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国内新闻 >> 浏览文章

昆明藏家重金回购元代御用瓷

作者:佚名 来源:生活新报 更新时间:2010年07月27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戗金五色花瓷,这种由元代最高军事机构秘密烧造的皇家御用瓷器,几百年来因为在官方视野中出现极少,一直没有得到足够认识。中华历史文物保护委员会副主任、昆明著名收藏家、文物鉴赏家赵根山先生在国外工作期间,重金回购了30余件戗金五色花瓷。经过他的系统研究,推翻了多个关于元代瓷器特别是戗金五色花瓷的错误认识,并让这种国宝级的瓷器走进了国内文物和收藏界专家的视野。

  秘密烧制

  专供皇室使用

  今年61岁的赵根山先生出生在中医世家,是中华历史文物保护委员会副主任、鉴定委员会委员、中国收藏家协会民族艺术品委员会常务理事。从青年时代起,赵根山就非常喜欢古玩字画,涉足收藏领域已有30余年的时间。

  在中国画研习中,他曾得到现代国画大师陆俨少老师指点,在古陶瓷研习、收藏上得到著名瓷学专家张浦生先生的教诲;在唐、宋、元古陶瓷鉴赏方面,他曾师从故宫博物院陶瓷研究室主任、著名专家李辉炳先生和江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余家栋老师。

  “喜欢瓷器,是从我小时候看家里那些装药材的瓶瓶罐罐开始的,因为出生在中医世家,我家中有不少有年头的青花瓷器。有民国年间的,也有清代中晚期的。”日前,在云南滇宝艺术交流中心举办的云南风水宝物展示交流大厅内,赵根山借用朋友的一方“宝地”,跟记者聊起了数十年来收藏瓷器的经历。

  青年时代,赵根山就对书法绘画、古玩收藏和古陶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最开始就是为了陶冶情操,后来才进入专题研究阶段。”他所说的专题研究,主要指的就是在陶瓷特别是元代瓷器领域。而让赵根山在文物鉴赏、保护和收藏方面树立起自己权威地位的,就是在元代枢府瓷戗金五色花瓷器方面的开创性贡献。

  “戗金”又名镂金、贴金。它是从漆器制作工艺移植过来,用针或锋利的刀锋在烧制好的瓷胎上镂划出花纹,再在花纹线条上加彩贴金,之后再经过一次低温烧造而成。“一种瓷器上有三种以上颜色,就可以称之为五色花瓷。”赵根山说,在古代,五色花瓷只有皇家贵族才能使用。在社会等级制度森严的元代尤其如此。《元史》曾记载:戗金瓷与“釉有三色”的瓷器,民间不得仿制使用,“冒之者罚”。

  赵根山说,五色花瓷在当时主要是皇室的陈设器物,同时在一些重要的活动场所作为礼器或者是祭器出现。而且,古人认为,每种颜色与天地四方有一定的指代关系,例如黄色代表地,青色代表天等。加上元朝社会“国俗尚白,以白为吉”,当时的枢府官窑烧造了大量卵白釉的戗金五色花瓷。

  而“枢府”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呢?“枢府就是元代主管军事要务的官方机构枢密院。”他说,《元史》记载:“枢密院,秩从一品,掌天下兵甲机密之务。凡宫禁宿卫、边庭军翼、征讨戍守、简阅差遣、举功转官、节制调度,无不由之。”

  他说,在中国历朝历代,都有由中央政府设置烧造瓷器的官方机构,也有由这些机构控制的,专门烧造皇家御用瓷器的官窑。很多瓷器在古代实际上是官民共用的,烧制的精品瓷器专供皇家使用,一般的产品则由民间使用。而元代枢府款戗金五色花瓷,是由当时的枢密院在官窑中秘密烧制的专供皇室使用的御用瓷器。

  错误认识

  枢府瓷被误认为是赝品

  抛开其制作的复杂,瓷器本身高度的艺术性和观赏性不说,仅从这种瓷器秘密烧制、专供元代皇室专用这种尊贵的身份就能看出戗金五色花瓷的独特魅力。那为什么从元代至今700多年,戗金五色花瓷器一直没有得到足够的认识呢?

