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静雅艺术网 >> 国内新闻 >> 浏览文章

【纪清远】孑孑才子风 杳杳当清远

作者:何琴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9年06月01日 【字体:

【编者按】因蒋兆和专题采访,随与纪清远老师约稿,我们早到了一会儿,踏入纪老师的画室,他正在拖地,并招呼我们坐落,亲切自然,完全没有架子。纪老师声音洪亮如钟,说起话来铿锵有力,举止文雅,颇有儒雅风度。

阅微草堂今犹在   功不可没六世孙

    在客厅的钢琴架上看到一张他和《铁齿铜牙纪晓岚》三大主演的合影,这让我想起纪老师家学渊源久长,清朝乾嘉时期大学者、《四库全书》总纂官纪晓岚正是他的六世祖。然而说起这段令人羡慕的家源,纪清远说得很诚恳:“我从小便从父亲那里知道了祖先文达公的生平,但祖上的历史再辉煌也不可能是我们骄傲的资本,还要凭借自己后天的努力。自从10岁时第一次接触了国画后,我就对这门博大精深的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现在想来,这可能也是受了祖上的一种遗传吧。”

    说起如今保存完整的纪晓岚故居阅微草堂,纪清远功不可没,当年广安大街修路时甚至一度面临着被拆毁的危险,当时,纪清远以一个平民百姓的身份向北京市政府不断写信,请求市委领导在城市道路改造中对故居给予“特殊照顾”, 他还极力邀请政协委员欧阳中石、舒乙、李燕、霍达等文化界名人参加了联名呼吁,引起了市政协组织专家学者的高度重视。“我最初听到两广路工程扩建的消息时,就担心可能要威胁到文达公的故居。于是我先是给故居的产权单位晋阳饭庄挂电话打探详情,对方回答:‘红线20米,拆!’这下我可着急了,这历史文化遗产一旦拆毁,就是无可挽回和弥补的损失。新马路、写字楼,北京有的是,可‘阅微草堂’却是独一无二的,拆掉实在太可惜!着急得不得了!好在有几位老先生出面,相关部门才修改了规划方案,阅微草堂才得以完整地保存下来!”

画缘初结白石翁  又得蒋氏勤勉励

    说到纪清远的“画缘”,与当代著名画家齐白石有着很深的渊源。纪清远的姑姑嫁给了齐白石的公子齐良迟。由于这层亲戚关系,他不到10岁就开始跟着齐家学国画。20岁时,由于父亲是蒋兆和女儿的老师,纪清远在父亲的引导下拜识蒋兆和,并随其学画。纪清远说:“我20时,蒋先生已经70岁,他平时沉默不语,只有当我们拿画给他看时,他的话才会多一点。那时我画素描,人一动我就慌了,不知道怎么下笔,修修补补、涂涂改改,很难把握人的神态。蒋先生告诉我要抓住最主要的线,也就是表现人体姿态、感情的主线,后来我看了他的《阿Q》深受启发。蒋先生喜欢强调“虚实”,这两个字看似简单,但是我琢磨了几十年,仿佛还未入门,方才知道先生当年用意之深。”

    纪清远回忆起蒋先生,便提到了《流民图》,这幅饱含蒋先生心血的作品是在潮湿的地下室里找到的,上世纪80年代末,很多人都没有见过《流民图》原作。因为周思聪等人的请求,蒋先生决定拿出来展示,当时蒋先生家里的居住面积不大,并堆满了画纸和书。“当时我们家较为宽敞,所以蒋先生就把画挂在我们家的墙上,两米多高啊!他的画里没有画到一个死去的人,但是他真实地表现了战争年代底层人民的疾苦,我们都惊呆了,被那样宏伟的作品深深震撼着,大家都不出声,就那么看着……”

人物也为京味狂  写生清新蕴盛气

    纪清远先生的国画作品风格主要以人物为主,并将风土人情穿插其中。纪清远这样解释着他自己的理想:“在朋友们的鼓励下,我终于定型了一个艺术构思:画尽北京历史上的著名人物,譬如曹雪芹、毛泽东、鲁迅、梅兰芳、老舍等,并将古都风貌、名人故居穿插其中,算下来,需要画四五十幅作品,全部要在2008年以前完成。”纪清远这一个京味十足的画家梦想目前已经初见雏形,在纪清远作品《曹雪芹》中,他将这位写下“千古一作”的伟大文学家一生的悲惨遭遇淋漓得融入画中,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肯定。

    翻看《纪清远写生集》,被他的艺术活力所折服,理论家曾说:“造型品格是笔墨品格的母体,笔墨则是对造型进一步的深化和归结。”他的写生之所以传神,在于他不仅对人物有准确的把握,还在于行笔时运用墨的渗化,将线变化、变异,或者变形,圆润、朴质、敦厚,在轻重、疾涩、强弱、转折顿挫间求其意。这样的写生,随机、随意,不滞亦不滑,方得造型的生命活力。纪清远的作品让人感觉清新,新在一个“真”上,新在一个“情”上。纪清远谦虚地说:“说实话,那时的画虽不免粗糙,但用线泼辣……现如今还不一定能有年轻时那股子‘盛气’呢!”

    现今的纪清远,已是活跃在中国现代水墨人物画坛上的中坚力量,那股子“盛气”并不减当年。“只想着怎么把画画好”,这是他一生的追求。相信这股子盛气,始终会在他的艺术路途中!

分享到:
Tags:纪清远

文章评论