。

  不好看的数据不禁让人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前途”捏一把汗。不少业内专家担忧,中国艺术品市场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可能会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日本一样,遭遇艺术品市场的大崩盘。

  “新星”变“流星”

  《2015年春季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调查报告》显示,受拍品征集困难和市场持续调整的影响,中国市场上100万元以上的作品数量比2014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1月到6月,可供拍卖的艺术作品数量减少了17%,成交额同比下降了5%,从80亿美元下滑至76亿美元。中国书画、瓷器杂项、油画及当代艺术三大板块总成交额为219亿元人民币,市场占比89.74%,同比下降0.87%。其中,书画、油画板块份额下降明显。

  详细来看,今春书画市场释出量为144751件,有48730件拍品成功交易,共创收113.11亿元,同比下降了33.05%。不仅如此,2015年春拍的成交率也不如2014年同期,为33.66%,同比跌了14.66%。造成这一局面一方面是因为2015年春拍征集更加困难,多方因素导致拍品数量减少,市场容量也小于去年同期;另一方面,整体经济环境仍处于调整中,受此影响较深的艺术品市场难有起色,而书画作为其中的重头板块更是如此。

  曾经风头无两的中国当代艺术板块颓势惊人,拍卖行逐渐减少了该板块拍品的比例。而在2014年,相关数据显示,中国当代艺术占据了全球当代艺术市场份额的40%,而美国当代艺术的份额只有38%。就增长趋势而言,中国当代艺术犹如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在全球当代艺术中迸射光芒。然而时隔一年,“新星”便成了“流星”,起伏之大以至于外界产生了中国艺术品市场即将“崩盘”的恐慌声音。

  在艺术批评家朱朱看来,西方资本的介入是引发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大起大落的重要因素。“他们投入资本,最终是要从中国人身上成千上万倍地回收。这个事实越来越清楚。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大众因为拍卖的高价而开始关注到当代艺术,实在是一件可悲的事情。我们缺少普遍的艺术启蒙,所以关注的从来不是艺术本身”。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当代艺术部总经理李艳锋则认为,目前市场对于当代艺术仍有期待。只是对于“老一批”的当代艺术家们,买家、藏家都能更冷静地对待,不再盲目追捧。更多的是考虑作品的创作时期、代表性,有差别地选择作品。

  上海陶器收藏家元磊(化名)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经过前几年的爆发式增长,已经逐步进入到一个相对理性的调整期。一方面是藏家惜售趋势越发明显,另一方面,投入到艺术品拍卖市场中的资金量也在减少。那些在市场最火爆时盲目入市并以投资作为主要目的的买家正在逐渐退出这个市场。“许多藏友对于艺术品市场崩盘忧心忡忡,其实大可不必。长远来看,所谓的‘崩盘’无非是一种大规模的调整,其目的是促使收藏意识革新,将大批不值得留下的东西淘汰出局,最终达到净化市场的目的”。

  元磊还补充道,“‘崩盘’二字仅限于资本市场,而懂得欣赏艺术品真正价值所在的藏家完全可以在此次冲击中置身事外。”

  “艺术是随着经济在跑。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不断发展,对艺术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多。很多温饱问题已经解决,因此艺术市场空间表现得非常大,而且才刚刚开始。”深圳艺术家滕斐也认为,只要社会稳定,经济正常,那么当代艺术就会“热”下去,而且还会达到另一个天价。

  买艺术品保值

  事实上,纵观全球的艺术品市场,情况并不乐观,除了中国的低迷,英法德均有小幅缩水,仅有美国独树一帜。

  根据Artnet公布的2015年上半年艺术市场数据,全球销售额同比下降了6%,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市场销售额大幅缩水,2014年上半年尚有22亿美元的销售额,今年上半年仅有15亿美元,下降了整整30%。除了中国以外,全球其他主要艺术市场(英国、法国、德国)均有小幅缩水,仅美国逆势增长19%。

  在今年5月的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西班牙画家毕加索的油画作品《阿尔及尔的女人(O版)》以超过1.79亿美元价格成交,刷新了其拍卖价格纪录。与此同时,瑞士雕塑家阿尔贝托·贾科梅蒂的青铜雕刻作品《遥指》也以超过1.4亿美元价格拍出,创下了最贵雕像的纪录。这两笔成功交易让美国当仁不让地取代中国坐上了全球第一的宝座。

