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国内新闻 >> 浏览文章

中国当代艺术要来点红桃K

作者:佚名 来源:新民周刊 更新时间:2010年02月24日 【字体:

  当作品一次次被重复时,它的内涵就一次次被稀释了。当代艺术的商品属性被无限放大之后,福音的背后,可能就是丧钟。
  谁能成为当代艺术领导人?
  正在记者撰写这篇文章时,收到了来自北京的一份函——《关于提请沈嘉禄同志早日履新协会终身名誉主席的函》,这个协会,就是中国当代艺术协会。与这份函一起送达的还有《中国当代艺术协会领导人增补函》和《中国当代艺术协会领导人档案表》。在大约一个月前,记者就收到了这个协会的公函,一顶乌纱帽远远抛来,但本人最怕无功受禄,没有理会。再说这类信函近年来是越收越多了,而且都是“中”字头的。而这次中国当代艺术协会却很认真,再次发函相催,那么我也不得不认真对待了。看了一下协会概况,得知协会是经民政部门批准,在全国人大、政协、中宣部、文化部等领导的关心指导下成立的,协会成立以来,已经举办过40余场沙龙、年会、画展及中外交流。组织机构也很完善,从会员代表大会到主席团、从秘书长到分支机构,一个机关团体应该有的“配件”,一样不缺。看来还真像一回事。
  但我还是有几个疑问:
  大名鼎鼎的宋庄可能是该协会的大本营,而宋庄最近的处境不大妙。
  担任领导得一次交纳费用。费用不算高,但还是有卖官之嫌。
  本人不是当代艺术家,只是因工作关系写过有关当代艺术的报道,协会对本人的情况也不清楚,何以轻率地将乌纱帽善价而沽?
  协会自2009年起给会员统一印制名片、信封、信纸等,还可以出版个人画册等。这里大有空间……
  一向以艺术先锋、社会精英自居,浑身散发贵族气质的当代艺术也沦落到这般地步,这是为什么?
  这份俱乐部会员卡认购单式的信函,可能从一个侧面说明中国当代艺术面临的诸多问题,如果从形象上说的话,印证了中国一句老话:“病笃乱投医”。
  源头就在一个小便器里
  当代艺术在中国的发生与发展,严格地说还是近三十年里的事。与西方当代艺术相比,短促甚至仓惶。在美术理论界,一般都把杜尚1917年在一个小便器上似乎很随意地签个题目“泉”,把它送进美术馆展览,看成是后现代艺术的开始。我们要用三十年赶超人家一百年的历程,即使望其项背,也已经有点叠影重重了。那么,定义中国当代艺术,我们可以说它具有先锋性(理论突破)、实验性(作品创新)、非主流(体制外)等特点,这三个特点,在1985年正式出版的《美术思潮》中体现得很明确,所以这本宣言式的杂志一面世就得到了全国美术界同行的响应。但反对者的声音也随之而来,有人还将这本杂志的编辑方针与资产阶级自由化联系起来。三年时间里,湖北美协与《美术思潮》编辑部承受着强大的压力。直到1987年9月,这本杂志“夭折”。
  艺术观念上的一时迷茫,资本就趁虚而入。此时适逢市场经济启动之初,相当一部分艺术家不可避免、也无法抗拒地与资本结盟,他们中的佼佼者也确实意外地获得了巨大的财富。如果有人硬要说,当代艺术的兴起,使一批中国年轻艺术家在国际坐标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提升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市场价值和影响力,这话也不错。但事实上,从探索与颠覆开始的艺术活动,几经波折发展到今天,评判标准严重错位,资本的力量推动着艺术家一路狂奔,不容喘息。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当代艺术的源头就在杜尚的小便器里。
  在思想解放中起步,在资本豪赌中迷失
  从文化性质的角度看,当代艺术是相对于现代主义艺术而言的,属于现代主义之后的后现代主义艺术范畴。
  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三十年里,发生了一场又一场经典的艺术事件。每一起事件的过程与结果,艺术家们都企图重新定义当代艺术。从颠覆成为经典,就是这部演义的戏剧性所在,也是价值所在。
  我们可以略为粗疏地梳理一下:
  1979年,北京油画研究会,首个油画民间团体成立。
