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国内新闻 >> 浏览文章

[关玉良]---奥运给我十九天 我展中华五千年

作者:黄中/一丁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7年12月05日 【字体:

    世界的镜头还未聚焦北京,国内已有上百家新闻媒体的镜头开始关注起关玉良奥运艺术巡回展了,“国娃”作为这次巡展的主角,在奥运改变中国的历史进程中,在中国文化伟大复兴的征途上,这个听起来亲切、看起来漂亮、想起来可爱的陶艺娃娃承载了艺术关玉良先生和所有中华儿女太多太多的梦想和希望!

    翻开中国陶艺文化史,在原始陶艺这一神秘而又极具魅力的领域中,陶器艺术闪耀着夺目的光彩,其简洁流畅的造型,多姿多彩的纹样,向我传递着原始陶艺工匠们赞美生命,追求美感的炽热情感,它的发明是古代人类在整个生存发展的历史长河中,依靠自己的直觉和洞察力,去不断适应自然,认识自然,改造自然并大胆向大自然索取的结果,是人类征服水、火、土的标志。

    历史的车轮悄然驶入二十一世纪,被赞称为“东方毕加索”的中国著名艺术关玉良先生塑造的二十九种不同造型的国娃孕育着无限的丰富内涵和强不可挡的艺术生命力,给观者以极为震撼的视觉冲击力,这些国娃造型独特,憨态可掬、国色气韵、神态非凡,这是一次中国传统陶艺与西方造型艺术的完美结合,这些年他昼夜兼程的跋涉,冥思苦想地求索、孜孜以求地学习,千方百计地吸收领会,终于有了惊人的发现,他有世界各国的博物馆、美术馆观察、比较、研究,他意外地发现那些不同地域、不同历史时期的陶器文物,作为一种历史遗存,不仅展示着独具特色的文化风采,艺术风采,而且蕴涵着丰富的感情色彩,尤其是在表现在民族心态和民族感情上,集中表现为将人格化的国娃进行了民族形象的处理,那些千姿百态的“陶娃”或坐、或立、或行走、或腾云无不按照本民族的形状去寄托一种感情,而在这些憨态可掬的造型之外,艺术家又将最民俗,最源点的视觉符号,非常细腻地表现其间,可以想象如此大胆的艺术选择如果没有一种宏大的理想气魄,没有一种无私忘我的艺术献身精神,没有一种甘于寂寞、乐于寂寞,不求任何回报,全身心投入到陶瓷艺术及奥运艺术的创造性实践就不会取得这样的艺术成就,这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实属一种艺术家良心和责任所至,实属一种崇高的精神境界。艺术的本质往往是用有意味的语言和形式去开发人的心灵世界和艺术家自身的潜力,并以气韵、情致去扣击欣赏者的心灵,作为一种自然的特性,于是艺术作品每每为人和社会增加了欢乐,情趣和文明感受,而历史与人生的文化存在则往往又让艺术作品进一步深刻下来,丰富起来,隽永起来,从而成为人们包括艺术家感情凝炼的铸造与追求,。流连于关玉良先生的这些个“陶艺娃娃”系列作品面前,我想起了作家徐小平评论国画家作品的这一段话,并且我深刻地感受到了这样的感慨,那似乎是一些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他们时而雄浑博大,憨态可掬,时而苍劲沉雄、浑厚丰润,传统与现代的融合传递了国娃丰富的风采和文化内涵,真是令人心魂惊悸!并不是那陶艺国娃的空灵澄净和动静有度的神秘的情绪及美妙丰腴的体态震动了我,也并非那些创新的传统和现代、东方和西方于一体的艺术语言使我激动不已,而是那圣洁的情调,那些情绪丰富,情感极为逼真,格调极为高雅,精神极为神圣,形象极为生动的陶艺国娃,乃至那些国娃造型间透着的那种精神境界,那种生命感,血脉感的氛围深深地感染了我、吸引了我乃至整个地占有了我的心灵世界,像荒原中再次行路,远远地遥望见一片绿色,且分明还是闻到了那蓬勃着的生命气息,像悠悠苍天下听到了一声牧归的笛声涌动着的分明又是那炽热如火的激情,更令我们童心未泯的心热血沸腾。

    走进关玉良塑造的陶艺国娃,我真正领悟到了一种诗一搬的神奇境界,真正感受到了一种东方文明的博大和无穷的魅力,我深知在这一新的艺术领域,虽然关玉良几乎是一个独行者,他前面的路还有很远,甚至还会遇到很多的困惑与艰辛,还需要在更持久地孤独与寂寞中继续苦苦的求索,我坚信他一定会取得更大的成功,在这条艺术独行道上,也一定会出现更多的同行者和后来人。

    奥运给我十九天,我展中华五千年。在现今国学热旷日持久的今天,在中国文化伟大复兴的征途中,在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的当下,关玉良先生在奥运艺术巡展中缔造的陶瓷革命结晶——国娃,将在全球的国际友人即将云集的北京奥运会期间一定会大放异彩,感动世界。艺术是生命的真实,更是对生命的延展,我想陶艺国娃一定是关玉良先生奥运艺术的真正价值吧!愿这些时尚健康的国娃在“更快、更高、更强”的奥运精神的旗帜下,把身上凝聚的中华几千年灿烂文明展示给国际友人,把释放着和平气息的中国式和谐理念的种子播撒到世界各地!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