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国内新闻 >> 浏览文章

外修内化墨茶留韵——访墨茶斋主人陈裕亮

作者:马亚茜 来源:静雅艺术网 更新时间:2012年06月28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陈裕亮

 

    陈裕亮,系墨茶斋主人,著名学者、艺术评论家,现任福建省美协理论艺术委员会委员、文化部国韵文华书画院理论委员会副秘书长。

    问:陈老师好,很高兴能到墨茶斋采访您,您的大名我是慕名已久。大家都知道,墨茶斋始自2007年,至今已有许多名家为墨茶斋题写斋名,像言恭达、唐勇力、朱守道等大家也都欣然题字,很是难得!能不能先给我们讲一下墨茶斋的由来。

    陈裕亮:今天,首先欢迎您做客墨茶斋,也感谢您的专访,我非常高兴。墨茶斋,是我的书斋号,要说它的来历,不能不从我的老家说起。我出生在福建漳浦,这里是艺坛巨擘黄道周的故乡。所以黄道周又称黄漳浦。在我们那里,有一个习惯,就是每逢春节或办喜事时,家家户户都要写对联,写好后大家都还要拿去比较,哪个弄的比较好,大人会夸奖,老师也会夸。所以,虽然出生、成长在农村,受到浓厚的传统文化气息的影响比较深,从小我对墨有比较深厚的感情。另外,闽南还有一个习惯,家家户户都喝茶,即使是在农村里面,不管是海边,是山里面,每一家每一户都备一套茶具。每逢客人过来,主人都要泡上一壶热气韵香的功夫茶,哪怕他目不识丁,依然以茶相待。看来喝茶品茗是不分高低贵贱。他们对茶有特殊的爱好,也已经深深融入生活。

    借这个话题,我也谈谈我的父亲。应该说我的父亲是一个农民,也是一个小生意人。但是,他爱读书,主要靠自学,学中医,可以医治好乡亲多年久治不愈的风湿病。他也写书法,写得也非常好,还做过诗词。我们说耕读传家,不但要耕作,还要读书。读书里面必然涉及到写书法,写春联。所以对我来说,父亲对我的教育很深刻。春节写春联,我家、叔叔家、我的家族的其他家也都是让我写,这是从小的锻炼。现在想想,不见得当时我写的多好,就是玩儿,写的很开心,大人都笑呵呵地夸我写得很好。这个经历对我影响很深刻。

    另外,我父亲有一个很好的习惯就是藏书。这么多年一直对我影响非常深刻。我们家兄弟姐妹多,经济相对拮据,但是父亲经常买书。我清楚地记得,家里没有钱,父亲就去买那种线装版的书,两块钱一本。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家里藏书达到几百本,都是父亲零散着买来的,在当时那种情况下,这可是一大笔钱。他到外面去做小买卖,回家路上看到书就买,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因为藏书,所以我才有那么多的阅读量。我从小学开始很喜欢读像《杨家将演义》、《呼家将演义》等传统的四大家将和很多其他的书,从小灌输忠心爱国,男子汉大丈夫要卫国保家的志气。

    所以,墨茶斋的“墨”有两点:从最开始的写春联,那个时候我们笔要拿稳了,墨要透亮,行笔的时候要注意什么。而今作为一个专业做书画评论的人,我回过头再看农村写字,农民书法家其实对艺术的理解和造诣还是不错的,这种不错体现在不造作,天真浪漫,他们笔法讲究的是传统的路子,在今天看来,反而是一种优势,不像受流行书风,像学院派的路子审美的影响,他写他们自己真实的心中的书法;第二是真实表现内心。

    第二,墨是文字的载体,是文化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是其表象和特征。从认字以后,我非常喜欢读书,在比较小的时候,我的阅读量就应该突破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基本上每天都读书,读到忘记吃饭。我的一个阿婆,看到我这样,经常半讥讽地开涮我,这个小书呆子,天天读古书。所以说,读书是我从小养成的习惯,这个习惯到至今对我影响至深。可见“墨”字影响我深刻到如此地步。

    这种儿时的教育和家教,从骨子里面灌输对文化的认同,文化认同回到最传统的就是一个学生就应该会写字,会写毛笔字,会写得像样,不但要写,还要懂春联的含义,因为农村要图吉利。我记得写对联其中一个字叫做“欢”。爸爸说“又”“欠”不好,不能用“欢”字。这个让我印象非常深刻。说文解字在农村写对联中体现得非常好。

    作为闽南人,我自小爱喝茶,我的家庭又影响着我写毛笔字和读书。长大后,到北京读大学和工作。特别是工作以后基本上从事的都是文化这块,都是跟文艺打交道,跟学术打交道。我不喝酒,不抽烟,独独嗜茶如命。我本身太喜欢茶了,基本上形成了一个习惯。

    2007年,我开始思索我的书斋应该定名什么?细细想来,影响我生命的最重要的就是墨和茶,墨茶斋?好像显得过于简单,但是我认为最朴素的语言表达最真实的内心。这是一种怀念,一份记忆,对教育的怀念,也是借此鞭策我们这些农村的孩子来到北京,来到都市不要忘记那份乡村的记忆,不要忘记朴质的父老乡亲们对我们的教诲和期待。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