  同年5月《美术》发表吴冠中的《绘画的形式美》一文,倡导形式美。这是建国以来第一次关于抽象美的讨论,成为理论界一次极为重要的论争,影响至今。
  1979年,无名画会首次公开展出。因受到美协要求其登记正名的限止,初出茅庐的艺术家表示拒绝,这一“不合作”姿态,后来屡屡被人模仿。
  1979年9月26日,首都机场壁画亮相,因为出现裸体的傣家浴女而受到人大代表们的指责,后来在邓小平的干预下,事件平息。当时有海外新闻媒体这样评述:“中国在公共场所的墙壁上出现了女人体,预示了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开放。”
  1979年,9月27日-12月2日,第一届“星星美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东侧展出。9月29日遭禁,10月1日“星星”成员上街游行。同年11月23日移展北海公园“画航斋”,由于展览遭遇封杀到游行到复出,在北京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当时参观人数超过了三万。“星星美展”的作品,放在今天一点也不过分,一部分是干预生活的作品,另一部分是对形式美的探索。“星星美展”给中国当代艺术的发生起到了催化作用。
  影响更深远的是“八五新潮”。它与文学界、评论界、电影界相呼应,从1984年底启动,在《美术思潮》的理论推动下,至1987年达到高潮,参加的艺术家群体倡导健康、向上的“北方文化”,推崇崇高的理性精神。
  接下来,1985年的《新具象画展》,造就了新具象团体,毛旭辉、张晓刚、潘德海、王广义等人崭露头角。《当代中国画之我见》一文敲响美术界的警钟,同时也造就了评论家李小山。美国著名波普艺术家劳申伯格在北京和拉萨举办个展,引发了中国的“波普热”。1986年9月,广州中山大学举办“南方艺术家沙龙第一回实验展”,观众的参与和多种手段的结合,使得展览本身完全不同于过去的架上绘画和固定的雕塑艺术,环境与行为使观众体验到在传统艺术中不能体验到的东西。这一年的10月初,厦门一群从事艺术的年轻人以“达达”的名义聚集于厦门湖滨南路群众艺术馆。通过焚烧展品,艺术家在法律所允许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攻击自己和所面临的传统。这次展览造就了黄永砯、林春、林嘉华等人。
  1989年2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中国现代艺术展,被称为中国20世纪80年代当代艺术的一个句号。全国近200位艺术家的数百件作品得到展出,包括行为、观念和装置。并因为匿名恐吓信、中途被警方关闭以及肖鲁和唐宋的“枪击事件”而得到媒体的狂轰滥炸式的报道。
  这个展览不仅是对“八五美术运动”的一次检阅和总结,也是批评家在90年代转向一种新的工作方式的一次预演,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上构成一个重要事件。从此,策展人的概念变得清晰起来,比如这次造就了高名潞、栗宪庭。
  但是事情还远没有结束。不久,“西山会议”引来反自由化热潮的再次升温,对艺术家的积极性再行打击。所以到了1992年10月,中国当代艺术研究文献资料展(广州)研讨会期间,批评家就维护自己合法权益问题达成共识,形成一个初步意向。
  接下来,中国当代艺术进入跑道准备起飞,通过参加威尼斯双年展而进入国际视野、中国当代艺术首次进入美国、女性艺术的崛起与女性主义批评理论的引入、策展人制度开始形成、新生代艺术现象出现……
  1992年10月的广州双年展,官方的认可、学术的评定、法律的保护、经济的支持和媒体的参与使当代艺术得到了合法化的结果。这是大陆第一个按照商业模式运行的展览。
  从此双年展成为当代艺术的一个重要平台。
  丧钟为谁而鸣
  梳理当代艺术的发展脉络,一般会提到装置艺术、行为艺术、新媒体艺术等,但在老百姓那里最有影响、并以财富效应被大家深深记住的,却是油画和雕塑。
  当作品一次次被重复时,它的内涵就一次次被稀释了。当代艺术的商品属性被无限放大之后,福音的背后,可能就是丧钟。
  谁能成为当代艺术领导人?
