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国内新闻 >> 浏览文章

艺拍-在阴霾中守望阳光

作者:麦奇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更新时间:2008年06月17日 【字体:

  三周前,伦敦女人苏·蒂利在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于洛克菲勒中心举行的一场夜拍中创造了一个“奇迹”:一幅以她为模特儿的油画拍出了3360万美元的天价,让目前在伦敦西区一所就业求职中心担任经理的她一夜间成为了世界上最著名的女人。现年51岁的蒂利听到消息后难掩激动:“我不敢相信这样奇异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当然,她最最感激的应当是13年前那个胆敢邀请体重逾128公斤的她担任自己作品主角的画家——被誉为“当代英国画圣”的卢西安·弗洛伊德。

 

  弗洛伊德以他的这幅《沉睡的救济金管理员》创下了在世画家最高身价纪录的同时,也为近几个月来阴晴不定的纽约艺术品市场带来了曙光。其后,一幅同样受到媒体高度关注的弗兰西斯·培根的三联张,也毫无意外地在纽约苏富比一次战后及当代艺术作品的夜拍中以8630万美元的天价售出,成为迄今为止当代艺术拍卖最高价格的作品。而另一幅马克·罗斯科的作品也以5040万美元的高价成交。种种迹象显示,从今年开始陷入阴霾的金融氛围,持续疲软的美元走势,以及对信用危机、市场紧缩的恐惧,似乎并没有对艺术市场造成令人担忧的影响,佳士得与苏富比两大拍卖巨头于这两周均交出了颇为漂亮的“成绩单”:一幅印象派大师克劳德·莫奈的早期作品《阿尔嘉杜之铁路桥》以4150万美元在佳士得拍出,另一幅法国画家费尔南达·雷格尔的立体派作品则以3920万美元在苏富比成交。

 

  然而,当我们想起卢西安·弗洛伊德那位著名的心理学家祖父那句颇为冷酷的名言——“人类一般具有轻信倾向以及对于奇迹的崇信”——时,不由得不对当下艺术市场的这种“欣欣向荣”重新审视——审视之下,现实不容乐观。

 

  首先是竞拍者的明显减少。纽约一家专为艺术品交易商及收藏家融资的银行——艺术资本集团的行政总裁伊恩·佩克指出:“你可以发现,一年前参加艺术拍卖会的竞标者要比现在多得多。”最明显的是美元疲软导致美国买家的减少:在5月份刚刚结束的佳士得与苏富比几场大型拍卖会中,来自美国的竞拍者人数才占不到1/3。如文章开头提到的卢西安·弗洛伊德的那幅作品,便是被一位来自俄罗斯的高净值投资者拍走的。竞拍者显著减少的现象表明,当前阴晴不定的经济走势已开始波及艺术品市场。

 

  事实上,在今年5月初的大型拍卖会上,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作品是以等于甚至低于最低估值的价格成交的。而就过去两年艺术品市场的总体成交价看,也明显低于之前的预期。其中以对所谓“二线作品”的竞拍持续走缓,正如艺术史学家马修·鲁登博格指出的:“对高端艺术品的竞拍热情仍维持高涨,而对于那些基础作品的投资则正逐步减弱。”

 

  看来,苏富比与佳士得两大巨头要为未来更艰难的日子未雨绸缪了。这两大艺术拍卖行的垄断者目前都对所投资的艺术品采取更为审慎的态度,措施之一便是在买入那些可能将以低于估值价格售出的艺术品时签订一些担保协议,在保证它们能应付相应风险的同时,也表明了它们不再执着于那些叫价高收益低作品的态度。

 

  夏季刚刚到来,苏富比的投资者们已为首季度净赢利逾1200万美元的损失扼腕不已。对此,苏富比的负责人认为应当归咎于佣金的减少、开支的增大以及个人成交量的降低,他们指出:首季度赢利损失是常见现象,因为这段时间往往是交易淡季,而随着最近佣金标准的增加,会带动交易向好。无论如何,最近大通摩根士丹利对于苏富比股价评级的降低,让投资者对于艺术市场未来的晴雨更加难测。

 

  被创造成“奇迹”的蒂利的胴体,或许我们只能在俄罗斯大亨女友的画廊里才有幸品鉴了。而随着6-7月期间卢西安·弗洛伊德的作品在上海展出,我们将透过这位世界上身价最高的艺术家的眼睛,直面我们身边一个个普通人——“蒂利”们的种种生存状态——他们都并不完美,却蓄含庞大的真实的力量,这将让我们在如此阴霾的日子里仍然相信阳光,守望奇迹。

分享到:
Tags:苏富比|佳士得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