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国内新闻 >> 浏览文章

[韩铁城]--60万《金刚经》 翰海落锤

作者:许运娜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7年12月18日 【字体:

    2007年12月13、14日的北京翰海秋拍预展上,出现了一部长19.4米、宽1.08米的鸿篇巨制《金刚经》,并且在16日的如火如荼的拍卖现场中以60万元的高价拍出。这部《金刚经》集颜、柳、欧、赵各家优长于一体,线条生动极美,运笔圆润整齐,墨韵婉转雅致,行笔流畅通达,通篇协调一致,神采飞扬,统一了结构美、造型美、章法美,把书家深厚的功底、聪敏的悟性以及对书法文化的涵养都表现得淋漓尽致,这部作品的书写者就是京城著名书家韩铁城。之所以这部巨制能有如此高的价位,我想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艺术成就,更重要的应该是他的活动能力之强、追求艺术内涵之志以及他的为人处世的哲学之势。对此,我们对韩铁城老师进行了一次专访。

    56岁那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受日本友人的鼓励和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精粹之志的激发,韩铁城开始了他的书法求道之旅。十二年来,他抱着不求闻达的心态,凭着刻苦的学习精神,广临各种碑帖,潜心研究书法之道,每日笔耕不辍,历经寒暑,练就了独具风格的书法之体,尤以楷书和隶书见长。
    韩铁城60年代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曾经从事教育20余年,现仍为清华大学兼职教授;后又从政,长期从事组织行政管理工作。他从小酷爱音乐,从学生时代开始即担任清华大学合唱团指挥,目前仍是清华大学艺友合唱团团长。人们常说字如其人,丰富的人生经历、广泛的兴趣爱好、深厚的文化修养成就了他独特的书法哲学。

    好笔好墨好纸好帖写好文

    对于书法韩铁城总是习惯于精益求精,他说,要写出好字,必须有好笔,用好纸,蘸好墨,临好帖,最后还要选好文。笔、墨、纸、帖、文不仅要适合自己,而且临什么帖,用什么笔,写什么文,用什么纸,都有讲究,要相互契合,相互协调。

    韩铁城认为临什么帖非常重要,临帖就要临高帖。隶书,他一直临的都是史晨碑,他认为史晨的隶书秀逸冷峻,是隶书中的精品。最近,为了给人民大会堂写一幅字,他每天都在练习史晨碑,要写的56个字,已临摹了不下百遍。对于帖他不断钻研,以从中吸取前人之精华。他发现《兰亭序》帖的两个临摹本,一个是冯承素的双勾临摹本,一个是褚遂良自己的临写本。当时皇家认定的是褚遂良的帖,韩铁城练了五年。第五年到杭州开会时,偶然得知,冯承素的帖是双勾描出来的,更接近王羲之的原貌,于是之后开始临冯成素。而且,他还到处搜寻比较,发现中国书店出版的一个线装本冯承素的帖本是最好的,于是找来认真临摹。

    韩铁城对笔也有很高的要求。他说他临《兰亭序》,普通羊毫和普通狼毫都写不出那个味儿,后来还是在杭州买到鸡毫,才找到了感觉。写隶书,史晨碑,最好的是狼毫短笔,否则就不协调。韩铁城的蝇头小楷娟秀端然,字字珠玑,写这种小楷,就得用九紫一羊。为了买到合适的毛笔,他趁出差的时候到处寻求,常为得到一杆好笔欣喜不已。

    写什么内容,韩铁城也有独特的文化品位。他认为书法不仅是写字,而且是通过所书写的内容体现自己的文化追求,学习、体会经典文化的深刻内涵。比如,他最喜欢写的有被称为万经之首的《金刚经》,这部长卷他写过有17次之多;还有最为人喜爱的《心经》;还有毛泽东的《实践论》,他认为这篇《实践论》体现了深刻的哲学内涵,堪称毛泽东的经典之作。

    文化修养成就书法造诣

    韩铁城书法的追求,与他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知识素养密不可分。他认为,书法是综合的艺术艺术之间都是相互通达、相互促进的。清华建筑专业的系统学习为他掌握结构之美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合唱团的音乐指挥经验又使他对音乐和书法的节奏之美融会通达,豁然开朗;而从小培养的传统人文功底又使他能够站在更高的角度把握、品味书法艺术。因此,韩铁城常说自己是抱着“玩儿票”的心态,以学习、研究的态度,研习书法,品味艺术人生。