  正在记者撰写这篇文章时,收到了来自北京的一份函——《关于提请沈嘉禄同志早日履新协会终身名誉主席的函》,这个协会,就是中国当代艺术协会。与这份函一起送达的还有《中国当代艺术协会领导人增补函》和《中国当代艺术协会领导人档案表》。在大约一个月前,记者就收到了这个协会的公函,一顶乌纱帽远远抛来,但本人最怕无功受禄,没有理会。再说这类信函近年来是越收越多了,而且都是“中”字头的。而这次中国当代艺术协会却很认真,再次发函相催,那么我也不得不认真对待了。看了一下协会概况,得知协会是经民政部门批准,在全国人大、政协、中宣部、文化部等领导的关心指导下成立的,协会成立以来,已经举办过40余场沙龙、年会、画展及中外交流。组织机构也很完善,从会员代表大会到主席团、从秘书长到分支机构,一个机关团体应该有的“配件”,一样不缺。看来还真像一回事。
  但我还是有几个疑问:
  大名鼎鼎的宋庄可能是该协会的大本营,而宋庄最近的处境不大妙。
  担任领导得一次交纳费用。费用不算高,但还是有卖官之嫌。
  本人不是当代艺术家,只是因工作关系写过有关当代艺术的报道,协会对本人的情况也不清楚,何以轻率地将乌纱帽善价而沽?
  协会自2009年起给会员统一印制名片、信封、信纸等,还可以出版个人画册等。这里大有空间……
  一向以艺术先锋、社会精英自居,浑身散发贵族气质的当代艺术也沦落到这般地步,这是为什么?
  这份俱乐部会员卡认购单式的信函,可能从一个侧面说明中国当代艺术面临的诸多问题,如果从形象上说的话,印证了中国一句老话:“病笃乱投医”。
  源头就在一个小便器里
  当代艺术在中国的发生与发展,严格地说还是近三十年里的事。与西方当代艺术相比,短促甚至仓惶。在美术理论界,一般都把杜尚1917年在一个小便器上似乎很随意地签个题目“泉”,把它送进美术馆展览,看成是后现代艺术的开始。我们要用三十年赶超人家一百年的历程,即使望其项背,也已经有点叠影重重了。那么,定义中国当代艺术,我们可以说它具有先锋性(理论突破)、实验性(作品创新)、非主流(体制外)等特点,这三个特点,在1985年正式出版的《美术思潮》中体现得很明确,所以这本宣言式的杂志一面世就得到了全国美术界同行的响应。但反对者的声音也随之而来,有人还将这本杂志的编辑方针与资产阶级自由化联系起来。三年时间里,湖北美协与《美术思潮》编辑部承受着强大的压力。直到1987年9月,这本杂志“夭折”。
  艺术观念上的一时迷茫,资本就趁虚而入。此时适逢市场经济启动之初,相当一部分艺术家不可避免、也无法抗拒地与资本结盟,他们中的佼佼者也确实意外地获得了巨大的财富。如果有人硬要说,当代艺术的兴起,使一批中国年轻艺术家在国际坐标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提升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市场价值和影响力,这话也不错。但事实上,从探索与颠覆开始的艺术活动,几经波折发展到今天,评判标准严重错位,资本的力量推动着艺术家一路狂奔,不容喘息。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当代艺术的源头就在杜尚的小便器里。
  在思想解放中起步,在资本豪赌中迷失
  从文化性质的角度看,当代艺术是相对于现代主义艺术而言的,属于现代主义之后的后现代主义艺术范畴。
  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三十年里,发生了一场又一场经典的艺术事件。每一起事件的过程与结果,艺术家们都企图重新定义当代艺术。从颠覆成为经典,就是这部演义的戏剧性所在,也是价值所在。
  我们可以略为粗疏地梳理一下:
  1979年,北京油画研究会,首个油画民间团体成立。
  同年5月《美术》发表吴冠中的《绘画的形式美》一文,倡导形式美。这是建国以来第一次关于抽象美的讨论,成为理论界一次极为重要的论争,影响至今。
