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国内新闻 >> 浏览文章

胡雍 说砚(三)

作者:佚名 来源:静雅艺术网 更新时间:2014年07月28日 【字体:

    编者按:2014年7月4日上午9时30分,由《艺术镜报》社、新浪安徽主办,新浪安徽文化艺术频道承办的“新‘镜’界——安徽文化艺术交流展”在安徽合肥亚明艺术馆隆重开幕。胡雍作为重要参展艺术家接受了本报专访。胡雍老师不仅介绍了此次参展作品的特点和用意,而且从砚雕专业角度、砚文化审美视角再次向我们阐述了歙砚的无穷魅力。

    《艺术镜报》:胡老师,您为何选择这三方看起来比较素雅、波澜不惊的砚台参展?

    胡雍:的确。这三方素工砚看起来确实有点“波澜不惊”,但在我眼里它们却是不可多得的极简主义精品。

    众所周知,歙砚的选料要求十分严格。歙砚所选石材要有一定的厚度、细度、硬度。采下来的石料不等于都能制砚,还要经过挑选。按照规格、形状、工艺要求进行取料,然后剥板,将石料凿平,锯成一定形状,用水砂细磨成砚坯。像取这么一块料,毛料要比它大两三倍。同时,又要要求没有瑕疵、纹理分布优美均匀、富有美感,如此苛求一块顽石的完美,更是可遇不可求。

   素工砚,看起来造型简单,设计简洁,雕刻平淡,其实不然。首先,它是纯手工制作的。越是看起来简单的东西,手工做起来就越难。其次石头很脆,软硬也变化不定,对砚雕的功夫要求很高。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素工砚每一根线条的粗细、软硬、虚实、轻重都有法度可循,雕刻弧度之比例、宽度厚度之比例、砚台墨池之比例,如果有略微的不和谐,那么它就算毁了。

    简约就是大美。一件器物的各个组成部分的比例是非常重要的,优美的造型都有比较合适的比例关系。比如我们刚刚看到的吕俊杰大师的壶,壶嘴和壶身的比例、壶盖线条和壶底线条的呼应都相得益彰,我觉得艺术品各部分的比例不仅是为了使作品符合实际,而且更是筑造美感的基础,就等于是音乐中的和声之美。

    这种微妙的比例,正是艺术品的魅力之源。比例之美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砚边宽度跟整体的比例,砚池深度和砚体的比例,应该达到一种和谐之美。这三方素工砚造型不一样,对它们的要求是不一样的。比如这一方,里面一圈的线条和外面一圈的线条形成对比,光影线条和实物线条琴瑟和鸣,这些元素形成层次、形成一种秩序、形成光影的流动感,加上眉纹的纹理之美,布白之美,你还觉得波澜不惊吗?

    《艺术镜报》:您的随形砚大名鼎鼎,这几方有什么特点?请分享一下您的艺术创作思路。

    胡雍:像这种根据砚石的自然形态进行设计制作的我们叫随形砚,也叫异形砚、整形砚。

    如果某块石头“长”得特别好,我们完全可以不破坏它的天成,开个池,磨一块地方出来让它直接成为完美的砚台。如果它还达不到艺术创作所需的那种完美造型,我们就需要给它“整形”。

    好的随形砚做好以后你会觉得它是自然的,它本来就是这样的,不经人工的雕琢。随形并不是随意,不是每一块砚石都能制作成随形砚,它必须符合审美的意味,必须符合观赏的情趣。中国山水画里讲不可“妄生圭角”。砚石就跟自然山水是一样的,它有它的圭角,你在审美下去顺应它的圭角,就会形成自然天趣,把人工和天工完美结合,做到鬼斧神工。

    比如这一台,它的原石就是缺了这一块,我创作的时候,砚池的雕制完全是自然而然的,力图化瑕疵为亮点,这样留给人更多观赏空间和审美趣味。宋代苏东坡曾倡导“尝得石,不加斧凿以为砚,后人寻岩石自然平整者效之”,“加以斧凿”而又不着痕迹,这才能做好随形砚。
 
    像这一方砚台,更强调器型。砚台被称为“文房重器”,你从侧面看,它是不是有种“台”的感觉?汉字“台”指的是高平的建筑物,如亭台楼阁。它有一种合理的高度厚度,充满体积感。它的三足是我做出来的,但是看起来很自然。这种石头表面的肌理非常斑驳,经过几千年的冲刷,形成了独特的皮壳。如你所见,我借鉴了古代青铜器的造型。但我借鉴的更是中国古代工艺品的内在涵义,青铜器的质感,青铜器的饱满度、厚度和力度,青铜器的气质,作为砚雕语言也是很自然的。观者产生其他的联想也是很自然的,因为每个作者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去融入其他元素。参差多态,和而不同,也正是艺术的魅力所在。

点击浏览下一页

    胡雍,又名勇飞。1972年生,古歙州人,治砚十余年。有绍于家学之资,无有与门庭之见。师古砚,师今人,师于自心。曾就读西安美术学院,与中西美学多有融入参详,兼以整理平生琢砚之绪,终有己意。

分享到:
Tags:胡雍,胡雍 说砚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