  业内认为,美国拍卖市场的蓬勃发展受到了美元的强势助推,当然也得益于纽约佳士得拍卖会的佳绩,有“大苹果”之称的纽约是世界上能找到艺术作品最多的宝地。

  就艺术品表现来看,相较于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的降温,日韩艺术品在拍卖市场上的热度有增无减。近日,苏富比宣布,将于2015年香港秋拍中呈现“圆·学——吉原治良珍藏”,这是市场上首个吉原治良作品的专场拍卖。吉原治良被誉为“具体派之父”,对日本具体派的发展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

  苏富比当代亚洲艺术部主管林家如表示,“近年来,具体派对艺术史的贡献备受国际艺坛推崇,我们期待于今秋呈献此收藏,向吉原治良这位当代艺术巨匠致敬。”

  事实上,市场对于日本艺术品的钟爱早就有迹可循。2013年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推出“Gutai”展览;2014年,香港佳士得在春拍中推出“具体美术协会”板块;2015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期间,香港苏富比在其艺术空间推出了“具体派传奇”展览,引发亚洲市场对此门类的进一步关注;随后,在今年香港苏富比春拍夜场中,日本具体派代表人物白发一雄的作品《十万八千本护摩行》以2408万港元成交,拍卖成交价排名第七位,另一位具体派艺术家田中敦子《93C》在当次夜拍中也以728万港元成交,打破了个人拍卖纪录。

  对此,艺术评论家顾振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具体派是美国主流社会承认的亚洲重要的艺术现象之一,该艺术流派是对欧洲激流派艺术的呼应,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所承认。与此同时,日韩艺术在价值上一直是被低估的。

  苏富比方面也表示,这几年来,欧美大型美术馆都有举行具体派的展览,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间点把具体派的艺术家推荐给亚洲的藏家。“毕竟亚洲的收藏家对日本具体派的了解还比较有限,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他们对这些艺术家能够有更深入的了解”。与此同时,具体派艺术家的价格比较有吸引力,新近的收藏者也能消费得起。

  有意思的是,虽然中国艺术品的成交量在下滑,但是中国内地的藏家却依然活跃。佳士得在今年7月末发布的上半年销售报告显示,来自中国内地的买家在其拍卖行的消费额同比增加了47%,与此同时,这些藏家正把目光转向国际艺术品市场。今年3月,纽约佳士得举行的“亚洲艺术教父”安思远的藏品拍卖会吸引了大量中国藏家前往竞拍;在5月的纽约佳士得春拍上,华谊兄弟的王中军以1.85亿元人民币买下了毕加索的《盘发髻女子坐像》,万达集团以1.27亿元买下了莫奈的《睡莲池与玫瑰》,而以4亿元拍下梵高作品《阿利斯康林荫大道》的同样是中国人。

  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的富豪选择在国外艺术品市场购买艺术品,一方面是因为这些艺术品的价格与国内艺术品市场的起伏关系较小,与此同时,他们也希望这些西方艺术经典作品能够成为一种文化的保值品。

  艺术品网站Artsy称,“中国艺术品市场也许面临风险,但世界艺术市场暂时可以保持安全。因为,即便中国艺术品市场崩溃,最富有的中国收藏家依然有能力在世界艺术市场上购买顶级艺术品(在欧美次贷危机期间,也发生了类似状况)。甚至中国收藏家可能会花更多钱在世界艺术市场进行采购,因为他们会将西方经典艺术品视为一种另类的储备货币,为资产保值。”

  互联网注活力

  那么,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再无希望了?答案应该是不,而互联网或许将成为其东山再起的希望。

  著名艺术品市场专家龚继遂表示:“虽然没有具体的统计数字,但业内普遍认为,每年有20%以上的新收藏者入市,这些新藏家往往从现当代艺术和低价位的‘原始股’作品买起。新板块和新藏家的叠合,无论从新藏家的购买力增长,还是交易新品种的拓展,都将给中国艺术品市场带来新的增长点。”

  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利用现代经营手段和创新商业模式,繁荣艺术品市场,成为了业内人士研究和探索的课题。