  1979年,无名画会首次公开展出。因受到美协要求其登记正名的限止,初出茅庐的艺术家表示拒绝,这一“不合作”姿态,后来屡屡被人模仿。
  1979年9月26日,首都机场壁画亮相,因为出现裸体的傣家浴女而受到人大代表们的指责,后来在邓小平的干预下,事件平息。当时有海外新闻媒体这样评述:“中国在公共场所的墙壁上出现了女人体,预示了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开放。”
  1979年,9月27日-12月2日,第一届“星星美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东侧展出。9月29日遭禁,10月1日“星星”成员上街游行。同年11月23日移展北海公园“画航斋”,由于展览遭遇封杀到游行到复出,在北京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当时参观人数超过了三万。“星星美展”的作品,放在今天一点也不过分,一部分是干预生活的作品,另一部分是对形式美的探索。“星星美展”给中国当代艺术的发生起到了催化作用。
  影响更深远的是“八五新潮”。它与文学界、评论界、电影界相呼应,从1984年底启动,在《美术思潮》的理论推动下,至1987年达到高潮,参加的艺术家群体倡导健康、向上的“北方文化”,推崇崇高的理性精神。
  接下来,1985年的《新具象画展》,造就了新具象团体,毛旭辉、张晓刚、潘德海、王广义等人崭露头角。《当代中国画之我见》一文敲响美术界的警钟,同时也造就了评论家李小山。美国著名波普艺术家劳申伯格在北京和拉萨举办个展,引发了中国的“波普热”。1986年9月,广州中山大学举办“南方艺术家沙龙第一回实验展”,观众的参与和多种手段的结合,使得展览本身完全不同于过去的架上绘画和固定的雕塑艺术,环境与行为使观众体验到在传统艺术中不能体验到的东西。这一年的10月初,厦门一群从事艺术的年轻人以“达达”的名义聚集于厦门湖滨南路群众艺术馆。通过焚烧展品,艺术家在法律所允许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攻击自己和所面临的传统。这次展览造就了黄永砯、林春、林嘉华等人。
  1989年2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中国现代艺术展,被称为中国20世纪80年代当代艺术的一个句号。全国近200位艺术家的数百件作品得到展出,包括行为、观念和装置。并因为匿名恐吓信、中途被警方关闭以及肖鲁和唐宋的“枪击事件”而得到媒体的狂轰滥炸式的报道。
  这个展览不仅是对“八五美术运动”的一次检阅和总结,也是批评家在90年代转向一种新的工作方式的一次预演,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上构成一个重要事件。从此,策展人的概念变得清晰起来,比如这次造就了高名潞、栗宪庭。
  但是事情还远没有结束。不久,“西山会议”引来反自由化热潮的再次升温,对艺术家的积极性再行打击。所以到了1992年10月,中国当代艺术研究文献资料展(广州)研讨会期间,批评家就维护自己合法权益问题达成共识,形成一个初步意向。
  接下来,中国当代艺术进入跑道准备起飞,通过参加威尼斯双年展而进入国际视野、中国当代艺术首次进入美国、女性艺术的崛起与女性主义批评理论的引入、策展人制度开始形成、新生代艺术现象出现……
  1992年10月的广州双年展,官方的认可、学术的评定、法律的保护、经济的支持和媒体的参与使当代艺术得到了合法化的结果。这是大陆第一个按照商业模式运行的展览。
  从此双年展成为当代艺术的一个重要平台。
  丧钟为谁而鸣
  梳理当代艺术的发展脉络,一般会提到装置艺术、行为艺术、新媒体艺术等,但在老百姓那里最有影响、并以财富效应被大家深深记住的,却是油画和雕塑。
Tags:当代艺术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