    “春有百花秋望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烦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这首诗是书者常写的一首,体现了对人生岁月的淡定豁达。张学良将军接受采访时曾提到过这首诗。但是,可能少有人知道这首诗的出处。韩铁城追根溯源,终于查到,这首诗乃是宋朝一位名叫吴门慧开的人所写,他顿悟一个“吴”字用了九年,写了四十六首诗,这首即为其中的第十九首。因此,这幅字的落款就应该是“录宋吴门慧开诗吴门关第十九则”,而不是一般书者敷衍塞责的“录古诗一首”等等。

    说起落款,韩铁城更是力求精准,不允许自己出错。他说,落款中年月的写法,就有讲究,稍不注意,就易出错。比如,2007年是丁亥年。“丁亥”是天干地支的对应,表示太岁木星相对于太阳和地球的位置。那么落款应该是“录×××,岁在丁亥,孟冬,韩铁城于京华”,而“丁亥年”的说法就是不规范的。此外,写什么字落什么款,也必须相适。

    韩铁城珍藏有一把启功先生题写的纸扇,实为珍贵。更与韩铁城有缘的是,扇面上所题字为:“松风水月,未足比其清华;仙露明珠,安能方其朗润。”此乃唐太宗李世民为褒奖玄奘西土取经并译经之功德而做的《圣教序》中的一句。这里的“清华”二字引起韩铁城的兴趣,他出身清华大学建筑系,“清华”一名由何而来?所含何义?于是大量搜集资料,最后他认为清华大学的名字中的“清华”二字,最初即来源于《圣教序》中的“松风水月,未足比其清华”。它赞扬了玄奘执着的求道精神和不为权利所动的高洁品质。至清至洁,松风水月何堪比!韩铁城非常敬佩玄奘这种境界,常临写这两句话,并也因此尤其喜爱玄奘翻译的《心经》,常常书写,每写一遍便有新的体会。

    以书会友  翰墨结缘

    琴棋书画乃中国古代文人之四雅。所谓雅事,本身即含交流切磋、学习欣赏、以此会友之意。韩铁城常说,“我写字,一是因为自己喜欢,二是为了学习提高素养,三是为了广交朋友,四是希望给别人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翰墨结缘》的出版不仅使韩铁生与书画界各位师友的情意更加深厚,也的确为彼此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回忆。古代,书法界有“诗塘”之说,即以诗配画,以字配画,是一种很好的艺术交流形式,又称“诗堂”。这册《翰墨结缘》即是由黄均、孙菊生、陈大章等九位书画名家作画,韩铁城为其题字的诗堂之作。包括十二幅书画和十二幅书法单页,书与画相辅相成,相得益彰。韩铁城很欣慰地谈起这次诗堂的缘起。

    韩铁城的蝇头小楷娟秀端庄,内涵清雅,深得书画界的赞赏。一次黄均老先生看到韩铁城书写的小楷《洛神赋》,非常高兴地应许要为这幅字画一幅洛神图。黄老以九十岁高龄,欣然应许赠画,韩铁城非常感动。此时旁边的孙菊生孙老很有心,说:“我给你画一幅醉翁图配你的《醉翁亭记》。”于是,有了以字配画的初步构想。后来,又有了陈大章先生的桃花源、×××的维摩诘讲经等,共十二幅画。黄均老先生的洛神俊秀飘逸,活灵活现,韩铁城的隶书小字如浮云般轻笼洛神之上,字与画浑然一体。这套画册推出后反响热烈,受到广泛好评。最重要的是,通过书画交流,艺术水平得到了提高,朋友间的情谊也得到了加深。

    回归正统  心静性长

    韩铁城有一个闲章:“心静性长”。他说自己写的字不求闻达、不求奇异,首先要人看得懂,让人觉得舒服,让人感受到安静、心静,心静方能性长。

    说起当下书法界一些不重功底,只靠奇特、怪异出名的风气,韩铁城眼中掠过一丝担忧,但随即又充满了信心和希望。他认为,中国书法几千年的历史流传到今天,最终沉淀、继承下来的是最正统最精华的东西,是最有力量的传统文化。因此,面对当下一些偏离正统的书风,他常说今不如古,提倡回归正统。他认为,真正美的东西是一定会流传下去的,正统的东西是不会断层的。书者身上承担的历史使命,就是尊重经典,宣扬传统,吸取精华,然后进一步创新、发展并流传。韩铁城这一回归正统,积极求真的求道精神,必将会得到更多希望传播书法这一中华传统文化之精粹的书者的认同。

    韩铁城完成了从清华学子到教育从业者,再到政府官员,进而到书法家的一次次成功转身,相信,他将怀着独特的精神体验和人生哲学,在书法艺术之路上越走越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