  “元代戗金五色花瓷器的存世数量不多,制作工艺特殊,身份神秘,人们知之甚少。”赵根山说,元瓷文化在元、明、清三代的陶瓷文献中记载较少,加上传统上人们对元代文化现象存在传统偏见,这种偏见的延续和扩大,致使后世对元代瓷器文化的认识产生了较大程度的偏离。

  民国年间,最有代表性的古董专家赵汝珍先生在他1942年所著的《古玩指南》中还有“元器大多仿照钧窑……进贡的瓷器,器内都烧印有‘枢府’字号,当时虽然有仿烧的,但还是比不上官窑。”等错误认识。

  “一些体制内的古陶瓷专家,对元代蒙古族入主中原这段历史心存偏见,导致他们对元代的制瓷工业也存在一些偏见。”赵根山说,这种错误的认识,导致后来人们把带“枢府”字号的瓷器,斥之为“仿钧瓷”甚至是“赝品”。人们不敢相信,元代会有这么精美的瓷器。“曾有专家断定,元青花存世只有300件,但从 1998年到2008年,国内拍卖会上拍的元青花就有500多件,全部来自民间。”

  上世纪八十年代,北京市的两位古陶瓷专家在北京市的古玩市场上首次见到残缺的戗金五色花瓷器,当时大为惊叹。但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之前国内各大博物馆几乎都没有收藏这一瓷种。在1997年以前,当一些民间人士收藏有戗金五色花瓷器时,很多专家都不敢承认这种瓷器是元代的官窑产品,而是推断为“现代仿品”或“赝品”。

  于是,认定戗金五色花瓷一时间成为一个难题。以至于一段时间以来,学界一直认为,戗金五色花瓷国内留存下来的不过十余件,大部分都流失到了国外。也正是因为戗金五色花瓷在国内的冷遇,导致很多精美的瓷器通过民间渠道流散到境外市场。

  十多年前,一批精美的元代戗金五色花瓷流散到香港,上海博物馆汪庆正等专家在香港考察期间得知此事后,花费重金从私人藏家手中将这批瓷器回收,为国内研究戗金五色花瓷器提供了一批对比的实物资料和物证。

  为其正名

  回购30余件深入研究

  “五色花为什么没有多少人知道呢?因为当时它是秘密烧造的,不准民间使用,也不准出口到国外。”赵根山告诉记者,古代文献中对元瓷文化的记载有限,人们对元瓷的认识不足。最近三十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以及国内大规模的建设开发,致使一些出土文物通过非正常渠道流散到民间,部分精美的元代瓷器被倒卖到国外,这种状况让人痛心疾首。但一直以来,为什么国内出土文物中,没有见到戗金五色花瓷的身影呢?这个问题似乎难以回答。目前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

  1994年到1998年,赵根山离开云南省中医院,到泰国皇家医院工作了四年。在这期间,他开始系统研究中国的元代瓷器,特别是一直以来没有引起重视的元代皇家御用瓷器戗金五色花瓷。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赵根山在泰国、新加坡等国的古玩市场上,见到了数量众多的中国古代陶瓷、书画作品,其中就有大量的戗金五色花瓷器。

  “在唐人街的古玩店,一位华人老板对我说,戗金五色花瓷器,日本人叫它‘五色瓷漆宝烧’,欧洲人叫它‘珐琅堆花瓷’,中国古代称之为‘戗金五色花瓷’,还是我们国人叫得好听。”赵根山说,这位华人老板希望这些瓷器能回到国内。

  “我在泰国工作期间,每个月的工资有5000美元,还算比较高的,所以经常从当地的古玩市场上淘一些有价值的文物带回国内,其中有不少都是国宝级的艺术珍品。”他说,当时恰逢亚洲金融危机,泰国、新加坡这些国家经济低迷,古玩市场也大幅萎缩,才使得他有能力回购这些艺术珍品。

  2002年,赵根山又花费重金,从国外回购了30余件戗金五色花瓷器。有了这些瓷器作为基础,他便开始系统深入地研究戗金五色花瓷。之后有三年多的时间,他深入到北京、内蒙古、河北、山东、浙江等地的民间,进行调查研究,从一些藏家手中见到了为数众多、造型精美的元代戗金五色花瓷器,从而推翻了此前认为戗金五色花瓷“存世器物不足10余件”的错误认识。

  另外,赵根山还多次在国内的元青花研讨会和专业刊物上发表论文,提出戗金五色花瓷器出自元代官窑的观点,并且承认国内民间仍然收藏有大量的这类瓷器。2009年,他将自己多年的研究成果结集出版了《元朝枢府瓷——戗金五色花》一书,书中收录了150余件精美的元代枢府戗金五色花瓷。赵根山欣慰地说,这是国内第一本关于戗金五色花瓷的专著,因而受到国内陶瓷界和古玩收藏界的重视。

  元代戗金五色花月春瓶一套,制作精美。其器是以枢府青白釉瓷为彩底,用彩釉堆花立粉的技艺堆出纹饰的轮廓,再在其形成的纹路内,分别填以红、紫、蓝、绿、孔雀绿等色彩,进而在廓内彩地上加嵌金片做成雅宝纹饰,施彩浓艳,沉着古雅,与金纹饰浑然一体,金碧辉煌、繁褥华丽,其纹饰有云龙、花卉、缠枝花、莲瓣、八宝、梵文等图案,器壁内外并有印刻的花纹、云龙、水纹等,工艺别具一格。

分享到:
Tags:元代御用瓷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