  此前,爱艺术有限公司董事长许铁城以爱艺术有限公司的名义进行发起,联合浙江省艺术品经营行业协会、中国白银集团有限公司、宁波华东城集团有限公司、舟山海洋产业集聚区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在舟山群岛新区共同组建了国内首个国家级新区保税文化艺术品交易平台——浙江联合文化艺术品交易有限公司。平台立足于艺术品实物交易和整体文化产权交易,活跃文化艺术品市场、盘活各类文化资源,并率先形成“艺术品+互联网+金融”的有机模式,创设“文化+资本”服务体系。

  该平台的建立令艺术品交易不再是由小众富豪藏家、金融资本、拍卖行共同操纵的资本游戏,而是爱好艺术的普罗大众也可以消费和体验的新型市场。对于艺术家而言,“互联网+艺术”的新型艺术品交易平台,比传统画廊更具吸引力。艺术家通过交易平台进行作品交易,所支付的佣金比例不仅远低于行业标准,能够获得更高回报,还能借助互联网高效快速的特点,短期内获得包装、打造和推广,并迅速获得反馈。线上推广渠道一旦形成健康的生态链,艺术家作品甚至艺术家个人的推广、交易和交流都可以在线上完成。

  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艺术品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黄隽看来,艺术品的网上运营具有较好的教育功能,有助于培育和扩大潜在的收藏家和消费者群体。艺术品市场与互联网对接可以降低交易成本和增加透明度,增加了市场的竞争性和流动性。互联网在一定程度上会使艺术品市场脱媒,有助于艺术品市场的全球化和大众化。而线上平台产生的浏览、论坛和交易等大数据可以为机构研究客户的行为和艺术品市场的运行规律提供重要的分析依据,由此捕捉到新的市场机会。

  而将艺术品与互联网相结合的成功案例也比比皆是。

  近日,一则消息引人注目,总部位于柏林的在线拍卖行Auctionata已经实现了195%的增长,截至2015年上半年,它成为德国最大的拍卖行,其商品交易总量达3570万欧元。在今年前6个月中,Auctionata已直播了123场拍卖,卖家委托物品总价值达7400万欧元。Auctionata创始人和CEO Alexander Zacke说,在线拍卖平台为客户提供了更好的购买体验,Auctionata正在推动传统艺术市场的瓦解,并且在不到两年时间就领先了他们在德国的实体拍卖竞争对手。“现在,我们的目标是在未来18个月内成为欧洲大陆头号拍卖行”。

  无独有偶,成立于2007年的英国Borro公司,将互联网、艺术品和奢侈品鉴定估值、典当行和拍卖业务有机结合,取得了良好的收益。这家公司每年以60%-70%的速度增长,到2014年5月,累计贷款达9000万英镑。到2014年底,预计营收将达1800万英镑。准确的市场定位使公司业务发展迅速。2012年始,Borro公司的版图扩展到美国。2014年Borro公司获得了新一轮来自风险投资基金Victory Park Capital的1.12亿美元融资。这笔款项将用于扩充该公司的资金池,提升其对外借贷的能力。

  Borro公司的商业模式是:急需用钱的客户通过网站或电话提出典当申请,然后在线下将自己收藏的艺术品、珠宝、名表、贵金属、名酒等物品交给公司作为抵押物,并享有充分的保险。贷款金额最高可达抵押物估价的70%,一般3天内就可将款项打入客户的银行账户。借款期通常在6个月左右,可办理延期偿还手续。伴随着业务发展,Borro单笔典当借款金额不断提高,3年前每笔只有几千美元,现在平均每笔1.2万美元,贷款上限是200万美元,月利率在2.99%-3.99%之间不等,抵押物越昂贵,贷款利率越低。如果客户没有按时赎回,公司则会通过自己的拍卖网络将物品以尽可能高的价格卖出,并将拍卖抵押物所得超过差额部分全部返还给客户,而不会从物品售卖环节中获利。

  Borro公司的主要客户既有专业运动员、银行家、演员和土地主,也有小企业主等。公司的快速增长得益于公司与私人银行和艺术品奢侈品专业人士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以及客户良好的口碑传播和推荐。

  而相比之下,中国的艺术品市场有较大部分仍处于单打独斗的个人化状态,艺术品市场面临的巨大挑战在于投资者和艺术品供给者之间建立相互信任的关系,这导致虽然市场资金充裕,但是真正敢大胆进入的人较少。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越来越多的互联网拍卖平台将会涌现,而平台的严格管理、可信任度是关键,毕竟拍卖物的货真价实是买家最看中的。”元磊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分享到:
Tags:中国艺术品市场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