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国内新闻 >> 浏览文章

杨秀坤:搜尽奇峰打草稿

作者:佚名 来源:静雅艺术网 更新时间:2013年12月20日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杨秀坤

    艺术简历: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教授、北京黄胄美术基金会副秘书长、炎黄艺术馆艺术委员会委员。

    河北沧州人,一九四七年生。自幼喜欢绘画,七十年代初拜著名画家黄胄先生为师学习中国画,成为黄胄先生的入室弟子。几十年的努力耕耘,终于以其作品笔墨精到、形神俱备、雅俗共赏得到了专家的认可,收藏家的喜爱。

    搜尽奇峰打草稿

点击浏览下一页


黄胄为杨秀坤作 《搜尽奇峰打草稿》


    “这些珍贵的作品都是黄胄先生亲笔所作吗?”

    一位记者微笑着向正被媒体包围的杨秀坤老师发问。地点是黑龙江省画院美术馆,时间是2013年11月30号。北方的冬天已经初露峥嵘,但参观展览的人群温暖融融。

    这次展览杨秀坤老师筹划于2013年年初,展出了他珍藏的黄胄先生的精品画作4幅,书法1幅,以及他历年创作的80余幅得意之作,旨在怀念恩师黄胄,将难得一见的大师遗作展现给第二故乡——哈尔滨,同时汇报自己丰硕的艺术成果。地址选在东北的美术馆也是对自己青年学艺生涯的追溯怀念。1957年,年仅10岁的杨秀坤跟随父母,从河北沧州远迁黑龙江齐齐哈尔,从此情牵两地,心念故乡。

    时光流逝,命运辗转。1984年4月,社会上有人污蔑黄胄先生“投机倒把,倒卖文物”。一生耿直正义的黄胄岂能容忍此等污蔑,加之有病在身,先生深感疲惫。此时杨秀坤心里挂念恩师,惦念先生,遂邀黄胄先生北上哈尔滨疗养、散心。黄胄欣然前往,并且宣布将在哈尔滨博物馆举办个人展览。就是这样一位在“文革”中受尽折磨的艺术大师,拿出了更大的气魄来面对流言蜚语。这对黑龙江的美术界和杨秀坤个人来讲,着实是一件大事。

    于是,杨秀坤全程陪伴黄胄先生游历肇东、安达、大庆、齐齐哈尔、牡丹江等地。黄胄先生一路笔耕不辍,创作了大量速写、写生作品,同时谆谆教导爱徒秀坤。其间,黄胄先生让杨秀坤帮他就地销毁一批“不好”的新创作品,杨秀坤一是找不到烧画的地点,二则确实不忍毁画,便原封不动拿画来见老师。黄胄见此情景,拿出砚台倒满墨汁,随即把砚台倒扣在画卷之上。霎那间,黑色的墨浸透了雪白的宣纸。

    杨秀坤回忆说,黄胄先生的东北之行让我明白了两个道理。一是先生随身携带速写本,勤奋不殆,目光所及之处,均是源源不绝的素材之库。二是先生对自己创作的严格态度,留下一幅作品的原因绝不会仅仅因为自己付出了心血努力,而是以作品本身的质量、水平作为标准。不好就是不好,绝不会留下来敷衍自己、应酬他人。面对艺术,绝对不能和自己有一丝一毫的妥协。

    “对,就是这幅书法。‘搜尽奇峰打草稿’是恩师畅游东北之时,为我书写的两个座右铭之一。另一个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今天这两幅作品我都带回来了。连同《双驴图》、《织网》、《雏鸡》等,大家今天看到的作品,不仅是黄胄先生的书画真迹,更是对我谆谆教导的心灵真迹。”杨秀坤在展览现场不无深情地回答。

    乡愁是我的全部

    乡愁是什么?

    诗人余光中说,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秀坤先生说,乡愁是我的全部。的确,数十年如一日,每年都坚持回乡看看,虽然老家已经没有亲人了;每年有四分之一的时间在农村的田间地头;常年随身携带速写本,走到哪画到哪;敢于甚至是乐于承认自己是“农民画家”;为表现底层人民的喜怒哀乐,绝不迁就市场,不倦创作巨幅农村人物画……这一切之于年过花甲的秀坤先生来说,就是具体的乡愁。

    杨秀坤先生1947年出生于河北沧州。沧州地处广袤的华北平原腹地,历史悠久,人杰地灵。尤其盛产梨,三四月间梨花香气弥漫,乡野草木葱茏,村寨炊烟袅袅。秀坤先生少年离家,学艺追梦于他乡,乡音未改。鬓白归来,悟得人生一二,方觉凡醉心处皆非他乡。

点击浏览下一页


种棉花的农民125_84cm-2008


    他画农人收获,画拉满玉米棒子的驴车,画农家院里微笑抽烟的老者,画路边打场扬场的汉子,画秋日地头舂米的劳力,画弯腰低头拾穗的农妇,画菜园撷果的女孩,画聚精会神飞针走线绣鞋垫的女人,画习惯蹲下吃饭却笑对人生的山人野夫,画皱纹刀刻,十指皴裂,微笑饲鸡的伟大母亲……

    秀坤先生画了很多,但他深知这些还远远不够。因为珍贵的生活在向前奔涌,艺术的感悟在心河流淌,而乡愁就像河床一样,承载着这一切。“当然也有很多人失去了故乡,失去了乡愁”,秀坤先生说,“下乡写生的时候会掉泪,往事会从心底往上涌。我看到果树盛开的农家院就觉得特别亲切,仿佛神游故乡。然而当我带着学生去乡下写生,他们会问我,有那么好的地方,那么多风景名胜,不去为什么要来这里写生。他们就是不懂这种乡思的感觉。很多回忆,我一说起来就滔滔不绝,但现在的很多年轻人感受不到这些,觉得这种破地方这辈子都不值得来。”

    秀坤先生热爱生活,并以热爱生活里面的人物为起点,通过自己的构思、立意,用自己特有的笔墨表达出对人物、事物、事件的审美。关于创作,他认为,画家只有对某些事物有深刻的感受和认识,才能产生创作的源动力。也只有在这个时刻,作品才具有生命,形象才充满张力,画外之意才能通达圆融。

    他把创作建立在热爱生活的基础之上,走的是“生活之路”。就像黄胄先生一样,杨秀坤走遍祖国的边疆,深入生活的腹地,如饥似渴地写生创作。他用脚丈量生活的宽度,用眼睛察看生活的深度,用心体味生活的甜度,用手写画出生活的维度。反观之,一个人物画家如果不热爱生活,不热爱这个时代、不热爱人民,那么他的艺术势必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五十年前,我十岁,离开家乡时,三天没说话,眼里悄悄流泪;

    二十四年前,我三十六岁,从齐齐哈尔搬迁去哈尔滨,列车开动,我在车门向外望去,朋友们亲人们渐渐远去,我热泪盈眶;

    三年前,从哈尔滨搬到北京,当所有事情都办完了,从此就要离开这里了,爱人却在已经搬完的家里,面对空空的屋子,大哭一场。”

    秀坤先生在其著作《在黄胄大师的教诲下》写下了以上感性而真挚的话语。

    “但乡愁是没办法去用语言表达的,是内心最深重的感受。”秀坤先生如是说。(文/王瑞  未完待续)


    扫一扫即加入《艺术镜报》的微信平台,分享更多精彩艺界动态。

点击浏览下一页

分享到:
Tags: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